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頭條

香港故事|離別半世紀 難忘李小龍

分享到:
2023-11-19 11:18 | 稿件來源:《美華》雜誌

【字號:

香港新聞網11月19日電(作者 黃璇)  怎樣去詮釋“李小龍”這位經典人物,彷佛並不是一個難題。一切既有的標誌性元素舉目皆是:銳利凌厲的眼神,氣勢奪人的叫喊聲,鋼條型的身軀,旋風式的踢腿,快速的寸勁拳,黃色連身衣,雙節棍……一個極具獨特個人氣質的鮮明形象已不言而喻。

我們暫且擱置他這件外衣,再往深一層探究,就又必然領悟到“李小龍”這個華人名字的滲透層面是跨地域、跨時代、跨界別的。在全世界,只要有中國人的地方,“李小龍”的名字無人不識;在全球各地,只要提起“Chinese Kung Fu”,人人皆知。中國功夫於國際上,在李小龍之前是寂寂無名的,但在他之後街知巷聞,這足見好萊塢的巨大影響力,以及李小龍的聰明之處——以幾部電影,將中國武術提升到空手道、跆拳道的國際認知水平。

李小龍在美國舊金山(港澳稱三藩市)出生,在香港長大,然後返美求學、工作,再回流香港,創一番事業。他拒絕讓外國人看不起中國人,用功夫展現中華文化自信,成為全球知名度最高的華人武術家和影視明星。1973年,他在香港猝然離世,終結其只有32歲的一生。

李小龍的人生,雖短暫卻豐富!

(香港新聞網製圖)

【延伸閱讀】

走進彩虹下的彩虹邨

彩虹邨的“重生”

“李小龍——經典永續”展出一系列以李小龍為題的流行文化珍藏。(香港中通社記者 許其皓攝)

跨越時間地域階層

今年7月20日是李小龍逝世50周年紀念日,離世至今50年,李小龍聲名不減,對世界的影響沒有因其離世而消失。在流行音樂、新興運動、動漫、電子遊戲和廣告等方面,均產生了不同的效應。為紀念這位傳奇華人功夫巨星逝世50周年,香港文化博物館現正於館內一樓舉辦“李小龍——經典永續”快閃展覽,展出一系列以李小龍為題的流行文化珍藏,展期至12月4日。此展覽展出的20組展品,體現李小龍藝術影響力及其思想,多年來如何被廣傳、轉化、再現,見諸於各種流行文化載體如電影、漫畫書、動漫、模型等。

香港文化博物館總館長林國輝表示,李小龍於上世紀70年代帶起全球功夫熱潮,當時年輕人會收藏貼紙、海報,穿著李小龍T恤和模仿他的髮型,期望自己“像他一樣自信、功夫(打得)一樣好”。而這次李小龍逝世50周年紀念活動,博物館希望透過這些流行文化的產品,讓大眾了解李小龍對香港、甚至整個亞洲流行文化的影響,亦可從他的格言中認識功夫以外的哲學思想及人生態度。

位於香港文化博物館入口的李小龍銅像。(香港中通社記者 許其皓攝

“李小龍——經典永續”展覽中,一尊等比例李小龍硅膠半身像,由收藏家吳文皓提供,位於展區中央位置,很是顯眼。1:1半身像身穿李小龍《死亡遊戲》中經典黃色戰衣,後方背景牆上的語句反映李小龍對武藝人生的追求。該展覽還展出了不少李小龍的紀念郵票,以凸顯其對流行文化,特別是郵票發展的影響。

1:1半身像身穿李小龍《死亡遊戲》中經典黃色戰衣,背景牆上的語句反映李小龍對武藝人生的追求。(香港中通社記者 許其皓攝

讓李小龍真誠表達自我

然而,要忠實呈現李小龍,最好的方法還是讓他自己“告訴”我們吧!觀賞“李小龍——經典永續”展覽尚未盡興的觀眾,可移步至文化博物館二樓欣賞“平凡·不平凡——李小龍”常設展覽。二樓的這個展覽,與一樓有所區分;二樓的展品更為豐富,多數由美國李小龍基金會(Bruce Lee Foundation)贊助或捐贈予博物館。

“平凡·不平凡——李小龍”常設展覽,展品多數由李小龍基金會提供。香港中通社記者 許其皓攝

參觀二樓展覽前,讓我們嘗試放下對他既有的印象,清空我們的思緒,讓思維如水一般沒有束縛,徐徐流注到他生命中的某一個時間焦點、某一個空間定格,讓他的一言、一語、一字、一物,真誠地表達他自己。

其實早在2013年,李小龍逝世40周年之時,香港文化博物館首度與李小龍基金會合作,舉辦“武·藝·人生——李小龍”主題展覽,回顧他的傳奇一生,廣受大眾歡迎;據統計,從2013年開幕至2020年下旬,累計參觀人次超過370萬。這裡,一度成為一眾“龍迷”緬懷偶像的“打卡”之地。

李小龍與葉問合照。香港中通社記者 許其皓攝

2020年底,文化博物館與李小龍基金會達成共識,為展覽進行更新工程,並將李小龍的傳奇在香港文化博物館延續至2026年。現正舉行的“平凡·不平凡——李小龍”,可算是“武·藝·人生——李小龍”的2.0版本,更細緻地描繪出李小龍巨星形象背後的人生哲學和心路歷程。

2013年的展覽主要透過電影、武術及文字三方面來回顧李小龍的一生。在這個基礎上,博物館的策展團隊構思更新展覽內容,並深入研究李小龍的生平事跡。李小龍基金會為文化博物館的展覽提供了不少個人物品,展現李小龍鮮為人知的一面,其中包括印證李小龍醉心於電影編劇的《死亡遊戲》塔頂決戰鏡頭處理手稿、他親書闡釋“截拳道”的中文手稿,以及致妻子蓮達(Linda Lee Cadwell)的家書等,一字一句、一紙一頁地拼湊出李小龍的理念與心路歷程。不得不提的是,當年因李小龍工作忙碌而擱置的電影《無音蕭》從未曝光的劇本也在這個展覽展出。

李小龍為《死亡遊戲》編排動作場面的筆記。香港中通社記者 許其皓攝

李小龍的影藝歷程

李小龍自出娘胎便與電影結下不解之緣,其父親李海泉當年為粵劇四大名丑之一,母親何愛瑜為香港富商何東爵士胞弟何甘棠之女。位於香港半山衛城道上的“甘棠第”,是上世紀初本港首屈一指的名門大宅,如今已被特區政府列為古跡保護,並辟作孫中山紀念館。

何愛瑜出身名門世家,但李海泉出身寒微。當年香港藝人到海外演出(俗稱“走埠”),特別是前往美加演粵劇大戲,是一條可觀的財路。1939年12月,李海泉帶同妻子隨劇團到達美國舊金山作粵劇巡迴表演,次年11月27日,李小龍在舊金山東華醫院出生。李小龍的原名李振藩,取“威振三藩市”之意。根據李氏夫婦為兒子申請美國公民出埠回國證書時的口供,李小龍的英文名Bruce是接生醫生提議的。

李小龍在《金門女》中“反串”飾演一名女嬰。(資料圖片)

1941年,由於李海泉與正在舊金山開拍粵語片《金門女》的名導演關文清感情甚篤,而片中需要一個出生不久的嬰兒參與演出,李海泉義不容辭“借出”僅3個月大的兒子,造就了李小龍第一次參與電影的機緣。有意思的是,李小龍在《金門女》中“反串”飾演一名女嬰,他也因此成為了世界電影史上最年輕的反串演員。

李小龍首次以主角身份演出的電影是1950年的《細路祥》。“細路仔”是非常地道的廣府話,即是“小孩子”之意,電影改編自袁步雲的同名漫畫。細路祥是一個由好變壞,再由壞變好的孤兒。“李小龍”這個藝名,便是袁步雲提議的。

李小龍首次以主角身份演出的電影是1950年的《細路祥》。(資料圖片)

1970年代初,李小龍的演藝事業漸見起色。除在幕前演出外,他也曾為好萊塢電影擔任動作指導。在與美國華納兄弟公司合製的《龍爭虎鬥》及遺作《死亡遊戲》中,他亦得償所願,透過電影向國際舞台展示了他的武術哲學,成為功夫電影闡釋武術思想的經典。其實,李小龍在1971年返港前夕曾立下豪願,要成為美國最著名的東方人電影明星,現在看來,早成定案。毫無疑問,他的一生都在演戲,由幾個月大到逝世前夕,真的是戲夢人生。

《龍爭虎鬥》劇照。(資料圖片)

鐵骨柔情李小龍

有人說,戲劇是夜間文學。如果這樣的話,那麼書信就是文學創作者在夜間思考的產物。在夜深人靜的時候,膚淺被深思取代,瑣事被靜寂阻隔,人的欲望和真實的自我,在星空下得到釋放。

李小龍在泰國巴衝拍攝《唐山大兄》時寫給妻子蓮達的家書。(香港中通社記者 許其皓攝)

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年,李小龍都是習慣通過寫信來表達思想和情感。重視家人的他,到外地工作經常寫信回家,展覽中,也展出多封寫給妻子的家書。這些信件在現在看來,成為了觀者的一種“福氣”!在電影中,李小龍通過武術表達自我,而這些信件收錄的那些沒有被收錄的話,成為他真誠表達的另一件藝術品。

李小龍全家福。(圖片:李小龍基金會/李香凝

“Walk On!”

在李小龍基金會的所有珍藏中,有一件是李小龍女兒李香凝(Shannon Lee)尤為鐘愛的:“在父親的遺物當中,我最珍愛的物品之一是寫上‘Walk On’的卡片和座枱。這是他背部嚴重受傷時用於鼓勵並提醒自己,每天需要集中精力和意志,繼續向前走,一直不斷向前。我真的很喜歡那張卡片,看到會深受啟發。”

李小龍的“Walk On!”格言照片。(香港中通社記者 許其皓攝)

1970年,李小龍因腰椎受傷需臥床半年,當時醫生更斷言他以後不能再習武。但他並沒有因此一蹶不振,憑著“Walk On”(堅毅前行)的信念,以堅定意志和超越自我的精神,重新操練體能,克服傷患。正如他創作的詩歌,“Walk on and see a new view, walk on and see the birds fly.”(堅毅前行便能看到新的風景,堅毅前行便能看到鳥兒飛翔。)

李小龍是改變西方人對中國“東亞病夫”和“低劣人種”印象的第一人,要以三言兩語詮釋其一生可謂非常困難。李小龍已經離開我們50年之久,但是對於崇拜和喜愛他的人來說,他永遠活在我們心中,就像李小龍在一首詩裡寫的那樣:“說了很多,卻沒有道出,心底最由衷的感覺。離別會很久,但只需記住,我會永遠牽掛著你。”

對於忘不了李小龍的“龍迷”來說,參觀香港文化博物館這兩場展覽,何嘗不是對他的最好回憶。

本文原刊於《美華》雜誌2023年9月第三期,詳情請瀏覽《美華》雜誌官網www.meihuamag.com

【編輯:黃璇】

視頻

更 多
全球500位反貪專家齊聚香港:ICAC在反腐機構中廣為人知
香港科大校長葉玉如:現在是創科的黃金時代
發展新質生產力能做什麼?科大校長葉玉如:香港可主攻這兩個領域
【通講壇】總統及外長突然遇難 伊朗政局會大震盪嗎?
伊朗總統遇難 事故還是與謀殺有關?
美國號稱是“民主國家” 為什麼不要“Beautiful Skyline”
在香港寫詩很難?文學大師課在這里開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