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評論 ->論壇

拜登訪問沙特為何扯上中國?

分享到:
2022-07-14 20:32 | 稿件來源:香港中通社

【字號:

香港中通社7月14日電(香港中通社記者 王豐鈴)正在中東訪問的美國總統拜登將於16日前往沙特阿拉伯。拜登行前表示,沙特之行,是為了保護美國的強大和安全,美國必須反擊俄羅斯,以最好的狀態來戰勝中國。對此,受訪專家直言,拜登政府已“走火入魔”,為挽救中期選舉頹勢,將所有對外行動均打上“與中國競爭”的旗號,美國是從“零和遊戲”角度看待中沙關係,存在戰略焦慮。

美國總統拜登。圖源:新華社

美國總統拜登13日到訪以色列,開啟其上任以來首次中東訪問。拜登出訪前在《華盛頓郵報》發表“我為什麼去沙特阿拉伯”的署名文章,他寫道:“作為(美國)總統,保持我們國家的強大和安全是我的工作。我們必須對抗俄羅斯的‘侵略’,讓我們處於最佳位置上勝過與中國的競爭,為世界重要地區的更加穩定而努力。”

拜登聲稱,為達到這些目標,必須與沙特阿拉伯直接接觸,此次會面目的是,在共同利益和責任基礎上加強兩國戰略夥伴關係,並堅持美國的基本價值觀。

拜登走訪中東何以又扯上中國?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美國研究中心主任王勇14日接受香港中通社記者採訪時直言,拜登政府已“走火入魔”,其在國內地位脆弱,便把所有對外行動與中國,打上“與中國競爭”的旗號。

王勇分析指,拜登訪中東,是基於中期選舉考量,前往說服沙特阿拉伯和歐佩克大幅提高石油產量,降低全球能源價格,從而解決美國國內通脹問題,挽救低到谷底的民意支持率。但拜登此行與沙特打交道,面臨美國國內人權派的巨大壓力,人權派重提此前美方報告稱的沙特王儲批準“俘獲或殺害”沙特籍記者卡舒吉行動,拜登需借“中國牌”來平衡。

拜登上任後,美國和沙特的關係進入低點,而中國與沙特的關係卻在快速發展。統計數據顯示,2000年至2021年間,沙特與美國的貿易額僅小幅上升——從205億美元上升至248億美元,而同期沙特與中國的貿易額從30億美元飆升至670億美元。此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也與沙特政府的經濟計劃“2030願景”有機對接,正給沙特發展帶來新機遇。

對於中沙關係的發展,美國幷不樂見。美國國務院前中東政策顧問米勒對美國媒體表示,拜登此行的意義在於向這位中國積極爭取的傳統地區夥伴表明,美國現在和以前一樣在地區事務中占據重要性,與中國更深的關係不符合沙特的長期利益。

對此,王勇指出,美國是從“零和遊戲”角度看待中沙關係,存在戰略焦慮。從美方來看,拜登政府強調價值觀,除了抨擊中俄,也視沙特阿拉伯等中東國家為“專制、反民主”而排除在外,令美沙關係惡化。美國在中東地區的戰略退縮,實際上也使美沙關係受到影響。此外,拜登政府在外交戰略規劃中希望改善與伊朗的關係、挽救伊核協議,也與沙特的戰略利益相衝突。

王勇續指,美國擔憂的另一點在於,以沙特為代表的中東國家對世界未來趨勢的判斷是亞洲經濟不斷上升、美國為首的勢力不斷下降。中國不僅是快速發展的經濟體、油氣產品最好的市場,也是沙特實現工業化、擺脫單一經濟的重要支援。沙特阿拉伯近年“向東看”,加強與中國的關係,是基於共同利益的務實考慮,想抓住發展機遇。

不過,有觀點認為,沙特雖然與中國加強了經濟聯但在戰略和地區安全問題上,也離不開美國所提供的保護。美國勢必以安全利益,施壓幷阻止沙特與中國進一步發展關係。

王勇認為,沙美關係復雜特殊,沙特的確要借助美國的軍備和保護,以維持其在中東的政治影響力,但隨著美國從中東逐步撤退,沙特當前戰略的重點是拓展新的支持渠道,維持與俄羅斯、中國、印度等國的關係,彌補過去過度依賴美國的不足。美國在中東影響力在逐步削弱,當前也無足夠精力和能力投放中東。

拜登16日將前往沙特阿拉伯第二大城市吉達出席海灣合作委員會和其他組織共同主辦的峰會。與會國家包括來自埃及、伊拉克、約旦以及海灣合作委員會等1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領導人。外界認為,美國試圖建立新的區域聯盟、甚至打造“中東版北約”對抗中國的跡象明顯。

王勇分析認為,美國在中東會圍繞現有的美國盟國體,包括以色列、埃及、沙特阿拉伯等國,繼續塑造伊朗為敵人,團結其他各國,擴大雙邊關係,遏制中國在中東地區影響力。但隨著世界朝地區化、多元化方向發展,美國在不同地區的影響力消減,美國這一戰略考慮難以實現。


【編輯:馬華】

視頻

更 多
發生三級大火後 香港政府是怎樣應對的
跨越千里連線南極“中山站”科學家 香港學生關心的首個問題竟是它!
最新消息|香港佐敦突發三級火警 已致至少5死41傷
這艘“雪龍2”號極地科考破冰船,最厲害的地方在哪?
馬英九帶台灣學生來 北京名校學生們怎麼看?
訪盧溝橋遊故宮 馬英九抵京次日行程滿滿
鄧炳強答中通社問:將招募2600位社區導師 加強國安推廣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