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評論 ->來論

【來論】中央會重視什麽樣的特首候選人?

分享到:
2022-04-05 16:46 | 稿件來源:香港《信報》

【字號:

第六屆行政長官選舉已經啟動,提名期為4月3日至16日。這是新選制下的首次特首選舉,由於選舉規則的變化,這次選舉的競爭性可能不如前五屆,但在香港國安法實施和“愛國者治港”落到實處的大背景下,第六屆行政長官的施政環境將大大改善、施政空間得到拓展,真正實現“行政主導”。

與歷屆特首相比,第六屆特首可能是實際權力最大、社會影響力最大的一位特區“掌舵人”。昨天,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已經宣佈不再競逐連任特首。那新一屆特首選舉誰會最終勝出?中央的取態非常關鍵。

全國政協副主席、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常務副組長、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在談及“愛國者治港”時,曾提出“五個善於”和“五有”的標準,特首候選人作為“愛國者”中的“愛國者”,當然和必須符合這個標準。在此基礎上,站在中央的角度,會從以下幾個方面來考察候選人。

是否堅定維護中央全面管治權

今年已經是香港回歸第25個年頭了!什麼概念?四分之一個世紀,“五十年不變”已走過了一半路程。然而,《基本法》二十三條賦予香港就國家安全自行立法的憲制責任仍然沒有完成。這不能不說是一個令人遺憾的事情。

《基本法》的規定沒有落地,而是懸在空中,造成了國家安全的巨大漏洞,這才出現了“占中”、“旺暴”、“修例風波”等一系列極端事件。後來,逼得中央出手制定香港國安法,這才扭轉了混亂局勢。反觀一海之隔的澳門特區,早就完成了“二十三條立法”,也沒有出現反彈和社會動蕩,至今一派太平盛世的景象。

香港“二十三條立法”懸而未決,說明回歸以來的歷屆特區政府和立法會,都沒有認真的維護中央的全面管治權。中央授權香港做的事情,香港沒有好好去做;中央沒有授權香港做的事情,某些人卻要去躍躍欲試,故意挑戰中央權威。回歸以來,這樣的現象長期存在,說明香港實踐“一國兩制”確實有走樣、變形的地方。

維護中央的全面管治權,特首的角色非常重要,因為特首是“代表特區政府向中央負總責”的人,在重大事項上是主動作為,還是被動作為,亦或以種種藉口不作為?彈性很大。因此,中央在考量特首人選時,一定會把“是否堅定維護中央的全面管治權?”作為首要、也是最重要的指標。

其實,到了報名參選特首這個層次的政治人物,都有高度政治敏感性,一定會反覆表示自己堅定維護中央的全面管治權。但中央考察人選,不僅“聽其言”,還會“觀其行”。誰是“真維護”?誰是“假維護”?站在高處看得更清楚,任何言行不一、言不由衷的做法都欺騙不了中央。

是否有很強的管治能力

中央最關心香港什麼事情?近期是抗疫,中長期是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

自從國安法實施後,香港社會重新歸於穩定,就算外部環境出現對香港不利的變化,估計也翻不起什麽大浪。香港最重要是把自己的事情辦好,只要民生難題盡快破解、經濟發展路子愈走愈寬,市民怨氣漸漸紓解,任何人對香港的攻擊都是蒼白無力的。

辦好自己的事情,香港至少要在三個方面盡快扭轉局面。

一是抗擊第五波疫情。從前期情況看,特區政府的領導力、社會動員力、擔當精神都不如人意,飽受詬病,雖有個別政府官員表現不錯,但整體水平不佳,令人堪憂!

二是改善民生。以化解“住房難”為例,中央領導反覆過問此事進展,中聯辦領導去年“十一”期間還親自帶隊探訪“劏房”、“籠屋”,基層市民更是抱怨“上樓”時間不僅沒有縮短,反而延長了,但解決“住房難”至今仍看不到有多大起色,令人著急!

三是重振經濟。這兩年,香港經濟指標很難看,中小企業出現倒閉潮,打工仔搵食艱難,港府在接連出台幾波紓困措施後,後續措施顯得乏力,情況讓人擔憂。

香港面對的困難很多,需要大刀闊斧地改革積弊,義無反顧地衝破阻力,改變“坐困愁城”的狀況。在“一國兩制”框架下,無論是抗擊疫情,還是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在香港需要的時候,中央一定會全力支持,但中央不會替代特區政府管治香港,特區政府必須扛起管治香港的主體責任。

主體責任履行得好不好?特首至關重要!特首候選人有沒有管治能力?能不能帶領香港走出困局?中央一定拿著“放大鏡”看了又看,反覆審視。

是否在政治風波中表現出色

從2014年非法“占中”,到2016年“旺暴”,再到2019年“修例風波”,香港社會經歷了多次震蕩,政治人物每次在政治風波中表現如何?應該也是中央考察特首人選的一個重要指標。

從中央的角度看,哪些群體在這些緊要關頭表現出色呢?毫無疑問是香港的紀律部隊。每次危急中,站在風口浪尖的是香港警隊,承受最大委屈的也是香港警隊。可以說,沒有他們築起的“防波堤”,2019年持續數月的暴亂也許會以另一種結局收場。

種種跡象表明,中央對香港紀律部隊在歷次政治風波的表現非常滿意。去年春節前夕,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專程看望香港警隊,致送了“忠誠勇毅、無畏無懼”的錦旗,并指出“經過一年多血與火的鍛造,香港警隊已經由城市治安警察,發展成為一支維護香港穩定和國家安全的堅強可靠、值得信賴的執法力量”,評價的份量很重,對香港警隊的定位很高。

去年6月,中央人民政府根據《基本法》第四十八(五)條行政長官的提名和建議,任命李家超為政務司司長、鄧炳強為保安局局長、蕭澤頤為警務處處長,三位出身紀律部隊的官員獲得提昇,顯示了中央對他們的重視。

去年“七一”,中央舉辦建黨100周年重大慶典,邀請了包括特首在內的60位各界代表人士,以香港特區代表團名義赴京觀禮,紀律部隊幾乎所有的“一把手”都在其中,這不僅是一種榮耀,也釋放了一個訊號:中央高度信任香港紀律部隊。

站在中央的角度看香港特首人選,誰能為國分憂?誰能把香港管治好?誰就是最佳人選。細細推敲這些標準,不難推測誰勝出的機率最大。

(本文作者為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暨南大學“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長、客座教授屠海鳴)

【編輯:王瑶】

視頻

更 多
無人機拼出粽子、龍舟你看過嗎?
中國新能源車已經能開進水裡了?00後們購車最關注什麼?
嫦娥六號“月背採樣”任務“幕後團隊”公開研究和採樣過程!
香港終院兩非常任法官請辭 李家超:法院獨立司法權不變
端午節香港各區龍舟賽不斷 觀賽人潮擠滿賽道氣氛熱烈
【LIVING IN HONG KONG】港大澳籍教授居港八年:在萬里星河和古老中華文化中沉迷
港大外籍科學家談中國“月背採樣”:“極具挑戰性” 彌補了人類探月的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