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

對話陳洋:日核污染水第四輪排海 應設專項國際組織長期監督

分享到:
2024-02-29 14:47 | 稿件來源:香港中通社

【字號:

香港新聞網2月29日電(記者王豐鈴)日本東京電力公司(東電)2月28日對福島第一核電站核污染水開始第四輪排放,計劃排放量7800噸。這是日本2023財年最後一次排放,長達30年的排放期卻剛剛開始。

日本福島第一核電站排核污水畫面   圖源:央視新聞直播截圖

與此前三輪一樣,本輪排海將持續17天左右,預計在3月17日結束。日媒稱,從本輪開始,省略排放之前暫時把處理水放入大型水槽并確認氚濃度的步驟,改為在排放之際測定流經管道的處理水的實際濃度,確認是否按計劃用海水進行了稀釋。

自去年8月24日福島第一核電站核污染水排海以來,日本2023財年總計排海4次,排放總量約3.12萬噸。2024年度則計劃排海7次。

盡管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1月30日公布了日本核污水排海以來的首份完整報告,稱排放 “符合國際安全標准”,但未能消除國際社會的不安。東電2月接連發生大量核污水洩漏事故和火災警報,再次令外界質疑,東電的核污染水處理裝置的可靠性,以及日本政府的監管能力。

英媒BBC報道指出,除了氚,其餘放射元素的危害同樣大,況且即便是權威機構,亦存在制度性缺陷、現有技術無法檢測到的可能。即便現在沒問題,“覆水難收”,連排30年需要持續和嚴密監督。

自日本堅持核污水排海以來,中國、韓國、俄羅斯以及法屬波利尼西亞已停止進口日本水產。據日本農林水產省數據,2023年對中國大陸出口同比減少14.6%,總出口額則維持上升。

國際原子能機構報告未能消除國際社會不安,現有的監測是否可靠?是否缺乏對未來長期危害的評估?日本農漁業受衝擊有多大?遼寧大學日本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陳洋28日接受香港中通社專訪,對以下問題作出分析:

1、排核污水以來,東電仍不斷出現事故,近期先是發生了大量核污水洩漏事故,不到一個月核電站內又一度響起火災警報。暴露什麼問題?

陳洋:東京電力公司是福島第一核電站的運營方,而近期多次出現事故,直接暴露出的問題就是東京電力公司對於福島第一核電站的運營和管理存在突出的漏洞,且沒有及時的調整和堵住這些漏洞,否則不會反復出現事故。

同時,自核污染水正式排放入海以來,周邊鄰國乃至國際社會一直予以高度關注,特別是關於福島第一核電站的具體運營情況。但核電站內事故頻發,其實也暴露出日本政府和東京電力公司的“不上心”,也就是僅一味地尋求儘快將核污染水排放完,而未能重視其他潛在的安全風險。

當然,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反復發生,也再次凸顯建立長期有效國際監測安排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僅憑日本政府和東京電力公司自身的監管監測,恐怕很難令周邊國家乃至國際社會幸福。日本應以嚴肅認真的態度回應國際社會的關切,以負責任的方式處置核污染水,全面配合建立周邊鄰國等利益攸關方實質參與的、獨立有效的長期國際監測安排,切實防止排海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

2、國際原子能機構報告未能消除國際社會不安,是否缺乏對未來長期危害的評估?抑或單一國際組織難令人信服,應引入更多組織參與監察?

陳洋: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有關日本核污染水的調查或監管,主要是由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和日本政府進行的。如果說在核污染水排海前,IAEA與日本政府作為主體進行監管監測還能說得過去,那麼伴隨核污染水早已正式排放入海,依舊僅由IAEA和日本政府進行監管監測就顯然是不夠的,亟需引入更多國家和獨立機構進行聯合監管監測。畢竟自日本政府決定將核污染水排放入海以來,IAEA就已跟進參與,但IAEA和日本政府的相關調查驗證報告始終未能消除國際社會對核污染水的不安。

從這個角度來說,有必要建立專項國際組織,由周邊鄰國加入,實施長期監督。

這一方面是因為核污染水排海週期長達漫長的30年,越早建立專項國際組織,實施長期監管監測,將在一定程度上有助於降低或消除其他國家乃至國際社會對核污染水的擔憂疑慮,甚至有助於預防今後出現一些有關日本核污染水的陰謀論、謠言等所對日本經濟造成的影響。這實際對日本來說是一件利大於弊的事情。

另一方面,過去一兩年來,經由日本媒體和日本政客的一些荒謬言論,使日本民間不乏一些錯誤認知,比如將他國對核污染水排海的反對片面地理解為是“打壓日本”“對日外交牌”,這其實是對他國和他國民眾樸素的擔憂心理的一種惡意扭曲。這樣的惡意扭曲以及由此產生的錯誤認知,也將影響到日本與周邊近鄰之間的友好相處,乃至雙邊關係發展。因此,若能儘早建立專項國際組織,由周邊鄰國加入,實施長期監督,特別是借由鄰國之口來傳遞和介紹有關日本核污染水的真實情況,無疑將有助於增強日本與周邊國家的合作,共同處理好核污染水排放問題,甚至也將有助於日本水產品的重新出口等。

3、中國、韓國、俄羅斯以及法屬波利尼西亞停止進口日本水產。半年來,日本農漁業受到衝擊有多大?

陳洋:總體來說,日本漁業受到的衝擊還是非常巨大的。在核污染水排海之前,中國大陸和中國香港是日本水產品的最主要出口對象,接近水產品出口總額的一半(2022年數據)。伴隨中國大陸和中國香港停止進口日本水產品,對日方漁業的衝擊顯然而易見,畢竟日本漁業很難在短時間內找到可替代的市場。

實際上,自去年8月日本正式排放核污染水以來,日本方面一直在積極遊說、要求中國政府解除對日本水產品全面暫停進口的禁令,比如前來訪華的公明黨黨首山口那津男、社民黨黨首福島瑞穗、日本經濟界訪華團,以及現任日本駐華大使金杉憲治等。日本政界、商界以及政府人士的遊說呼籲,實際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日本漁業遭受的嚴重影響,並希望能儘快降低或消除這種印象。

4、日本政府稱2023年水產總出口額仍維持上升。誰在採購日本核污染水產?

陳洋:自去年8月以來,日本確實在積極尋找中國以外的替代市場。目前來看,美國、歐洲以及一些東南亞國家正在進口日本的水產品。但輸往美歐畢竟距離太過遙遠,而東南亞國家中也有很多臨海國家,所以日本在短期內恐怕很難找到一個穩定的龐大的水產品出口市場。

5、自8月日本排核污水起,到本輪排放結束,短短本年時間,日本將超過3萬噸核污水流入太平洋。而這只是開始,東電計畫在2024年度將福島第一核電站約5.46萬噸核污染水排入大海,排放將分7次進行。未來還有至少30年。隨著時間推移,外界的不安必然積聚,您如何看待?

陳洋:一直以來,人們對日本核污染水的擔憂與不安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一是對核污染水本身的“安全性”存在質疑;二是對核污染水長達30年漫長週期的排放及所產生的潛在影響的擔憂。鑒於日本政府早已明確了核污染水的排放週期,那麼日本政府和東京電力公司能否確保在未來的排放管理當中做到安全可靠?福島核污染水淨化裝置和排海設施能否長期穩定有效運行?這顯然是日本方面所需要回答的問題。

截至目前,日本政府已排放了幾輪核污染水,儘管日本方面自己公布的資料顯示,一切都在“安全可靠”的範圍內,但這未必能令周邊國家信服,畢竟日本政府和東京電力公司此前有過資料造假的情況。從這個角度而言,日本方面也有必要儘快全面配合建立周邊鄰國等利益攸關方實質性參與、獨立、有效的長期國際監測安排,防止排海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完)

【編輯:王豐鈴】

視頻

更 多
全球500位反貪專家齊聚香港:ICAC在反腐機構中廣為人知
香港科大校長葉玉如:現在是創科的黃金時代
發展新質生產力能做什麼?科大校長葉玉如:香港可主攻這兩個領域
【通講壇】總統及外長突然遇難 伊朗政局會大震盪嗎?
伊朗總統遇難 事故還是與謀殺有關?
美國號稱是“民主國家” 為什麼不要“Beautiful Skyline”
在香港寫詩很難?文學大師課在這里開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