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

美媒:“民主峰會”會讓美國重回冷戰,瞧瞧自己家裏吧

分享到:
2021-12-09 14:13 | 稿件來源:觀察者網

【字號:

      美國大張旗鼓操辦的“民主峰會”即將開場。據美國國務院網站公的日程安排,拜登將於美國東部時間12月9日上午8時發表峰會開幕演講,隨後舉行閉門會議及公開會議等活動。

     不過,這場“民主峰會”看似熱鬧,但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意識到,實質上名不符實、虛偽至極。

     連日來,美國多家媒體就本國政府舉辦這場“民主峰會”發表評論文章,有媒體認為,“民主峰會”會讓美國重回冷戰時期,並為此付出巨大代價,還有些媒體則質疑此次峰會的實際作用,以及美國在其民主制度經受前所未有的紛爭和矛盾之際,是否有主持“民主峰會”的資格。

     不止是媒體,許多美國專家也持同樣觀點,並指出拜登的“民主峰會”計劃已經不合時宜。他們認為,在今年1月6日發生國會大廈騷亂之後,這峰會就是個過時的想法,面對國內民主倒退以及各種社會頑疾,拜登政府更應該把精力放在解決國內的諸多問題上。

      而對於這場“民主峰會”,中國近期也已在民主問題上多次發出自己有力的聲音。中俄兩國駐美大使此前在美媒發聯合署名文章,共同反對美國即將召開的所謂“民主峰會”。中國外交部也明確表示,美方策劃舉辦的所謂“民主峰會”與民主沒有半點關聯,本質是策動世界分裂,註定沒有前途。

     美國自由派媒體雜誌《國家》(The Nation),當地時間12月8日以《拜登不應利用“民主峰會”引發更多冷戰》為題,發表了篇評論文章。

《國家》雜誌評論文章截圖

     文章指出,在特朗普的錯誤執政之後,美國總統拜登因其“撥亂反正”式的領導而贏得廣泛贊譽,當他今年夏天在康沃爾參加七國集團(G7)領導人峰會、在魯塞爾參加北約峰會以及在日內瓦會見俄羅斯總統普京時,不斷強調“美國回來了”這口號。

      但是,“美國回來了”是為了什麽?拜登的這口號背後的核心是支持北約盟國同俄羅斯展開新的全球對峙,同時也在越來越多的方面同中國對峙。文章認為,目前除了災難性的氣候變化和持續的新冠疫情對人類構成了生存威脅之外,更不祥的是,拜登似乎正在復興冷戰時期的政治。

     《國家》雜誌注意到,隨著“民主峰會”的召開,舊時的冷戰似乎正在重現。今年6月北約峰會最後的公報中,該組織不僅宣稱俄羅斯的“侵略性行動”對歐洲-大西洋的安全構成了威脅,還首次提出中國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和國際政策也是它們的“統性挑戰”。

      對於這場“民主峰會”,中國駐美大使秦剛及俄羅斯駐美大使安東諾夫罕見地在美國《國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雜誌發表了聯合署名文章,他們表示,該“峰會”是冷戰思維的明顯產物,將挑起意識形態對抗和世界分裂,制造新的“分隔線”,與當今世界的發展相矛盾。中國和俄羅斯堅決反對這舉動。

《國家利益》雜誌文章截圖

      文章稱,在黨派分歧日益嚴重的美國,應對中國和俄羅斯構成的“威脅”促成了兩黨達成共識。阿肯色州的右翼共和黨籍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今年2月曾在篇題為《擊敗中國》(Beat China)的報告中狂言,中國是“新的蘇聯”:“美國再次面對著個試圖主宰歐亞大陸、重塑世界秩序的強大對手。”

     因此,諸如科頓之流的美國政客在國內是“逢中必反”,文章指出,盡管拉入中俄形成“冷戰對峙”非常危險,但不幸的是,這卻是美國當權者的最佳選擇——強大的軍工團體將獲得新的重要利益、五角大樓獲得龐大預算和新的武器部署仍毋庸置疑、北約能夠得到全新的“使命”……而在各種政策、協議、開支上爭吵不休的美國兩黨,也能找到所謂的“共識”。

    《國家》雜誌最後用告誡的口吻寫道,重返冷戰的代價是巨大的,同時還會嚴重扭曲美國目前所面臨的真正安全威脅,比如氣候問題,極端天氣對美國人的生命、財產和資源造成了越來越多地傷害,如果沒有中國的合作,這問題無法得到解決。此外,特朗普政府在新冠疫情方面制造的一系列涉華謊言,也加深了針對亞裔美國人的仇恨犯罪,導致美國內部裂痕明顯。

      佛蒙特州民主黨籍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曾發出警告:“主要衝突不是發生在國家之間,而是發生在國家內部。如果民主要獲勝,它不會是在以往那些傳統領域,而是通過證明民主實際上可以為人們提供比其他主義更好的生活質量上。”

     而在近幾日,《華盛頓郵報》也刊發了一系列報道文章和評論文章,聚焦拜登政府的主辦的“民主峰會”。

     其中,篇文章指出,翻看“民主峰會”的參會名單,美國簡直就是在“自我打臉”,按照美方的標準,些完全不符合其標準定義的國家和政府都受邀參加這場會議,裏面無疑充滿了地緣政治上的算計。該報另篇評論文章則直言,若要為“民主峰會”做準備,拜登更應該從自己家裏開始。

《華盛頓郵報》報道截圖

      文章指出,美國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為此次“民主峰會”的與會者列出了項排名,在“全球自由度”得分上,美國得分為83分(滿分100分),比芬蘭、丹麥、愛沙尼亞、烏拉圭、日本和新西蘭等國都差。報告稱:“近年來,其(美國)民主制度受到侵蝕,這反映在選舉中的黨派施壓、刑事司法統的偏見和功能障礙、對移民和尋求庇護者的有害政策以及日益加劇的財富經濟差距。”

     文章還稱,令人感到諷刺和和悲哀的是,共和黨此前就以美國所謂其他國家存在的“不自由方式”行事,試圖破壞選舉制度、限制投票機會、詆毀選舉神聖性以及對暴力視而不見。事實上,美國作為個“領先民主國家”的信譽已經岌岌可危。

    《華盛頓郵報》還寫道,盡管拜登政府正在努力挽回形象,但是就其為峰會所做的準備來看,他們並沒有個明確的目的。

      當地時間12月7日,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也發表了評論文章,題為《拜登的“民主峰會”缺少什麽》。文章作者“吃力不討好”地花了很長篇幅,認真討論了自己對於民主最基礎的看法,全然沒有意識到拜登政府這場“民主峰會”和民主毫無關係,滿是政治操弄。

《外交政策》評論文章截圖

      文章稱,目前無法確認“民主峰會”是否是場空有口號、不產生任何實質內容的“談話盛宴”,並同時認為,美國兩大政黨在總統大選合法性問題上的爭論以及國會大廈暴力事件的發生都破壞了美國的民主形象。

      事實上,這些美媒在多篇文章中所拋出的觀點,些美國人也意識到了。多名美國專家就認為,鑒於當前美國國內局勢,拜登的“民主峰會”計劃已經不合時宜。

    “在2021年1月6日後,‘民主峰會’就變成了個過期的想法。” 前美國駐成都總領事、現任咨詢公司負責人傑夫·穆恩(Jeff Moon)對於拜登政府此時舉辦“民主峰會”並不認同。

     美國南加州大學新聞學院公共外交教授尼古拉斯·卡爾(Nicholas Cull)告訴香港《南華早報》,拜登政府應該做的是通過填補外交職位空缺、而不是召開什麽峰會來加強其全球地位。

      我們不需要(民主)峰會。”耶魯大學法律研究員、前美國務院高級官員蘇珊·桑頓(Susan Thornton)也說,拜登政府需要做的是把精力放在解決國內的諸多問題上。

     在美國接連為所謂“民主峰會”造勢之際,中國在民主問題上發出自己有力的聲音。

     12月2日,在北京舉辦的“中外學者談民主”高端對話會上,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在發言中指出,民主制度不能是“飛來峰”,民主建設不需要“教師爺”。如同世界上找不到兩片完全相同的葉子,“方水土有方民主”,在這個世界上,從來不存在適用於切國家的民主模式,更沒有十全十美、高人等的民主制度。

“中外學者談民主”高端對話會視頻截圖

      他表示,中國是當之無愧的民主國家,個別國家以“民主領袖”自居,召集什麽“民主峰會”,人為把世界各國分成三六九等,貼上“民主”和“非民主”標簽,對各國民主制度說三道四,指手畫腳,這是假民主之名、行反民主之實,對國際社會團結合作沒有任何好處,對世界發展也不會有任何脾益。

     對於這場“民主峰會”,外交部副部長謝鋒表示,個別國家不願正視、不去解決自身存在的嚴重人權問題,卻以人權代言人和法官自居,糾集所謂“民主峰會”,是誰給了它授權?它憑什麽替世界200多個國家和地區作主?這樣的峰會與民主沒有半點關聯,而是赤裸裸的霸權脅迫和虛張聲勢,是轉嫁國內矛盾的幌子,服務地緣政治的工具,是制造新的分裂,挑動意識形態對抗,只會給世界帶來衝突和動蕩。國際社會應該擦亮眼睛,識別並拒絕這種“假冒偽劣產品”。

      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此前也曾表示,美方策劃舉辦的所謂“民主峰會”本質上是打著民主旗號在世界上策動分裂,以意識形態劃線鼓動陣營對抗,試圖對其他主權國家進行美式改造,服務美自身戰略需要。這種做法違背時代潮流,註定沒有前途。


【編輯:胡雪石】

視頻

更 多
中東首個清潔燃煤電站傳來好消息 中國為阿聯酋提供電力
單日新增超9萬 累積確診人數破百萬 台灣疫情怎麼了?
美大學附近又發生槍擊案 一名男子身中14槍幾乎被打成“馬蜂窩”
戛納禁止俄羅斯代表團出席 卻讓澤連斯基在開幕式演講
外交部:台灣問題上違背承諾 必遭歷史懲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