首頁 -> 頭條

G7商談俄油限價 專家:擾亂國際市場

分享到:
2022-09-01 21:21 | 稿件來源:香港中通社

【字號:

香港中通社9月1日電(香港中通社記者 王豐鈴)七國集團(G7)財長9月2日將就俄羅斯石油價格上限舉行會談,預計將提出設置價格上限計劃。美國認為此舉能緩解能源市場壓力,並削減俄羅斯從原油銷售中獲得的收入。但問題是,這是否美國所言的“最有效的方法” ?

圖自G7峰會網站

美國白宮8月31日表示,G7財政部長9月2日會面時,將討論由美國提出、為俄羅斯石油設價格上限的議案。白宮發言人指,設立俄石油價上限是打擊俄羅斯能源出口收入的最有效方式,亦能帶動全球能源價格下降。

早在7月舉行的G20財長會議上,美國財長耶倫就曾提出,要把油價限價到40美元。但據《華爾街日報》消息稱,西方金融官員正在試圖解決難題,預計將在本周末提出計劃,具體有效政策的制定則要到12月。

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中歐關係研究中心副主任簡軍波1日表示,俄羅斯目前長期合同不受影響,非長期合同的石油也因價格上漲,彌補了部分對歐洲石油出口的下降損失。問題在於,美國即使可以透過限制進口來強制限制俄石油價格,也很難透過獎懲措施讓歐洲,以及亞洲的印度、中國等國接受,這樣的長臂管轄很難做到。

他續指,全球能源價格的升降,也涉及國際油價的調控,包括海灣國家的石油出口,當地國家亦或無法同意制定價格上限,“牽一發而動全身。”

但無論如何,美國財長葉倫對9月2日的財長會議頗為樂觀,盡管今年6月時,G7領導人除英國外,其他成員國幷未積極支持。

G7的計劃是,讓俄石油的托運人或進口商,只有在承諾替俄石油設定最高價格的情況下,才能獲得保險、石油貨物運輸和金融服務。

簡軍波指出,當前俄羅斯石油管道中斷,輸出石油靠船運,船運主要來自歐盟國家,多購買倫敦金融市場的保險服務,若無法購買保險,出事賠償不起,風險過大,便難以運輸。“這是一個重要技術手段,短期內確實給俄石油運輸造成困難,但長期來說,或可以找到其他替代品,如採取補救措施,或通過風險的互助方式,由俄方提供新的融資機構。”

對於本次G7財長會能否獲得實質性進展,簡軍波認為,計劃醞釀已久,白宮方面可能已有一些具體措施,接下來還須展開協調合作,此次會議或會先推出G7內部措施,成員國原則上會支持,至於具體支持哪個層面,料不會完全一致,會根據自身優勢和需求做不同支持,包括融資、船運、減少石油進口等,如英國的金融保險行業,可以做最大的支持。

對於美西方的制裁和封鎖,俄羅斯方面也在研究對策。俄烏開戰帶來能源價格飆漲,俄賺到大筆石油收入。來自國際金融協會(IIF)的數字顯示,俄羅斯今年1至7月靠銷售石油和天然氣賺進970億美元,其中約740億美元來自石油。

此外,俄羅斯據報還計劃於2023年建立該國的石油基準,更有意向為亞洲原油買家提供最高30%的原油折扣。這些舉措似乎都是為了“回擊”西方的限價行為。

簡軍波分析認為,從能源貿易角度講,西方對俄羅斯的制裁的確未獲太大成效。這是一場博弈,關鍵在於,美西方國家能在多大程度上,迫使第三方國家服從原油價格的上升。若無法壓制更多國家服從,單靠G7自身採取措施,影響會有限。

據悉,印度、印尼、緬甸等亞洲國家已明確拒絕G7的提議,石油輸出國組織也表示不會與G7“同流合污”,甚至G7成員國日本也率先“叛變”,在7月宣佈恢復重新進口俄石油。令G7感到措手不及,特別是一些正面臨能源短缺風險的成員國。

簡軍波指出,以歐洲為例,盡管當前儲備了足夠的天然氣,但即使達到100%的存儲能力,也無法滿足歐洲國家下半年的能源需求,無法支撐各國民生經濟發展。若沒有更多的能源來源,歐洲在今年冬天或面臨能源危機。若美國再透過長臂管轄去獲取“共識”,會造成更多的市場混亂和國際關係衝突。


【編輯:馬華】

視頻

更 多
航天員訪港|逾百學生機場列隊歡迎:親眼看到 心情激動!
市民排長龍領取航天工程代表團大匯演門票 有派發點15分鐘內派完
香港中華總商會會長蔡冠深:香港既是北京上海 也是倫敦紐約
香港美國商會總裁:大批美企退出香港言論言過其實
現場畫面|南部戰區位中緬邊境我方一側實戰化演訓
太古集團主席白德利:我們對以香港為家感到自豪
來港投資的人注意了 香港未來這三個動向不可忽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