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港澳 ->時政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一國兩制”成功源於中央的決心

分享到:
2022-07-01 12:34 | 稿件來源:香港新聞網

【字號:

香港新聞網7月1日電 今天,是香港回歸祖國25周年慶典日。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日前在接受《環球時報》專訪時指出,過去25年,“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總體上是成功的。這一成功源於中央的決心、誠意和一絲不苟的態度,以及在面對反中亂港分子和外國勢力的不斷挑釁時,中央對香港表現出的巨大耐心。

劉兆佳指出,要評價“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情況,首先要回到最初:“我們創建‘一國兩制’,要達成什麼目標?第一個目標是用和平手段實現國家統一。在香港回歸的過程中,我們沒有大動干戈,‘一國兩制’讓國際社會對香港的前景充滿信心。可以說,這個目標實現了。第二個目標是長期保持香港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不變,保持香港的繁榮穩定。這個目標也實現了。在某些方面,香港甚至還取得了更好的發展,比如作為全球金融與服務中心的地位不斷得到加強等”。

他表示,總的來看,儘管中央享有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但香港仍被賦予廣泛的權力,從而能够行使高度自治權;北京仍然保留來自憲法及基本法的憲制權力,以確保國家安全得到保障。可以說,過去25年,“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總體上是成功的。

那麼,“一國兩制”在香港為何能成功?劉兆佳認為,這要歸功於中央以極其負責的態度履行“一國兩制”下的責任,同時又以非常審慎的態度行使憲法權力。換句話說,“一國兩制”的成功源於中央的決心、誠意和一絲不苟的態度,以及在面對反中亂港分子和外國勢力的不斷挑釁時,中央對香港表現出的巨大耐心。當然,在過去25年,“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也遇到一些挑戰,反中亂港勢力不斷損害特區的有效管治,挑戰中央權威,不遵守憲法和基本法,持續在香港挑起政治鬥爭等。 在這一背景下,未來香港亟須進一步壯大愛國力量,遏制內外的敵對勢力,強化行政主導,推動人心回歸,并在西方不斷加強對香港打壓的背景下,拓寬香港未來的發展道路,以更好地踐行“一國兩制”方針。

在談及香港未來時,不少西方媒體聲稱“香港政改前景黯淡”,并認為這是“一國兩制”遭到“破壞”的體現。對此,劉兆佳指出,這一叙事涉及西方對香港管治的一個曲解,那就是民主發展是“一國兩制”和基本法最重要的目標,甚至是唯一目標。在這一謬論的基礎之上,香港內部一些反中勢力打著“爭取民主”“違法達義”等口號,暴力衝擊香港政治體制,還得到西方的包庇甚至吹捧。

事實上,香港政治體制的首要目的是要維護國家利益、捍衛國家安全、保持香港的繁榮穩定。民主發展也是“一國兩制”的目標,但這不能妨礙其他更重要目標的實現。香港的選制并非孤立存在,而是“一國兩制”的一個組成部分,且必須有利於全面準確地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因此,香港未來民主的發展必須建立在愛國力量不斷壯大、反中亂港和外部勢力不斷萎縮、國家安全威脅不斷減少、人心回歸不斷實現以及繁榮穩定不斷提昇的基礎上。

劉兆佳進一步指出,在對“一國兩制”的解讀中,一個最常見的謬論是把《中英聯合聲明》當成是“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法律基礎和認受性來源,從而讓英國、美國乃至部分西方國家認為“有資格”過問回歸後香港的事務,并且可以以違反《中英聯合聲明》為由向中國“追究違反國際協議”的責任。

然而,西方不斷重申《中英聯合聲明》在香港回歸後繼續有效的說法,其實沒有法律依據。事實上,國家憲法才是“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的法律依據。第一,中央根據憲法制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二,中央根據憲法第三十一條建立香港特別行政區。

英國根本沒有援引《中英聯合聲明》向中國發難的法律依據,更不要提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其實想想就知道,在整個中英談判中,中國政府一直把維護國家主權放在至高無上的地位,怎麼可能會和英國簽訂協議,容許英國在香港回歸後還繼續擁有法律依據來插手香港事務?

另一個常見的曲解是把香港在“一國兩制”下享有的“高度自治”理解為“完全自治”,否定中央在香港所享有的權力和須履行的責任。在這種曲解下,一些香港人不接受全國人大的釋法,而中央對“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施進行監督、行使對特區政府問責等權力,也動輒被視為越權之舉,被他們扣上“破壞‘一國兩制’”的大帽子。

劉兆佳強調,這種認知的錯誤之處在於它罔顧香港自治權來自於中央授予這個基本事實。不要忘記,“一國兩制”本身的創製者正是中國共產黨和中央政府,而中央也可以依照國家憲法所賦予的權力制定與香港有關的法律。

【編輯:紀東】

視頻

更 多
無人機拼出粽子、龍舟你看過嗎?
中國新能源車已經能開進水裡了?00後們購車最關注什麼?
嫦娥六號“月背採樣”任務“幕後團隊”公開研究和採樣過程!
香港終院兩非常任法官請辭 李家超:法院獨立司法權不變
端午節香港各區龍舟賽不斷 觀賽人潮擠滿賽道氣氛熱烈
【LIVING IN HONG KONG】港大澳籍教授居港八年:在萬里星河和古老中華文化中沉迷
港大外籍科學家談中國“月背採樣”:“極具挑戰性” 彌補了人類探月的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