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

拜登訪問沙特 又打“中國牌”?

分享到:
2022-07-14 21:11 | 稿件來源:香港新聞網

【字號:

香港新聞網7月14日電  正在中東訪問的美國總統拜登將於16日前往沙特阿拉伯。拜登行前表示,沙特之行,是為了保護美國的強大和安全,美國必須反擊俄羅斯,以最好的狀態來戰勝中國。對此,受訪專家直言,拜登政府已“走火入魔”,為挽救中期選舉頹勢,將所有對外行動均打上“與中國競爭”的旗號,美國是從“零和遊戲”角度看待中沙關係,存在戰略焦慮。

美國總統拜登  圖源:新華社

美國總統拜登13日到訪以色列,開啟其上任以來首次中東訪問。拜登出訪前在《華盛頓郵報》發表“我為什麼去沙特阿拉伯”的署名文章,他寫道:“作為(美國)總統,保持我們國家的強大和安全是我的工作。我們必須對抗俄羅斯的‘侵略’,讓我們處於最佳位置上勝過與中國的競爭,為世界重要地區的更加穩定而努力。拜登聲稱,為達到這些目標,必須與沙特阿拉伯直接接觸,此次會面目的是,在共同利益和責任基礎上加強兩國戰略夥伴關係,並堅持美國的基本價值觀。

拜登上任後,美國和沙特的關係進入低點,而中國與沙特的關係卻在快速發展。統計數據顯示,2000年至2021年間,沙特與美國的貿易額僅小幅上升——從205億美元上升至248億美元,而同期沙特與中國的貿易額從30億美元飈升至670億美元。此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也與沙特政府的經濟計劃“2030願景”有機對接,正給沙特發展帶來新機遇。

對於中沙關係的發展,美國并不樂見。美國國務院前中東政策顧問米勒對美國媒體表示,拜登此行的意義在於向這位中國積極爭取的傳統地區夥伴表明,美國現在和以前一樣在地區事務中占據重要性,與中國更深的關係不符合沙特的長期利益。

不過,有觀點認為,沙特雖然與中國加強了經濟聯繫,但在戰略和地區安全問題上,也離不開美國所提供的保護。美國勢必以安全利益,施壓并阻止沙特與中國進一步發展關係。

拜登16日將前往沙特阿拉伯第二大城市吉達出席海灣合作委員會和其他組織共同主辦的峰會。與會國家包括來自埃及、伊拉克、約旦以及海灣合作委員會等1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領導人。外界認為,美國試圖建立新的區域聯盟、甚至打造“中東版北約”對抗中國的跡象明顯。

拜登訪問中東為何扯上中國?美國存在怎樣的戰略焦慮?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美國研究中心主任王勇14日接受香港中通社採訪,就一系列議題展開探討。以下是採訪答問:


1、周所周知,拜登此行有著重要的使命,就是修復與沙烏地阿拉伯的戰略夥伴關係,並推動沙特等海灣國家增產石油,緩解美國居高不下的通脹局面。但何以又扯上中國?

王勇:拜登訪中東,是基於中期選舉考量,前往說服沙特阿拉伯和歐佩克大幅提高石油產量,降低全球能源價格,從而解決美國國內通脹問題,挽救低到谷底的民意支持率。但拜登此行與沙特打交道,面臨美國國內人權派的巨大壓力,人權派重提此前美方報告稱的沙特王儲批准“俘獲或殺害”沙特籍記者卡舒吉行動,拜登需借“中國牌”來平衡。

可以看到,拜登政府目前已“走火入魔”,他的民意支持率只有29%,降到美國總統有史以來的最低點,甚至低於特朗普,這種情況下拜登政府在國內地位脆弱,便把所有對外行動與中國聯繫,打上“與中國競爭”的旗號。


2、美國為何忌憚中國與沙特的關係?美國對中國在中東地區影響力不斷增強是否存在戰略焦慮?

王勇:美國是從“零和遊戲”角度看待中沙關係,確實存在戰略焦慮。焦慮來源於幾個方面:其一,從美方來看,拜登政府強調價值觀和意識形態,除了抨擊中俄,也視沙特阿拉伯等中東國家為“專制、反民主”,與美國的價值觀標準相去甚遠,令美沙關係遭遇很大問題。其二,美國在中東地區的戰略退縮,實際上也使美沙關係受到影響。其三,拜登政府在外交戰略規劃中希望改善與伊朗的關係、挽救伊核協議,也與沙特的戰略利益相衝突。因為在該區的地緣政治架構中,伊朗和沙特之間有非常大的矛盾,甚至是相互敵視、共同爭奪對地區的影響。

美國擔憂的另一點在於沙特方面,以沙特為代表的中東國家對世界未來趨勢的判斷是,亞洲經濟不斷上升、美國為首的勢力不斷下降。沙特阿拉伯近年“向東看”,加強與中國的關係,是基於共同利益的務實考慮,想抓住發展機遇。在沙特看來,中國不僅是快速發展的經濟體、油氣產品最好的市場,也是沙特實現工業化、擺脫單一經濟的重要支援。


3、沙特雖然與中國加強了經濟聯繫,但在戰略和地區安全問題上,是否也離不開美國所提供的保護?美國會否以安全利益,施壓與阻止沙特與中國進一步發展關係?

王勇:沙美關係複雜特殊。一方面,沙特與美國當前有價值觀和人權方面的衝突,美國解決伊核問題也令沙特不滿,但另一方面,沙特的確要借助美國的軍備和保護,以維持其在中東的政治影響力,包括也門問題、敘利亞問題等都須仰仗美國。

不過,隨著美國從中東逐步撤退,沙特當前戰略的重點是拓展新的支持渠道,維持與俄羅斯、中國、印度等國的關係,彌補過去過度依賴美國的不足。美國在中東影響力在逐步削弱,且當前要抽身把資源放在歐洲,透過北約應對俄羅斯,以及放在印太地區來集中對付中國,尤其俄烏戰爭後,美國不得不投入更多精力和資源消耗俄羅斯,在中東地區相對投入就會減少,沙特阿拉伯得以在外交方面有更多選擇。


4、問題:美國有意在中東地區組建反俄羅斯聯盟,打造“中東版北約”以戰勝中國的目的,能否實現?

王勇:這一觀察非常重要。以沙利文為代表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的制定者,慣常議拉幫結夥。美國在中東會圍繞現有的美國盟國體系,包括以色列、埃及、沙特阿拉伯等國,繼續塑造伊朗為敵人,團結其他各國,擴大雙邊關係,遏制中國在中東地區影響力。美國有這樣的設想,但隨著世界朝地區化、多元化方向發展,美國在不同地區的影響力消減,這一戰略考慮實際上難以實現。(記者 王豐鈴)

【編輯:王豐鈴】

視頻

更 多
三十五載時光之旅:與戴安娜王妃再度邂逅香港
【通講壇】美為何要否決巴勒斯坦“入聯”?背後或受這一集團施壓
這份戰略合作協議在香港簽署!
美國青年到中國武當山學武14載 是什麼讓他如此著迷?
調查出爐!美方以國安藉口向中國潑髒水 中國拿出證據反駁
【通講壇】紛紛入駐卻不忘圍剿 歐美為何對TikTok“既打又愛”?
湘菜也可以不辣?湘菜名廚眼中香港的湘菜正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