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評論 ->來論

【來論】屠海鳴:打通“最後一公里” 鞏固“治的基礎“

分享到:
2023-04-19 20:13 | 稿件來源:香港新聞網

【字號:

十三屆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夏寶龍在香港考察6天,昨天(18日)結束了在香港的行程。在港期間,夏寶龍出席了香港特區“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2023”開幕典禮並致辭,分別會見了行政長官李家超及政府管治團隊、部分特區全國人大代表及全國政協委員、司法法律界人士、工商界人士、科技界人士、立法會議員等,並深入學校、社區,與香港各界代表人士和市民進行了廣泛、深入、全方位的交流,還考察了“北部都會區”。夏寶龍考察時間之久、接觸範圍之廣、會見人數之多、收集意見的層次之豐富,為中央歷屆主管港澳工作的領導之最。

夏寶龍之所以進行如此全面的考察,因為他此行是要打通“香港治理”的“最後一公里”,推進“香港治理”再上新台階。

那麼,“香港治理”還有哪些“最後一公里”問題呢?從夏寶龍考察的重點,以及香港各界代表人士的反應,可以看出一二。

23條立法 “兩權”無縫銜接

夏寶龍在國安教育日致辭中,直言不諱地指出:“現在香港社會看似平靜,實則暗流湧動,亂的根源尚未根除,治的基礎尚需鞏固。大家需要時刻警惕街頭暴力捲土重來、警惕‘軟對抗’暗中作亂、警惕海外亂港活動倒灌香港。”

這段話分量很重,令人有醍醐灌頂之感。“3個警惕”並非空穴來風,而是有事實支撑,例如近來香港警方恢復了對集會遊行的審批,卻有一項集會遊行因主辦方發現有人準備趁機搞事而主動撤銷;又例如有人以商業廣告的方式,表達對支持“黑暴”的立場;再如境外反華勢力對圍堵、抹黑中國的頻次愈來愈密集、強度愈來愈大,一旦有可乘之機,“倒灌”極有可能。

面對“暗流湧動”的局面,香港必須繼續完善法律體系,特別是履行23條立法的憲制責任。《香港國安法》體現了中央的全面管治權,按照《基本法》23條的要求,香港自行制定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則體現了香港的高度自治權;圍繞“維護國家安全”這一主題,中央和香港特區都有法律,這才可以達到“兩權”無縫銜接的效果。

夏寶龍此次來港考察,本港輿論普遍關注他會對23條立法提出哪些要求。行政長官李家超回應媒體時表示,有關情況不便透露,夏寶龍會見司法法律界人士的細節也暫時未見透露。

但在今年1月13日“保證香港國安法準確實施”專題研討會上,夏寶龍在致辭中曾經表示:“我注意到,李家超行政長官在第一份施政報告中強調‘增強憂患意識,建立底綫思維,確保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工作持久進行’、特區政府‘會進一步健全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包括推進《基本法》第23條立法準備工作’等。希望行政長官和特區國安委充分履行自己的法定職責,正確行使自己的法定職權,不斷推動香港國安法落地落實。”

綜合這些情況來分析,“23條立法”的進度會加快,這是打通“最後一公里”的重中之重。

夏寶龍十分看重與香港地區人士見面,他來港視察的第二天一早,就約了10多位地區人士,邊喝港式早茶,邊交流交談。夏寶龍指出,地區人士是特區政府重要夥伴,“如同身體一般”,不存在對立,地區人士需協助政府推動政策;好好緊貼民情民意,不論好壞內容,都需要將意見反映政府;用心做好服務,一同努力令社會保持和諧穩定。

夏寶龍雖然沒有提及區議會,但從他對地區人士工作性質的定位可以看出,他希望地區人士“去政治化”、“增服務化”,這也暗含了對區議會目前架構和運作狀況的不滿。

推動區議會改革 勢在必行

現屆區議會任期將於今年年底完結,今年2月,夏寶龍曾在深圳會見有關香港社會人士,聽取特區政府有關近期施政及開展區議會等地方行政檢討情況的滙報,說明他一直關心香港區議會改革的問題。

香港中通社資料圖

《香港基本法》第97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可設立非政權性的區域組織,接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就有關地區管理和其他事務的諮詢,或負責提供文化、康樂、環境衞生等服務。”而根據《基本法》第98條規定:“區域組織的職權和組成方法由法律規定。”據此,後來香港制定了《區議會條例》,但條例沒有界定區議會的性質,從該條例規定的職能看,區議會並不具有現代議會最重要的兩項權力:立法和審批政府公共開支的權力。

然而,自2014年非法“佔中”始,在反中亂港勢力的操弄下,區議會愈來愈跑偏走樣,逐漸變成了企圖顛覆政權、對抗中央的平台,也成為香港的主要亂源。特別是2019年11月24日的第6屆區議會選舉中,大批愛國愛港人士受到暴力威脅、恫嚇,在暴力裹挾下,區議會的大部分席位被別有用心之人佔據;當選後的許多區議員根本無心服務社區,熱衷“政治運動”,區議會的功能嚴重扭曲,成為香港基層治理中的一個巨大漏洞、一條巨大裂縫,已經到了非改革不可之時!

改革區議會制度,是基層治理的題中要義,有利於促進良政善治。區議會作為“非政權性的區域組織”,接受特區政府的諮詢,為基層居民提供文化、康樂、環境衞生等服務,就可以發揮“連接器”的作用。此外,新一屆特區政府成立了18區關愛隊,關愛隊與區議會相互配合,必能為市民提供更優質的服務。

就在夏寶龍來港考察的前幾天,由100多人組成的香港首個教師學習團前往廣州學習;本月初,一批批香港學生到廣州交流學習,今年4至8月共有4.5萬名香港學生赴內地考察學習,這是本港實施公民與社會發展科教育改革後的新氣象。按要求,全港高中生至少要到內地考察一次,促使學生了解內地,培養國家觀念。

教育界社會組織 須正本清源

教育界是“修例風波”的重災區,也是香港治理“打通最後一公里”的重點區域。夏寶龍非常關注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工作,他多次指出,香港教育界需要做的基礎性工作還很多。

例如在“修例風波”中,“黃師”誤人子弟的例子層出不窮,對於利用3尺講台鼓吹“反中亂港”的“黃師”,教育局應該規管,學校也應規管,教育局應該修訂完善教師資格制度,學校應修訂完善校規。

又例如在“修例風波”中,不少大學的校園內,有人公開宣揚“港獨”立場,挑戰“一國”原則。那麼,“港獨”是不是一個可以公開討論和宣揚的話題?顯然不是!因為違反了基本法和國安法;但是,本港大學的校規裏,對此作出禁止性的規定了嗎?如果沒有這樣的規定,今後“港獨”言論還有可能氾濫成災,“港獨”活動還可能死灰復燃。

夏寶龍還多次強調,不僅僅是香港教育界,本港的社會組織非常發達,每個組織都有自己的綱領、章程,這些綱領和章程有沒有與基本法和國安法相悖的條款?是不是應該系統地清理一下?

“小規矩”服從“大規矩” 維護國安

基本法和國安法是香港的“大規矩”,各個領域、各個社會組織的管理規則是“小規矩”,“小規矩”必須服從“大規矩”,才能有效維護國家安全,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夏寶龍提醒:“亂的根源尚未根除,治的基礎尚需鞏固。”也就是說,香港在“立規矩”方面做得還很不夠,只有把這些基礎性工作做好了,形成了“小規矩”與“大規矩”有效銜接的機制,才能說香港“治的基礎牢固了”。

夏寶龍長期在基層工作,擔任過不少地方的“一把手”,從政經驗十分豐富,尤其對基層治理非常熟悉。他深諳香港治理打通“最後一公里”的重要性,在多個座談會上調研講話時,都指出了完善、優化、升級香港治理的目標、措施和要求。可以預測,夏寶龍此次香港之行後,打通香港治理“最後一公里”的進度必定會加快。

(撰文 : 屠海鳴 全國政協港澳台僑委員會副主任、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暨南大學“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長、客座教授)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編輯:李泺】

視頻

更 多
第22屆海峽青年論壇廈門召開 台灣青年們如約而至
民進黨因胡歌“精神分裂”?台灣青年:本質是內心太自卑
“從家出發再回家” !兩岸青年組棒球隊盼做“兩岸融合的總冠軍”
第十六屆海峽論壇即將舉行 7000台胞跨海而來
議會改革鬧得沸沸揚揚 44次散會卻一點不講?台灣學者:這是是非不分 國民黨該出來努力一下了
台青:民進黨騙了台灣民眾很多年 我們根本沒得選
第十六屆海峽論壇|連勝文:《慶餘年》裡這句話令我印象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