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頭條

中國汽車製造正取代德國成全球領頭羊

分享到:
2023-07-26 14:16 | 稿件來源:香港新聞網

【字號:

香港新聞網7月26日電 中國電動汽車市場正在爆髮式增長,汽車世界的板塊正在推移。雄心勃勃的比亞迪已經是繼特斯拉之後的第二大電動汽車製造商。今年2月,它將大眾汽車推下中國汽車銷量之王的寶座。中國汽車製造業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取代德國,成為全球汽車產業的領頭羊。

中國電動汽車領先全球

據德國N-TV電視台報道,德國汽車集團在內燃機上領先,但在電力驅動上失敗。多年來,德國大眾、梅賽德斯和寶馬一直在追趕中國的電動汽車製造商,但沒有成功。德國汽車製造商在全球汽車市場上的領先地位已被粉碎。

中國電動汽車市場正在爆髮式增長,傳統製造商大眾、奔馳和寶馬在電動汽車市場上卻只是扮演小配角而已。如今的新興時尚企業是比亞迪、蔚來、小鵬等。汽車世界的板塊正在推移。雄心勃勃的比亞迪不再是一個未知的名字,即使在中國以外也是如此。去年,它已經是繼特斯拉之後的第二大電動汽車製造商。今年2月,它將大眾汽車推下中國汽車銷量之王的寶座。寶馬和奔馳不再躋身於中國最大供應商前十名。

對德國汽車製造商來說,這是一場噩夢。而真正糟糕的覺醒可能還沒有來到。因為根據預測,如果比亞迪按計劃進行海外擴張,該公司可能會成為全球最大汽車製造商。

法新社報道說:“不僅是世界第二的大眾,就連第一的日本汽車豐田,在中國的新來者面前也將不得不瑟瑟發抖。”

德國汽車專家費迪南德杜登霍夫表示,下一個大眾汽車將是比亞迪,還有新的豐田、日產、通用汽車和新的福特。他說,德國人最大的謬誤是相信自己可以通過電動汽車無間隙地延續內燃機的成功故事。這一誤判讓沃爾夫斯堡、斯圖加特和慕尼黑的集團領頭羊失去了最重要的單一市場。

隨著電動汽車的興起,內燃機將被擠出市場。據國際能源署預測,今年全球電動汽車銷量將再創新高,預計銷量將達到1400萬輛,比去年增長35%。屆時,電動汽車在全球汽車市場的份額將接近1/5,最大的市場將是中國。

加大與中國合作以應對未來

當來自中國的新來者開始大規模向西方出口其車輛時,大型汽車製造商面臨著很大風險。德國汽車供應商做出了可怕的預測:到2027年,中國電動汽車可能會在歐盟和英國註册5-700萬輛。德國《商報》援引一家大型供應商經理的話說:“我甚至預計會達到800萬輛。” 這會對勞動力市場產生影響。800萬輛中國電動汽車意味著歐洲製造商在歐洲大約有十家工廠成了多餘的了。

行業專家對事態發展感到擔憂。大眾汽車董事會成員拉爾夫布蘭德斯塔特將這一發展描述為“雪崩”,并談到了對舊商業模式的“破壞”。

如何應對這一局勢?德國當前的認識是逃往前線。為了擺脫噩夢,這裡本地的汽車零部件供應商希望他們的零部件更多的在中國,而不是在奧迪或梅賽德斯得到使用。

德國汽車生產商也開始改變策略,不再依靠自己,而是依靠他們在中國的成功合作夥伴。比如,大眾汽車子公司奧迪正在與中國合資夥伴上汽集團就聯合“加速”開發電動汽車進行談判。另外,還應該花更多的錢來追趕新潮。大眾汽車正投資數十億美元用於當地發展。梅賽德斯也希望增加之前計劃的400億歐元用於驅動器轉型。今年一月到五月,這家斯圖加特公司在中國僅售出6900輛電動汽車。德國的訂單也在下降。

據法新社新聞,有批評者抱怨德國的舉措來得太晚,但部分德國汽車製造商并沒有投降的跡象。據說,現在只能看如何才能軟著陸。但業內人士認為,仍有可能面臨硬著陸的可能,有幾個原因,一是特斯拉在中國發起的價格戰。杜登霍夫警告說,“特斯拉的戰爭基金儲備充足。”二是德國政府收縮補貼。從九月份開始,商業客戶購買純電動汽車將不再獲得補貼。三是中國政府正在制定一攬子經濟刺激措施,并通過價值數十億美元的補貼來刺激電動汽車的需求。這讓德國汽車製造商很難趕上。

但杜登霍夫并不認為,這場戰鬥毫無希望。從短期和中期來看,德國汽車製造商將面臨困難,但從長期來看,他們有機會穩定下來。但傳統德國汽車製造商的霸主地位將在新汽車世界中一去不複返。

汽車世界正在自我重組。寶馬已經在中國而非美國擁有德國以外最大的開發基地,擁有約3200名工程師。德國汽車製造商的優勢在於“通過高度智能化協作打造具有互聯網功能的汽車。”大眾、寶馬、梅賽德斯的開發部門目前正在全力開發第二代電動車型。無論有沒有中國合作夥伴,它們不允許再犯錯誤,而且必須成功。  (完)

【編輯:錢林霞】

視頻

更 多
無人機拼出粽子、龍舟你看過嗎?
中國新能源車已經能開進水裡了?00後們購車最關注什麼?
嫦娥六號“月背採樣”任務“幕後團隊”公開研究和採樣過程!
香港終院兩非常任法官請辭 李家超:法院獨立司法權不變
端午節香港各區龍舟賽不斷 觀賽人潮擠滿賽道氣氛熱烈
【LIVING IN HONG KONG】港大澳籍教授居港八年:在萬里星河和古老中華文化中沉迷
港大外籍科學家談中國“月背採樣”:“極具挑戰性” 彌補了人類探月的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