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視頻 ->通深度

口罩令取消後 香港口罩廠何去何從?

分享到:
2023-03-09 10:04 | 稿件來源:香港中通社

【字號:

  【解說】香港全面取消口罩令已一周,過去這一周已有不少市民選擇不戴口罩,“坦誠相待”。口罩令自2020年7月15日實施起,已歷時960多天,如今市民終於可以摘下口罩,重現笑顔。

  當口罩不再是必需品,疫下香港成立的大批口罩製造廠又有什麼出路呢?唐迅是一間香港本地口罩生產公司的負責人,疫情前經營成衣繩帶製造公司,由於生產廠房早年間由荃灣遷至內地,疫下內地員工口罩短缺,香港社會又“一罩難求”,於是唐迅決定在香港建立口罩廠。

  【同期】威信科技有限公司董事 唐迅

  其實機緣巧合吧,因為剛剛我們(2020年)農歷新年的時候,內地疫情暴發得很厲害,內地我們有幾千個員工需要每天戴口罩,我們也嘗試在世界各地不同的地方買口罩,但是都很困難,我們自己就有資源,在內地可以買到(口罩生產)機器,又正好香港政府推出口罩計劃,我們就靈機一動,想不如就做這件事,又可以幫到自己,也可以幫到這個社會。

  香港那些時候生產商不是太多,開始的時候應該只有一兩間正式投產了,大部分香港的口罩來源都來自世界各地。我記得當時香港很多市民買不到口罩,有時一個口罩用好幾天,看到都覺得他們很慘。所以就更加想盡快投產,希望可以幫到他們。

  【解說】2020年3月,唐迅當機立斷,開始在香港籌備生產線。短短三周,就將荔枝角的200平米廠房變為一個完備的口罩生產廠,回憶起籌備過程,唐迅形容困難重重。

  【同期】威信科技有限公司董事 唐迅

  其實香港很久都沒有工業了,我們其實重新將我們在內地的工廠模式搬來香港,是比較有經驗的,香港從事生產的人員都比較少,要重新訓練他們,尤其是口罩機器這樣東西,香港很少有人接觸過。所以最初的時候,一些師傅我們都很難找到適合的人選,但幸好我們有幾個很好的師傅可以研究怎麼運作這些機器,最初找到他們之後,我們都會用視頻和內地生產機械的廠商做視頻培訓師傅,幸好這些師傅也有基礎,所以他們都很快可以著手(操作機器), 這個是我們最困難的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就是因為整個市面都沒有人懂得怎麼認證口罩,最早期的時候,一些口罩要拿去台灣甚至美國這麼遠的地方才能拿到認證。還有原材料,原材料都很困難,因為國家都沒有太放寬,當時還在封關,所以當時就比較難拿到原材料。

  【解說】雖然困難一件接一件,但唐迅一一克服,自3月著手購買機器,4月工廠就正式投入了生產。5月一拿到口罩認證,公司便開始每月供應給政府200萬個口罩。僅僅數月,口罩廠已從最初的三位師傅發展到小有規模的60人,成為香港最早響應政府口罩計劃的公司之一,期間亦捐贈了不少口罩給弱勢社群。當政府的口罩供應穩定後,唐迅非但沒有縮減生產規模,亦開始將自家產品投入市場,因為在他看來這是一個進軍醫療行業的好機會。

  【同期】威信科技有限公司董事 唐迅

  其實我們一開始的時候決定做口罩,我們的方向都是想向這個行業發展,通過口罩我們想進軍醫療行業,因為我們都想分開一些業務。其實在這三年中我們的生活模式都不同了,很多時候比如見到一些消毒液或者一些個人護理產品都比較受歡迎,我們也在這個方向上考慮過、研究過,其實這是一個長遠發展的行業,現在公司也在找一些不同的個人護理產品,我們選了幾個比較特別的,在市面上不太常見的產品。

  【解說】如今口罩令已取消,香港本地的口罩生產廠也從巔峰時的200多間減少到30間以內,但唐迅並不擔心口罩廠的未來,因為他對自家的口罩質量充滿信心,並為“香港製造”自豪。

  【同期】威信科技有限公司董事 唐迅

  現在的平面口罩在三個褶的位置,如果你調高調低,會令它對面部的包覆度不同。我們也找到了一個剛剛好的比例,比較貼服,所以我們在這個方面都會花不少的功夫去試。另外在繩代方面因為我們本身自己公司是做繩帶的,所以我們比較講究這條耳帶,很多朋友用過就會知道有些很痛,我們在這方面著手做了一些對長度和彈性的調整。

  我們暫時都會堅持香港製造,口罩也會堅持香港製造。因為其實我想疫情後用口罩的人都會希望用一些質量好的東西。如果我們管理層在香港就能看到整個生產的過程,我們會比較有信心一點。也能給我們顧客多一些信心,就是香港製造始終我們都感到很驕傲。

  記者 雷睿 張宏斌 香港報道

視頻

更 多
茅盾文學獎獲得者蘇童認為學生最該讀哪位中國文學大師著作?
【你不知道的香港】藏在高樓中的這座“唯一”的百年廟宇你來過嗎?
來華25年 這位法國作家為法國人民寫了本關於中國的書
為何大家懷念鄭佩佩?與她合作過的圈內人這樣說
一場香港普通中學的音樂會 為何讓觀眾們濕了眼眶
敦煌臨香江 火龍登舞台
(巴黎奧運)“子彈時間”、發光乒乓球台......這些中國“智”造閃耀巴黎奧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