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評論 ->論壇

美國推動對俄油限價 可行嗎?

分享到:
2022-07-15 20:21 | 稿件來源:香港中通社

【字號:

香港中通社7月15日電(香港中通社記者 王豐鈴)G20財長會正式會議15日在巴厘島舉行,耶倫在會前發表講話稱,美國通脹“高得無法接受”,而抗擊通脹的“最有力工具之一”是對俄羅斯石油進口限價。耶倫的“工具”是否管用?受訪經濟學家指,控制俄油價無法降低美國通脹,也難獲其他產油國支持,最終或導致美國國內石油短缺引發動蕩,該計劃注定失敗。

2022年5月10日,一名車主在美國加州米爾布雷的一家加油站為汽車加油。新華社圖片

20國集團(G20)財長會議15日在印尼登場。東道主印尼表示,希望各國一同找到創造性的解決方案,來克服低收入國家債務危機、全球通貨膨脹和俄烏戰爭的“三重威脅”。

美國財政部長耶倫則提前一天在記者會上宣佈美方的“解決方案”。耶倫表示,白宮正在採取措施,包括動用戰略石油儲備和努力對俄羅斯石油實施價格上限。至於這麼做的原因,一是美國的通脹率仍然“高得不可接受”,降低通脹率是拜登政府的首要任務,對俄羅斯石油售價設置上限是抑制通脹最有力的工具之一;二是必須切斷俄羅斯從原油銷售中獲得的利潤,“將讓普京無法為其戰爭機器獲得所需的收入。”

抑制通脹為何要對俄油限價?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余渺傑教授15日在接受香港中通社記者採訪時分析,近期美國通脹嚴峻,消費物價指數飆升,民眾已無法忍受,美國政府和美聯儲經受巨大壓力。他們認為,石油屬於基礎原材料,是不少下遊產業賴以生產最主要原材料之一,若能拉低石油價格,便能降低生產成本,從而降低消費物價指數。

余渺傑續指,俄羅斯盡管並非產油最多的國家,但在俄烏衝突下,主要靠銷售石油等原料來保證國際貿易收入。美國希望通過限制油價,既不降低從俄羅斯的進口量,又使俄羅斯收入下降,無法為其國內經濟發展及俄烏戰爭融資。

事實上,美國財政部近期一直在推動對俄石油採取限價的政策,但到目前為止,進展極為有限。美國實施限價的方法是與金融制裁掛鉤,要求俄羅斯同意油價降至低於歐美設定的價格,才能獲得國際借貸機構、船運公司和保險公司的石油運輸及交易服務。美國給俄羅斯的禁令留出這一“豁免”,坐等俄方答應。

對此,余渺傑直言,美國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該計劃注定失敗。因為控制俄油價不可能令美國通脹下降,俄油價下降後,向美國等國的石油供給就會下降,而美國依賴汽車、對石油需求大,除非能從其他國家獲得替代品,否則美國消費者必然要承受供不應求和配額限制,這反而引發更多社會問題,甚至出現動蕩。

當記者問及每桶40美元是否是俄羅斯石油的恰當上限價格時,耶倫說還未做出決定,但他們希望制定一個能激勵俄羅斯生產的油價水平。但外界質疑,所謂的上限價格實際很難制定,每桶40美元的價格上限也不合理。

余渺傑認為,40美元非常不合理,美國經濟較好時油價曾每桶高達100美元,如今若價格攔腰砍斷,對產油國將形成巨大負面衝擊,不僅會惡化與俄羅斯的關係,也無法獲得中東產油國的支持。

美國在試圖說服其他產油國增產的同時,也在遊說各石油進口國對俄石油壓價。近日美國總統拜登又親赴中東,試圖說服沙特阿拉伯等海灣國家大幅提高石油產量,以壓低全球油價。另據《華爾街日報》近日報道指,中國和印度是耶倫推進對俄油限價的兩個重要目標,因為兩國都從俄羅斯進口大量石油,並且未加入西方對俄制裁。報道指,耶倫上周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通電話,試圖說服中國對俄羅斯石油限價。

世界主要產油國有可能增產嗎?余渺傑分析認為,中東各產油國當前經濟低迷,從其國家利益來看,無動力主動增產降低油價。

至於中印會否支持對俄油限價,余渺傑指,中國一向強調公平公正原則,不會允許一國對另一國打壓,此外,俄石油價格的高低應由世界經濟體的需求、俄石油的供給兩方面來決定,而非由一國霸道的人為限價決定。至於另一俄石油進口大國印度,則取決於其本國的考慮及與美國的關係。“石油是經濟上生產生活的必需品,缺乏需求彈性,若其他國家不配合,美國對俄施加的單方面制裁只會殺敵一千自損一千兩百。”

俄羅斯副外長里亞布科夫近日表示,為俄羅斯石油設定價格上限的計劃注定不會得逞,莫斯科將找到賺取收入的方法。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指出,西方試圖限制油價不會導致油價走低,反而會推動油價上漲。

余渺傑指出,透過石油輸出,俄羅斯已獲得大量外匯,成為其當前經濟困難下主要的收入來源。即使俄羅斯不行動,美國計劃也會失敗。另外,俄羅斯也可“以牙還牙”反制裁,不供給美國石油,這對於當前面臨經濟增速下滑、或現滯脹壓力的美國來說,將帶來明顯的負面影響。


【編輯:馬華】

視頻

更 多
萬水千山總是情:記錄習主席與老百姓的故事
國慶音樂會大合唱 香港市民:我要對國家說聲謝謝
巨型花果籃亮相天安門 繁花錦簇 祝福祖國
迎國慶 和義工一起走進社區探訪獨居老人
對話港大醫學院院長:解決“看病難”問題還需這幾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