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

多位外國網紅分享中國見聞 卻遭西方抹黑

分享到:
2024-01-09 08:42 | 稿件來源:香港新聞網

【字號:

香港新聞網1月9日電 自稱是“獨立智庫”的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發表了一份關於“外國網紅與中國宣傳體系”的長篇報告,給二十餘位在中國的外國網紅貼上了“服從引導并宣傳主旋律”的標籤,聲稱中國“培養、利用外國網紅”,從而“使其宣傳滲透海外主流媒體”。多位外國博主對該智庫的誹謗深感憤怒,揭批其受美國國務院資助的事實,并講述了在中國做博主的真實體驗,呼籲恢復簡單、真實的民間交流。

郭傑瑞(Jerry Kowal)

當事博主回應:相關司法程序正在進行中

據《環球時報》報道,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l)於2023年11月24日發表了一份報告,題為《外國網紅在中國宣傳體系中的作用》。該報告將一些聚焦中國議題的知名互聯網博主描述為“被中國引導和資助”、宣傳中國“主旋律”并反擊“西方叙事”的宣傳工具,并暗示中國有意培養了這樣一批擁有數百萬、甚至數千萬粉絲的外國網紅。

來自美國的郭傑瑞(Jerry Kowal)是一名千萬級粉絲博主,其視頻內容主要關於介紹美國文化和對比中美差異。後來,隨著他知名度的提升并接受了一些中國媒體的採訪,多家美國媒體紛紛給他貼上了“中國宣傳機器”或“被中國洗腦”的標籤。目前,郭傑瑞已停止更新視頻一年多。

據統計,在ASPI的報告中,郭傑瑞關於中美防疫措施對比的視頻被作為重要案例,其名字在整份報告中被提及至少12次。報告詳細“人肉”了郭傑瑞的成長經歷,并聲稱正是因為其在新冠疫情期間對西方防疫政策持批評態度才讓他在中國互聯網上大受歡迎。

2023年12月6日,郭傑瑞向美國國務院發出一封公開信,指控ASPI利用美國資金不公正地攻擊在中國的美國公民。郭傑瑞在信中寫道:“ASPI的報告可能會影響美國國內輿論。我想知道,ASPI如此抹黑在美國和中國社交媒體上擁有大量訂閱者的美國公民,國務院在資助這家智庫時是否考慮了這一問題?”郭傑瑞要求美國國務院停止對ASPI的資助,并表示:“與ASPI的繼續合作可能會讓美國的價值觀變得混亂,并對外交工作非常不利。”

郭傑瑞表示,目前他正針對此事在多個國家對當事方發起訴訟,但由於司法程序還在進行中,他未能透露更多細節。在短暫的交流中,郭傑瑞表現出了對美國政府和這份報告極大的失望。

供職於《上海日報》的新西蘭媒體人安柏然(Andy Boreham)是在ASPI報告中被重點調查和攻擊的另一位視頻博主。他回憶道:“我第一次聽說這份報告,是當時一位英國《金融時報》記者請我對此發表評論。我告訴他我沒讀過那篇報告,甚至不知道是誰寫的,因此我很難公正地發表評論。我問他可否把報告發給我一份,但他告訴我不能,因為報告還沒有發表。我又問他,讓我評論一份我沒有讀過的報告是否不太公平,他沒有回答我。”

安柏然(Andy Boreham)

美國的全球接觸中心是“黑報告”的“金主”?

在安柏然看來,ASPI將外籍博主描繪成中國的宣傳機器“實在可笑”,因為正是ASPI這樣的機構才是收了美國國務院的錢并不斷炮製對華虛假報道的輿論戰玩家。他說:“我認為這份報告是又一場由極右翼團體和軍工複合體資助的無知且煽動恐懼的輿論戰的縮影。”

據《環球時報》調查,ASPI作為澳大利亞國防政策智囊團,除了享受國防部撥款外,其背後還有美國洛克希德·馬丁、法國泰雷茲這樣的大軍火商“金主”,甚至美國國務院也曾給該機構撥款45萬美元,專門用於監視澳大利亞高等學府與中國研究機構的合作,污衊、詆毀相關學者及其學術成果。2020年,澳大利亞獨立記者魯本斯坦在調查中發現,美國國務院曾在2018年至2019年通過下設的“戰爭與和平報告研究所”給ASPI提供了近10萬美元的經費,而這筆錢并沒有被ASPI如實報告。

長期以來,這家機構曾多次“碰瓷”中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表示,這家所謂的“智庫”長期服務於其背後“金主”的利益,炮製了大量涉華謊言謠言和虛假信息,其觀點和線索缺乏基本的事實依據,完全違背學術研究應有的職業道德操守,早已名譽掃地。

事實上,ASPI在澳大利亞國內的名聲也不佳,澳前駐華大使芮捷銳將該智庫稱為“澳大利亞‘中國威脅論’的總設計師”,前外長鮑勃·卡爾更直言該機構秉承的是“一邊倒的親美世界觀”。

安柏然指出,ASPI的報告最初註明了是由美國國務院全球接觸中心資助編寫的,但ASPI當晚删除了這部分內容,而他保留了最初版本報告的截圖。

那麼全球接觸中心又是什麼來頭?美國國務院官網信息顯示,全球接觸中心的前身是2011年設立的戰略反恐通信中心,於2016年更名。分析人士稱,從特朗普時代起,該機構不再以反恐作為任務重心,而將其職責擴展到應對來自俄羅斯、中國等美國“對手”的宣傳行動,該機構也是美國發動輿論認知戰的重要平台。

一直以來都有批評稱,全球接觸中心將政府視為“真相仲裁者”,可能導致白宮不認可的叙事被邊緣化。2023年2月,特斯拉首席執行官馬斯克稱全球接觸中心是個“不知名的機構”,并將其描述為“美國政府審查和媒體操縱中最大的罪犯”和“對民主的威脅”。

澳大利亞政治評論家、前外交官布魯斯·黑格曾向《環球時報》表示,ASPI的部分資金來自美國武器製造商以及美國政府通過大使館提供的資助。他稱,澳大利亞緊隨美國政府,深受美國機構和企業的影響。

安柏然說:“根據ASPI的想象,我們在中國的生活非常可怕、壓抑和醜陋,而我們忍受這一切只是因為收了中國的錢……通過欺騙民眾,美國國務院、武器製造商等能向被騙的人出售武器,從而賺一大筆錢。”

外交學院國際關係研究所教授李海東表示,美國政府和相關機構這麼做的用意是想通過美國自身在國際輿論中的優勢地位,把美國編造的關於中國的叙事傳播給世界,從而散播一個扭曲、但合乎美國政治精英需求的中國的形象。美國反對和打擊客觀、平衡、理性的中國相關叙事在美國國內以及國際領域中得到廣泛傳播和接受。換言之,美國政府將話語權和傳播力當作美國對華全方位地緣政治競爭中的武器使用,可以說這是美國對華認知戰的一個重要構成部分。

“扣帽子”“禁聲”“每年撥款3億”,西方反華勢力手段很多

郭傑瑞和安柏然并不是西方虛假報道的第一批受害者。英國前媒體人巴里(Barrie VVeiss,中文名白矛)也是活躍在中國社交媒體上的一名網紅。巴里2014年來到中國生活,開始了他向世界分享中國見聞、同時向中國網友解釋西方國情的歷程。為打破中國和西方之間的信息藩籬,他還專門創建了一個名為“靠譜中國”(Best China Info)的英文網站。然而,當巴里2021年發佈視頻揭露西方媒體如何對中國進行造謠後,其賬號便被凍結,英國廣播公司(BBC)還曾撰文抹黑他是“中國虛假信息戰驅動的網紅”。

“這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巴里說,“後來我用兩個視頻回應了BBC的報道。我在視頻中揭露了BBC在那次採訪中的套路:他們給我發了電子郵件,問了我一系列問題,用他們的話來說,那是為了給我‘答辯的權利’。我很完整地回答了他們的問題,但他們沒有刊登我的任何回答。反倒扭曲事實,對我進行進一步抹黑。”

中國軍事專家宋忠平指出,西方反華智庫、媒體及政客詆毀友華外國人的手段很多。一方面,他們會不斷抹黑說真話的人,給這些人“扣帽子”;另一方面,他們還會剝奪這些人的話語權,甚至要求其他媒體、平台不能給這些人發聲的機會。

2021年4月,美國國會參議院外委會通過“2021年戰略競爭法案”。該法案提議,從2022至2026財年每年撥款3億美元用於對抗“中國的全球影響力”。由此,美國對華輿論戰的手段露出了“冰山一角”。與此同時,美國一些所謂“學術機構”也加入進來,形成一條生產、傳播虛假信息的產業鏈。

美國獨立新聞網站“美國展望”報道稱,美國眾議院2022年2月通過的“美國競爭法案”是參議院2021年6月通過的更強硬的“2021年美國創新和競爭法案”的對應版本,兩個法案均包含撥款“促進關於中國的負面報道”的條款。眾議院的法案規定為負責“外宣”、聲名狼藉的美國國際媒體署及培訓外國記者的當地媒體項目撥款,用於為海外受眾製作“批評中國的新聞報道”。而參議院的法案則旨在“排擠中國在發展中國家的投資”,并鼓勵批評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報道。

歐洲學者揚·奧伯格曾稱此類行為“完全破壞了西方對自由媒體、言論自由和公正報道不同立場的自豪感”。宋忠平也表示,有一些外國人士哪怕說的是真話、實話、公正客觀的話,在美國國內都是不被允許的,這也體現出美國所謂“言論自由”是多麼虛偽。

“我願意親自帶他們參觀”

安柏然表示:“各國的年輕網紅們在中國度過美好時光并希望與世界分享是完全合情合理的,現在的年輕人就是這樣的。ASPI試圖欺騙澳大利亞人,讓他們相信任何說中國好話的人都是被收買了,這只能說明他們對中國的了解太少了。”

由於個別反華智庫的所作所為,一些中外之間正當合理的民間交流都被政治化、污名化,被冠以“中國滲透宣傳”等莫須有的罪名,對此,我們該如何應對?

宋忠平認為,一方面,針對外國某些智庫對我們部分問題的疑問,我們可以大大方方讓這些問題透明化,讓謠言止於智者。同時,也應當歡迎國外人士經常來中國看看,事實勝於雄辯。另一方面,我們歡迎更多客觀公正的國外人士來中國實地考察,“說一些公道話”。同時,國內一些智庫或相關部門也可以多在海外發聲,對國外民眾關注的問題及時進行答疑解惑,讓他們明白我們的認真公正。最後,我們也需要國內外民間人士共同把正義、公道的聲音發出去,下功夫多說“接地氣”的話,對國際輿論走向產生積極影響。

安柏然認為,對於像自己一樣在網絡上有影響力的人來說,堅持發聲十分重要,他也呼籲更多西方民眾和智庫團隊成員能來中國看看:“他們應該來親眼看看這個地方是多麼充滿活力、有趣和令人興奮,我相信他們會學到很多,我願意親自帶他們參觀!”  (完)

【編輯:李雪萍】

視頻

更 多
全球500位反貪專家齊聚香港:ICAC在反腐機構中廣為人知
香港科大校長葉玉如:現在是創科的黃金時代
發展新質生產力能做什麼?科大校長葉玉如:香港可主攻這兩個領域
【通講壇】總統及外長突然遇難 伊朗政局會大震盪嗎?
伊朗總統遇難 事故還是與謀殺有關?
美國號稱是“民主國家” 為什麼不要“Beautiful Skyline”
在香港寫詩很難?文學大師課在這里開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