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

對話楊丹志:用中文發社交媒體的印尼候任總統“破例”提前訪華 有何奧妙?

分享到:
2024-04-03 14:17 | 稿件來源:香港新聞網

【字號:

香港新聞網4月3日電(王少喆)印尼當選總統普拉博沃3月31日至4月2日受邀訪問中國,接連與中國國家主席、國務院總理、國防部長等重要官員見面。

普拉博沃此次是以候任總統身份受邀訪華,他的就職將在今年10月,還有六個月之久。並且印尼憲法法院目前還在審理大選中的爭議,到4月22日才會宣布結果。普拉博沃在這一時間點訪華,時機相當耐人尋味。

印度尼西亞當選總統普拉博沃。新華社圖片

普拉博沃為何會在此時“破例”訪華?印尼與中國關係是否會延續現任總統佐科的狀態?香港中通社近日就此採訪了中國社科院國際問題專家楊丹志。以下是採訪問答。

1. 普拉博沃當選印尼總統後,外界十分關注其是否會“修正”佐科政府的對華友好合作政策,甚至將其與菲律賓總統馬科斯對比,認為印尼國內也有改變目前對華政策的聲音,您對此怎麼看?

楊丹志:應該承認,由於中國和印尼在南海油氣田主張上有重疊等原因,印尼國內確實有一些勢力對中國存在戒心。

不過,兩國在經濟領域合作的利益更加廣泛,尤其是在一些戰略利益方面。

作為一位“積極有為”的總統,佐科在第一任期提出了“全球海洋支點”戰略,希望把印尼打造成海洋強國。在第二任期,他又提出了“2045黃金印尼願景”,要在2045年前把印尼建成發達國家,包括在以往被忽視的偏遠海島地區大搞建設。

這些想法都體現了他宏大的治國志向,而這些願景都存在與中國合作的空間。例如,印尼是鎳礦十分豐富的國家,中國和印尼合作建設的冶煉企業就幫助印尼開發了這些“沉睡的黃金”。

中國還幫助印尼建設了東南亞地區最大的光伏電站,修建了雅萬高鐵這一“一帶一路”工程的旗艦項目。這些項目對印尼的交通基礎設施提升、民生改善都有比較明顯的作用。兩國的合作給印尼人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利益,這是任何明眼人都看得到的。

2. 既然如此,為什麼印尼國內還會有人對中國懷有戒心呢?

楊丹志:這也很好理解。中國作為經濟實力這麼強大的一個國家,印尼與中國合作時,自然也擔心會受制於中國,落入中國的經濟“陷阱”。

此外,也有一些人是迎合美國對印尼的拉攏。自從美國提出“印太戰略”,將印度洋、太平洋連成一體後,就積極在地區內拉攏“小夥伴”。越南、印尼就是重點拉攏對象。

印尼有2個多億的人口,有30-40萬人的軍隊,又是東盟地區傳統上的“領頭羊”,是典型的“中等強國”,屬於美國重視的東南亞地區的“關鍵國家”。

而印尼在海空軍發展方面對美國也有需求。普拉博沃在擔任國防部長時就與美國保持了不錯的防務合作,雙方自2009年起,每年都會舉行“超級神鷹之盾”聯合軍演。近年來澳大利亞、日本、新加坡、英國、法國等國也紛紛加入,2022年參加的國家達到19個。

2022年,印尼從美國購買了36架F15系列戰機,總合同金額達到139億美元,甚至超過了當年印尼全年的國防預算。兩國軍事上的合作深度可見一斑。

在經濟上,美國也想積極利用印尼制衡中國。比如近期印尼就加入了美國所謂的半導體“供應鏈多樣化”計劃,這個項目就是美國用來聯合“夥伴國家”,分散所謂“中國風險”的。

3. 這樣說的話,印尼國內還是有著與佐科總統現行對華政策不同的聲音的,那麼被稱為“民族主義者”的普拉博沃上台後,會改變佐科的政策嗎?怎麼看他將中國作為當選總統後首個出訪的國家?

楊丹志:普拉博沃已經說了,他“尊重、欽佩中國”,尤其是對中國的脫貧行動。不過,他也“尊重、喜歡美國”。所以,他大概率還是會繼續在中美之間採取一種大國平衡外交的既有政策。

這次普拉博沃還沒有上台,就接受中國的邀請訪華。可以看出,中國是希望在最短時間裡,與他增進了解,建立共識、互信的。而普拉博沃也希望與中國建立良好的關係,延續佐科的對華政策,並將其做深做實。雙方可謂是“雙向奔赴”。

普拉博沃也希望能夠複製佐科的成功,借力中國,帶動印尼的發展。作為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製造業國家,中國完全有能力實現這一點,印尼對這一態勢是很清楚的。對於中國的全球發展倡議,印尼也採取了積極呼應和支持的態度,“為我所用”才是理性的外交策略麼。

至於說普拉博沃是民族主義者,可能會對華更強硬,我認為,只要他是一個重視中印尼關係的政治家,是什麼主義者並沒有那麼重要。他只要希望契合印尼的發展戰略,得到印尼民眾的用戶,就會採取對華合作的,而非對抗的戰略。

4. 所以,普拉博沃是不會成為第二個馬科斯的?

楊丹志:我認為不會。馬科斯在菲律賓上台後,中菲關係高開低走,關鍵在於菲律賓在中美之間選邊站,倒向了美國一邊。

而印尼和菲律賓不同,前者是一個小國,又是美國的盟友,印尼是一個中等強國,又長期奉行不結盟政策,這是有傳統的。印尼不會成為菲律賓。

5. 印尼奉行對華合作政策,對其他東南亞國家,是否也有積極的示範作用?

楊丹志:是的,印尼歷史上是東盟的“帶頭大哥”,現在雖然大家不這麼說了,東盟國家之間也採取一種平等相待的政策,但印尼在東盟的影響力還是不可替代的。

此前在緬甸問題上,印尼就代表東盟與緬甸軍政府進行了多輪溝通,調停緬甸國內的政治、軍事衝突。這體現出印尼一直希望在東盟和地區外交中佔據中心地位,也是力圖成為地區有領導力的國家的。因此,印尼的對華態度,自然會對東盟其他國家產生示範作用和影響。

6. 普拉博沃這次訪華後,還訪問了日本,外界認為這也是一種平衡。您怎麼看?

楊丹志:印尼和日本的關係是有歷史基礎的。早在蘇加諾時代,印尼就和日本保持了良好的關係和經濟合作,日本也通過ODA(政府開發援助)大量投資印尼。

不僅是印尼,東南亞國家大多如此。馬來西亞的馬哈蒂爾也曾經公開說過,要以日本為師。

所以,這種合作是有著歷史和現實的基礎的,這也是普拉博沃將要執行大國平衡外交的表現。(完)


【編輯:吳一帆】

視頻

更 多
無人機拼出粽子、龍舟你看過嗎?
中國新能源車已經能開進水裡了?00後們購車最關注什麼?
嫦娥六號“月背採樣”任務“幕後團隊”公開研究和採樣過程!
香港終院兩非常任法官請辭 李家超:法院獨立司法權不變
端午節香港各區龍舟賽不斷 觀賽人潮擠滿賽道氣氛熱烈
【LIVING IN HONG KONG】港大澳籍教授居港八年:在萬里星河和古老中華文化中沉迷
港大外籍科學家談中國“月背採樣”:“極具挑戰性” 彌補了人類探月的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