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視頻 ->通深度

對話司局長|深耕政府多部門28年 孫玉菡:用經驗與信念把不可能變成可能

分享到:
2022-08-29 15:31 | 稿件來源:香港中通社

【字號:

  【同期】香港特區政府勞工及福利局局長 孫玉菡

  香港的社會福利發展了好多年,在亞洲地區我們還是處於一個不錯的位置,除了對最弱勢的人、最低收入的人我們有保障以外,看看我們每年花在社會福利的錢,今年我們的預算是1100億港元,占了政府開支差不多20%,所以這是很大的一個政府的承擔。

  【解說】新一屆香港特區政府上任已近2個月,孫玉菡作為新一任勞工及福利局局長,上任起便著手推動一系列涉及民生福祉的項目,包括逐步落實取消強基金“對衝”計劃、釐定新一輪最低工資水平、立法強制舉報虐待兒童等。談及未來五年的工作目標,孫玉菡認為“一老一幼”將是自己任內的主要聚焦對象 。

  【同期】香港特區政府勞工及福利局局長 孫玉菡

  第一個肯定是安老問題,香港面對的其中一個最大挑戰就是人口老齡化,所以安老這個事是重中之重,包括怎麼可以做好居家安老,對老人的資源要到位,服務也要全面,這個是一件大事。

  另一個就是小朋友我們也很關心,包括對他們提供的服務,很多香港0至3歲的小朋友可能發展有點問題,要是可以在黃金時期,我們介入提供治療的話,那麼他的一生就不一樣了。他一生從一個我們要照顧一輩子,變成他可以繼續為社會服務,這塊我們有大量的工作。這是“一老一幼”。

  【解說】在安老方面,孫玉菡坦言目前最棘手的是解決安老院舍人手緊張的問題。對此,他為自己訂立了目標:在五年內制定出一個可長遠且持續發展的方案,以應付人手短缺這一難題。

  【同期】香港特區政府勞工及福利局局長 孫玉菡

  人手是兩個層面的,第一個就是(院舍)最前線的人手不够,另外護理的護士人手也是很緊張,所以這一屆政府我們就下了決心,就是在這兩塊都要下功夫,我們定了一個目標給我們自己,就希望在5年間我們對於安老的人手方面,可以提供一個持續可以長遠發展的方向,就是以本地的工人優先,但是要是我們試盡了很多辦法都不行的話,可能需要在這裡再動動腦筋,看看有沒有辦法能提供一個更靈活的(方案),讓有志於從事安老服務的香港人,有個晉升的台階。

  【解說】除了安老院舍人手短缺外,香港勞工巿場亦長期緊張。政府日前發布的2027年人力資源推算顯示,預計至2027年,香港整體人力將短缺近17萬人。同一時間,由於新冠疫情的影響,香港2022年第二季度失業人口逾17萬,雖數字正日漸回落,但仍處於歷年來的較高水平。如何解決勞工短缺與失業人口並存這一問題,孫玉菡認為可從三方面著手處理。

  【同期】香港特區政府勞工及福利局局長 孫玉菡

  任何的勞工市場都有這個現象,就是說既有勞工短缺的問題,也有勞工錯位的問題。錯位的問題就是他(勞工)本身的技術,他的知識可能和現在勞工市場的需求不匹配。

  所以對政府來講,其中一個手段就是通過雇員再培訓局,政府資助每一年大約有14萬人次,可以得到再培訓的機會。很多人可能中年要轉業的話,需要一個培訓,有了一定的其他行業的經驗技術,那麼他轉業的可能性就提升了。

  香港經濟的成功,其中最得益於我們勞工的投入,所以隨著香港的經濟有增長的話,勞工應該得到合理的回報,通過一些勞工的權益福利,廣大勞動市場可以得到好處,可以分享經濟增長的成果。所以我去年(?在什麼任上推動)立法取消(強積金)“對衝”的制度,它的目的就是讓勞工可以分享更多一點。另外他們的福利,包括他們的獎金,每年的年假,現在不是12天,我們通過立法的手段將它提升,從12天加到17天。

  另一塊就是通過推動更多的更好的就業機會,通過比如說我們發展科創其他行業,在經濟發展之餘,他們也提供很多優質的就業的機會,對於廣大的勞動人口這個是好消息。

  【解說】雖上任不滿兩個月,孫玉菡已關注到香港社會中仍需幫助的諸多群體,包括兒童、青年、長者、婦女、勞工、護理人員、再就業者等,這份體察基層的敏銳度來自於他在政府近30年的工作經驗。

  1994年,孫玉菡從幾萬人中脫穎而出,被錄取為政務主任,其後每兩至三年,他都會定期前往各決策局和部門擔任不同職位,接觸不同的社會階層,汲取各方面的經驗。回首過往在食衛局、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勞工處等部門的工作,孫玉菡表示在決策中要將自身的經驗與內心的信念結合,才能推動政策落實,為更多人謀求福利。

  【同期】香港特區政府勞工及福利局局長 孫玉菡

  我幹了28年,所以也嘗試了很多不同的崗位,我們訓練的一個基本的原則是你是通才,就希望你不管到哪個崗位都可以做好你的工作,你要學很多的東西,但是我本身我覺得我不懂的話,我就去請教人家,盡量多一點走出去,比如說你搞醫療的話,我就走進醫院,走進社區和病人、醫生護士去了解談話,看看他們最關心的事,他們心里覺得很糾結的是什麼東西,但是聽完以後,最後的判斷還是在自己,就是你通過自己吸收了很多的資訊,結合自己的政府工作經驗,感覺這個事可能有幾個大的重點,要是在某一個重點可以有一個突破的話,可能對整個政策的推動是有幫助的。

  比如說,我們搞取消“對衝”的方案,這個是很大的一步,就是為廣大勞工謀取更大的福利。不容易,因為你要說服商界,為什麼過去的辦法要改,需要一個很長的時間,但是內心也有信念。我感覺你沒有信念的話就很容易放棄;有信念的話,你感覺這個事是對的,你一定要做的話,你就努力地做,讓這個事從不可能變成可能,可能變成真實。

  記者 雷睿 張宏斌 孫晉欣 香港報道

視頻

更 多
賴清德堅持“台獨” 台商苦不堪言:希望領導人對基層百姓多用心
來到大陸後,台灣青年的真實心聲
【通講壇】菲律賓“鬧海”戲碼不斷 是要試探中國海警新規底線?
香港理大校長滕錦光:讓科研能夠在現實的生活中應用
香港理大校長滕錦光:要“搶”人才 也要有舞台
聽澳門特首賀一誠談談什麼是“澳門的底氣”
從“坐一天”到“睡一覺”,香港新開通的“夕發朝至”動臥列車體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