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評論 ->來論

【來論】屠海鳴:夏寶龍落區調研凸顯高度重視“基層治理”

分享到:
2024-02-25 11:47 | 稿件來源:香港新聞網

【字號:

昨天是元宵佳節,十三屆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常務副組長、中央港澳工作辦公室主任、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夏寶龍在港進行第三天調研。上午,夏寶龍在行政長官李家超和特區政府民政及青年事務局局長麥美娟的陪同下,來到將軍澳坑口一家普通茶樓,與地區“三會”主席、關愛隊成員及街坊代表飲茶,實地了解基層工作新發展、新實踐。走出茶樓時,他向市民頻頻揮手,並抱拳“向大家拜年了!”隨後,夏寶龍又馬不停蹄來到西貢區議會,了解改制後的區議會運作。中午,他與十八區議會主席共進午餐,了解重塑後的區議會的工作開展情況。他還到訪獅子山公園,了解香港旅遊業發展現狀和聽取建議。

特區政府民政及青年事務局局長麥美娟向媒體介紹說:“夏寶龍肯定關愛隊的工作,可以看出他非常重視基層治理,亦可以看出中央很重視香港的地區治理工作。”

基層治理是香港治理重要部分

夏寶龍去年4月首次來港調研時,就特別重視基層治理,他曾落區與地區人士及市民座談,聽取大家對基層治理的意見。這一次,夏寶龍再次落區調研,實地感受香港地區治理的變化,也聽聽大家對基層治理的意見和建議。

香港作為國際化大都市,與內地的情況不同。若把香港特區與內地的省份的治理結構進行比較就會發現,內地有省、市(州)、縣(區)、鄉(鎮)四級政府組織,層級較多。香港只有一級政府,就是特區政府,特區政府直接對接地區組織。這樣的治理結構固然有許多優點,但若地區組織與特區政府的配合度不高,則基層治理容易成為“一盤散沙”,上情下達和下情上報都不通暢。

回歸以來,區議會在基層治理中承擔着重要角色,但自2014年非法“佔中”開始,區議會越來越政治化,與特區政府愈行愈遠,甚至成了“亂港平台”,許多地區的區議會很長時間癱瘓,給基層治理造成巨大損失。

夏寶龍是從基層一步步進入中央高層的,他先後在天津、浙江等地擔任地方主官,具有豐富的基層治理經驗。他深知“基礎不牢,地動山搖”的道理。香港與內地的治理結構不同,但社會治理的基本原理是一樣的。夏寶龍到港澳系統工作後,多次表示,基層治理是香港治理的重要組成部分,希望香港打通基層治理的“最後一公里”。

昨日,夏寶龍在與地區人士及市民的座談交流中,始終關注地區組織與特區政府部門之間配合度、與地區居民之間的融洽度。從一句句看似不經意的問答,都可以聽出、看到他關注的重點所在。

區議會應以實際行動展現新氣象

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12月18日在聽取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李家超述職時指出:“中央對李家超行政長官和特別行政區政府的工作是充分肯定的”。肯定的重點工作包括“重塑香港區議會制度,順利完成區議會換屆選舉”。

夏寶龍昨日落區調研,特別關注區議會的運作情況。他與多位區議會主席交談中,所問之事看似細小,但涉及到許多重要問題:區議會如何與上下左右銜接?區議會如何收集民意?區議會如何為民辦實事?區議會如何把握好香港整體利益和本地區利益之間的平衡點?等等。

夏寶龍去年12月在全國港澳研究會成立10周年慶祝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區議會作為參與香港基層治理的重要組成部分,應以扎根基層、服務社區的實際行動展現愛國愛港新氣象。”

如何展現“新氣象”呢?夏寶龍指出了兩個重點。他說:“470名區議員作為特別行政區政府施政的助手、市民解決問題的幫手,要做好上情下達、下情上報,發揮好特別行政區政府和居民之間的橋樑紐帶作用。”他又說:“要把精力放在服務居民上,把社區居民的大事小情放在心上,了解他們的急難愁盼,幫助解決日常入戶維修、運動健身、陪護看診、兒童託管、衞生檢查、垃圾處理等實際問題。”

在夏寶龍看來,做好基層治理,功夫不在“唱功”,而在於“做功”。區議員多給市民辦實事、多給政府當“參謀”,就能用點點滴滴的實際行動贏得人心。新一屆區議會運作近兩個月,議員們的“做功”如何呢?夏寶龍昨天落區調研,可以看作也是對區議員的一次“面試”,他對區議會目前的工作表示滿意。

時刻關注市民的“急難愁盼”

夏寶龍在與地區人士和街坊代表交流中,話題涉及住房、醫療、康樂、託兒、老人照料等,也有人關心“跨境養老”、“年輕人內地創業”等話題,大家發言踴躍,氣氛熱烈。

從夏寶龍與市民交流的話題可以看出,他非常重視了解市民的“急難愁盼”。其實,這是做好基層治理的關鍵所在。地區工作人員應有“用戶思維”,明白自己的“用戶”(社區居民)需要什麼?精準掌握民意,服務市民才會有的放矢。

過往,香港基層治理出現問題,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對市民“急難愁盼”認識不清、把握不準、回應不到位。比如,“住房難”“住房貴”,年輕人就業難、創業難等,長期得不到解決,且看不到解決的希望,必然造成社會怨氣越積越多,稍有風吹草動,就會爆發出來。

李家超及本屆特區政府就任後,在解決“住房難”上破題,建設“簡約公屋”,公屋輪候時間縮短,並覓得足夠今後10年建房的用地,令人看到了希望。同時,特區政府還制定了《青年發展藍圖》,首階段提出超過160項具體行動措施,現在正一項項推進。民政及青年事務局局長麥美娟更是把一個“民”字體現得淋漓盡致,經常落區與市民交流,帶動民青局作風轉變,更加貼地務實,對市民的“急難愁盼”了然於胸。有這樣做工作的勁頭,就不愁基層治理做不好!

夏寶龍與基層市民面對面地交談,也是對政府部門、對區議會及地區“三會”、地區關愛隊工作作風的一次“抽檢”,看看大家平時對市民的“急難愁盼”知道多少、回應了多少?

夏寶龍曾提醒香港社會“亂的根源尚未根除,治的基礎尚需鞏固”。要鞏固“治”的基礎,“基層治理”是一道“必答題”。從夏寶龍昨日落區調研可以看出,他是做基層工作的高手,對香港基層治理也有獨到的判斷和思考。

習近平主席2020年7月23日在吉林省考察時指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社區治理只能加強、不能削弱。”這是對內地基層治理講的,對於香港同樣適用。做好“基層治理”這道“必答題”,香港才剛剛開始,必須繼續努力!

(本文作者為全國政協港澳台僑委員會副主任,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暨南大學“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長、客座教授屠海鳴)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編輯:陈卓仪】

視頻

更 多
【通講壇】美為何要否決巴勒斯坦“入聯”?背後或受這一集團施壓
這份戰略合作協議在香港簽署!
美國青年到中國武當山學武14載 是什麼讓他如此著迷?
調查出爐!美方以國安藉口向中國潑髒水 中國拿出證據反駁
【通講壇】紛紛入駐卻不忘圍剿 歐美為何對TikTok“既打又愛”?
湘菜也可以不辣?湘菜名廚眼中香港的湘菜正宗嗎?
香港記者洛陽體驗“穿越”!為何遊客來這裡都愛穿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