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評論 ->來論

【來論】查爾斯三世成大英“遜帝”還是“徽宗”?

分享到:
2022-09-21 10:57 | 稿件來源:香港新聞網

【字號:

在21 世紀的政治世界,我們應該知道政治領袖的形像比實質工作更重要。   

英王查爾斯三世9月10日登基,網上即瘋傳他在登基儀式上表現不耐煩的片段。片段所見,當時準備坐下簽署登基文件,但桌上擺放了一個筆盒和墨水瓶,妨礙到他。他不耐煩地向身旁的侍從示意,狂指著桌上要對方立即搬開它們。 

9月13日在一場簽字儀式上,查爾斯又因為用到漏水筆而面露不滿。

(圖片來源:新華社)

談今論古聯想到溥儀

查爾斯13日造訪北愛爾蘭的希爾斯伯勒城堡時,在鏡頭前簽署訪客登記簿。當他用來簽名的筆漏水並沾到手時,他當場面露沮喪地說“上帝啊,我討厭這支(筆)!”可謂未登天子位,先見其驕縱本性,對英國王室未來之路可謂有所預視。  

綜合英國《每日鏡報》、時尚雜誌Cosmopolitan報道,戴妃的前管家伯勒爾(Paul Burrell)在2015年的紀錄片《Serving the Royals:Inside the Firm》爆料,指查爾斯對生活品味要求很高,尤其是他早起後,侍從有一些例行工作要做,包括他的睡衣每早都要熨整齊,鞋帶也必須熨平整,浴缸的塞子必須放在特定地方,飲用水的溫度必須適中,英王查爾斯的吹毛求疵本性、被寵慣的生活,令人想起大清遜帝溥儀。

在溥儀的回憶錄中寫道,自己曾經一頓飯要吃108道菜品,每餐要擺宴三四張八仙桌,而他卻只吃面前的小菜,大清皇室可謂極其奢華浪費。

日本投降後,溥儀作為戰俘在蘇聯生活5年。1950年8月初,溥儀被押解回國,在撫順戰犯管理所學習、改造。

起初,溥儀甚至不會做最簡單的日常事情,比如系鞋帶、疊被子和扣鈕扣,溥儀在生活上的無能成為撫順戰犯管理所的一大奇觀。

查爾斯是名喜歡作水彩畫的愛好者,當然不是登峰造極那種。與被帝位耽誤的藝術家大宋朝的宋徽宗不一樣,道君徽宗的畫作堪稱一絕,徽宗最擅長於花鳥畫,藝功傳頌千古。他更成立翰林書畫院,催生了像米芾、張擇端等一代大師。

恐怕查爾斯沒有這種功力,但對於他會否像徽宗一樣禪位予其子,最後成為皇朝覆沒前、倒數第二名的國君,那就不知道了。

成“信仰的捍衛者”污點

查爾斯在登上王位後成為基督“信仰的捍衛者”,但查爾斯對婚姻的不忠以及與離婚者結婚,成為了這個“信仰的捍衛者”的一大污點。

1993年查爾斯在一次電視採訪中承認有婚外情,之後與離婚者卡米拉結婚,對於英國王室以及國體而言是一件難堪的事情。

查爾斯的母親伊麗莎白二世就曾不贊成卡米拉,據報道曾一度稱她為“那個邪惡的女人”。

此外,查爾斯的祖母王太后也憎惡卡米拉。她在卡米拉身上看到了不愛江山愛美人的愛德華八世棄王位的女主角華麗絲辛普森的陰影,似乎查爾斯和卡米拉的關係令整個王族不和。  

正如筆者所言,查爾斯畢生令王室蒙上陰影。他的母后伊莉莎白二世畢生令國民以及外國人佩服。二戰期間,伊莉沙白二世當時是一位 18 歲的公主。她在二戰期間加入了婦女輔助領土服務。

伊莉沙白二世是王室中唯一一位參軍的女性成員,也是唯一一位在二戰中服役的國家元首。 

無法蓋過英女王光芒 

伊麗莎白在戰後復蘇時期舉行婚禮相對低調,在緊縮措施仍然有效的情況下,伊麗莎白不得不用配給票來購買她的婚紗。

查爾斯年事已高,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易”,估計亦無法蓋過伊麗薩莎白二世的光芒,加上有一名在大學時期已經認同廢除君主制的首相特拉斯,以英王的性格,很容易與掌實權的特拉斯不合。

如此看來,英王和整個英國王室的前路不是太明朗。

(本文作者為 深圳大學港澳及國際問題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 季霆剛)

【編輯:張琦】

視頻

更 多
萬水千山總是情:記錄習主席與老百姓的故事
國慶音樂會大合唱 香港市民:我要對國家說聲謝謝
巨型花果籃亮相天安門 繁花錦簇 祝福祖國
迎國慶 和義工一起走進社區探訪獨居老人
對話港大醫學院院長:解決“看病難”問題還需這幾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