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評論 ->來論

【來論】屠海鳴:改革區議會為徹底消除特區政權風險

分享到:
2023-04-26 10:36 | 稿件來源:香港新聞網

【字號:

香港新聞網4月26日電 第六屆區議會任期於今年底完結。昨日,行政長官李家超在出席行政會議前表示,地方行政檢討已進入尾聲,區議會作為地區行政和諮詢的重要部分,值得保留,今次檢討要令區議會“去政治化”,不會准許區議會成為“港獨”平台。

李家超表示,今次檢討將國家安全放在首位,全面準確、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方針,確保憲法和基本法規定的制度有效及持久落實,亦要全面落實“愛國者治港”原則,並充分體現行政主導。

hk_c_image.png

香港國安法和新選舉制度實施後,香港社會大局穩定,但不可否認,香港的基層治理還有很多漏洞,打通香港治理的“最後一公里”是一個重大而緊迫的課題。以區議會換屆選舉為契機,令區議會回歸基本法訂明的定位和職能,徹底消除特區政權風險,這是當下香港治理最重要的課題和全面完善“愛國者治港”的當務之急!

區議會成亂港“柱腳”不得人心

回歸之初,區議會並不“熱門”,隨着香港民主政制發展的推進,立法會的部分議員可從區議會議員中產生,令區議會變得炙手可熱。一些參與非法“佔中”的反中亂港分子,在2015年區議會選舉中搖身一變成為議員。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中,有幾名“港獨”分子當選,當中包括梁頌恆和游蕙禎,兩人在就職的宣誓儀式上,公然宣揚“港獨”。由此可見,區議會把關不嚴,制度、提名、選舉中的一個個漏洞,成了為香港立法會輸送“港獨”分子的平台。

2019年第六屆區議會選舉舉行。戴耀廷拋出“風雲計劃”,企圖通過控制區議會,增加立法會議員當中反中亂港分子的佔比,最終控制立法會,逼迫行政長官下台,達到顛覆特區政權的目的。戴耀廷的計劃差一點就得逞了!反中亂港勢力佔據近八成議席。這些當選的議員,根本沒有心思服務社區居民,而是聯合起來對抗中央、對抗特區政府,令區議會的性質完全變味,市民期盼解決的事情根本無人問津。以“11·24”區議會選舉為標誌,香港基層治理體系基本淪陷,區議會成為阻撓政府施政、妄圖顛覆政權的表演舞台,為香港治理拉響了警報。區議會的變異、失控、風險,完全不得人心;區議會選舉漏洞之大,已經到了非改不可、迫在眉睫、刻不容緩的地步!

區議會半癱瘓有礙基層治理

2020年7月1日,香港國安法實施。區議會議員必須宣誓效忠,也就意味着必須遵從“一國”原則。這對於那些死心塌地要搞“港獨”的人來說,無異於要其性命,他們不願意宣誓,因而,喪失了區議會議員的資格。至今,本港有18個區議會共479個議席當中,有300個席位懸空。這樣的現狀,造成社區治理水平明顯下滑,基層居民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區議會沒有能力落實,民意上達也變得很不順暢。

香港治理實質上分為兩個層面,第一個是香港政權機關,包括行政、立法和司法機關,政權機關遵從“一國兩制”和基本法,這是香港保持繁榮穩定的可靠保證。第二個層面是區議會,它作為特區政府與社區居民之間的“連接器”,為特區政府和管治團隊提供諮詢,將社區居民的意見反映給特區政府,並落實康樂、環境等方面的工作。

過往,區議會與特區政府為敵,完全攪亂了香港治理的政治邏輯和法理邏輯;現在,區議會“半身癱瘓”,政府的惠民政策不能下達社區,社區的意見建議難以上傳政府。這樣的治理結構明顯不合法、不合規、不合理!

區議會改革須實現“三個回歸”

前不久,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在港考察時,專程到九龍灣一間酒樓,約見了10多位區議員、地區關愛隊、地區“三會”骨幹、民政專員、基層代表,與他們進行了深入交流。夏寶龍特意提到《大風歌》,引用“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指出社區人士肩負着“守四方”的責任。

“守四方”如何守得好?關鍵是區議會要實現“三個回歸”:回歸基本法初衷要素,回歸“愛國者治港”核心要義,回歸行政主導根本要求。根據基本法第九十七條:“香港特別行政區可設立非政權性的區域組織,接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就有關地區管理和其他事務的諮詢,或負責提供文化、康樂、環境衞生等服務。”據此,區議會是聯繫特區政府與社區居民之間的“非政權性的區域組織”。區議會回歸基本法的初衷要素,才能徹底堵住香港治理的漏洞。

“愛國者治港”涉及的範圍很寬,不要認為“治港者”僅僅是行政、立法、司法這些政權機關的人員,“治港者”也包括區議會議員、“三會”成員,以及本屆政府新組建的18個地區的關愛隊,他們與政權機構一起構成了香港治理體系。區議會把“愛國者”請進門來,把反中亂港勢力拒之門外,這才體現了“愛國者治港”的核心要義。讓區議會回歸諮詢服務機構的職能,杜絕區議會與特區政府對着幹的現象,也是落實行政主導的根本要求。

勿以“有多少直選議席”論成敗

從理論上講,地區直選有諸多好處,選民直接選出的議員,能代表民意。然而,香港的地區直選過去卻一直被反中亂港勢力騎劫。經歷了2019年區議會選舉的許多參選人透露,參選前就接到有人願意“資助”的信息,並要求答應他們的若干條件。一旦拒絕“資助”,則成為反中亂港勢力的眼中釘、肉中刺,很快就會收到恐嚇郵件和動作。面對這樣的環境和狀況,你能說直選議席越多就越民主嗎?不能!民主是個好東西,但民主在香港治理的實踐中走樣變形,這是不爭的事實。

在“一國兩制”下,香港的民主政制發展之路不同於內地,也不同於西方,而應走出一條符合香港特色的新路子。西方民主模式的最大弊端,一是淪為民粹主義;二是被資本綁架。“港式民主”必須避開這些陷阱。衡量“港式民主”成敗的關鍵,在於是否落實了基本法的核心要義。因此,把直選議席多少作為衡量其認受性和代表性的標準完全是錯誤的。

基層治理事關香港的長治久安,事關特區的政權穩固,以區議會改革為突破口,香港一定要築牢“治”的根基,唯有如此,“一國兩制”才能行穩致遠。

(作者為全國政協港澳台僑委員會副主任,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暨南大學“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長、客座教授)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編輯:張明臻】

視頻

更 多
(中國兩會)提到香港“23條” 大會發言人這樣說
(中國兩會)十四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預備會議 今天要敲定這些事情!
(中國兩會)香港特首李家超啟程赴京 明早列席人大開幕會 
(中國兩會)中國進入2024兩會時間 今年外媒在關注什麼?
(中國兩會)多位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抵京
全國兩會|民建聯港區代表委員帶著這些建議上京
【通講壇|財政預算案】香港樓市“撤辣” 現在是買房好時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