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

美國100萬新冠死者背後,更令人震驚的事實是……

分享到:
2022-05-21 11:59 | 稿件來源:央視新聞

【字號:

根據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數據統計,當地時間5月17日17時20分,美國再一次創下了一項世界紀錄: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的人數達1000091人,為全球最高。

逝去的100萬條生命成為了“悲劇性的里程碑”。

很難想象,要把這100萬人的名字逐一刻下來,需要多大的一塊石碑;同樣難以想象的是,冰冷數字背後有多少悲痛的故事和沈重的教訓。

運用大數據對死亡病例增長的幾次高峰進行分析後,我們發現,一些因素竟然比人的生命還重要。

01

生命 Vs 資本

美國新冠死亡人數的第一個高峰出現在2020年4月——其中,有27.8%,來自紐約市,這不是偶然。

紐約是美國非常重要的航空樞紐,像紐約這樣的航空樞紐城市正是美國第一輪疫情的重災區。

要知道,在疫情蔓延初期,物理空間的阻隔是防止病毒擴散的關鍵措施。從2020年3月開始,各國逐漸意識到要控制人員的流動,尤其是跨境人員的往來。

然而美國卻有些後知後覺,一方面,國際航線的禁飛令遲遲沒有出台,另一方面,政府相關負責人卻和各大航空公司的CEO頻頻見面勾兌。

紐約市作為美國最大的交通樞紐之一,首當其衝,飛行員、空乘、地勤人員大面積感染。

然而,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還在後面,不少染病的航空公司工作人員稍有好轉,就繼續回到了崗位工作。

按照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當時的規定,“只要沒有癥狀就可以繼續工作”。許多航空公司都“嚴格”地執行了規定,美國聯邦航空局局長史蒂夫·迪克森在隨後的一封解釋信中寫道,“我們不是公共衛生機構”,言下之意,是想渾水摸魚。

監管的漏洞之下,航空公司還要求已經感染新冠肺炎的員工“保密”。

達美航空就曾於2020年4月9日向空乘人員發送電子郵件,告訴那些感染新冠肺炎的人“不要通知其他機組人員”或在社交媒體上發帖。

盡管各家航空公司之間的政策不盡相同,但是,航空公司的員工普遍反映,他們要麽沒有被告知何時接觸過感染新冠肺炎的同事,要麽通知來得太晚。一些航空公司還禁止空乘人員戴口罩。

當時,在紐約機場工作的一位地勤人員,在感染新冠肺炎後,意識到可能會傳染給其他人,還曾去找主管說,與同事之間沒有保持社交距離並且沒有防護裝備是不對的。

然而,回應他的卻是一紙解雇書。

如果說疫情初期,航空公司不顧員工生命安全的做法,還能用美國政府遲滯的防疫政策打打掩護。

到後來,航空公司,甚至開始直接幹預美國的防疫政策。

從這張數據圖表中,不難看出,疫情發生以來,達美航空公司在遊說上的花費較前兩年有顯著增長。尤其是在2021年第四季度,比往年同期都高出不少。

當時,達美航空總裁在努力推動美國疾控中心縮短新冠肺炎患者的自我隔離時間。

沒過多久,美國疾控中心就宣佈新冠患者的自我隔離時間從10天縮短到了5天。

然而,美國疾控中心宣佈縮短隔離時間後,美國在奧密克戎的席捲下,很快出現了新一輪疫情高峰,單日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一度超過3879例。

據美國乘務員協會主席尼爾森披露的內情,達美航空在員工確診數量猛增的同時,卻通知員工,“即使家里有人檢測呈陽性,他們也應該帶著癥狀上班。”

這掀起了美國網友的憤怒,他們認為達美航空對於新冠肺炎的嚴重性沒有任何感知,對於新冠肺炎的患者,也沒有絲毫尊重。

不過,看看達美航空、美聯航、泛美航空、美國航空公司等大型航空公司背後諸如洛克菲勒集團等美國華爾街財團的影子,就不難理解這種“立竿見影”的政策影響力。

在資本裹挾之下的美國疾控中心,很好地解釋了美國一些決策者對待生命的態度——他們是資本利益的代言人,而不是生命健康的守護者。資本逐利比普通人的生命健康還重要。

當一個科學機構的決策被資本所影響,當一項公共政策的前提是“含金量”,這暴露的也正是美國民主和自由的底色:資本的民主和逐利的自由。

02

生命 Vs 選票

美國新冠死亡人數的第二個高峰出現在2021年1月,疫情的中心從紐約移到了美國南部,得克薩斯州尤為嚴重。

2021年1月,得克薩斯州單月新冠死亡人數占到了全美該月新冠死亡人數的10.62%。

在得州的這一輪疫情高峰中,拉美裔人群受到的衝擊更嚴重,拉美裔高達44.7%的死亡率在全國範圍內是最高的,這和拉美裔人口在該州的占比有很大關系,數據調查顯示,2021年,得州的拉美裔人口占比達到了約40%。

然而,看似符合人種分佈規律的數字背後,還藏著一個出人意料的數據:

與患病老年人死亡率最高的常規認知不同,拉美裔18-49歲年齡段的死亡率要更高。

這個數據的異常,並非偶然,而是在9個月前就埋下伏筆。

得州,是疫情發生以來,美國第一批“重啟經濟”的州。

2020年4月,得克薩斯州長阿博特簽署行政命令,解除“居家令”,宣佈逐步重啟經濟。

到了11月,即使得州確診病例達到了州內人口總數10%以上,州長阿博特卻依舊堅持現有的政策。

在此期間,得州日均新增死亡病例數達到151人。是什麽,讓得州以犧牲普通人的生命為代價,成為疫情中“重啟經濟”的急先鋒呢?

阿博特的堅持,是有原因的。

註意,“重新開放經濟”政策出台的時間,正是美國2020年大選爭奪最激烈的時段。

為了贏得大選,獲取連任,時任美國總統堅定認為,恢復經濟就是“制勝法寶”。

當美國日均新冠死亡人數接近3000人時,時任美國總統實際已經放棄了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公共衛生戰略,反而頻繁地公開露面敦促各州重啟經濟。

得州,一個選票數僅次於加州,坐擁38張選票的“票倉”,從1976年起就是共和黨的核心選票區,自然被時任美國總統視為贏得大選的“定海神針”。

2020年5月初,阿博特專門去了一趟白宮,時任美國總統對得克薩斯州“重新開放經濟”的措施大加贊賞,肯定阿博特作為州長為恢復得克薩斯州經濟所做出的努力,並敦促他繼續這樣的政策。

然而,州長與總統一唱一和的結果是少數族裔的從業者承擔了最大的代價,這跟他們的生存狀況有很大關系。

這是美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職業分佈情況:

其中一些諸如出租車司機、建築工人、搬運工等行業,由於要在特定的工作區域內和大量人員發生接觸,而成為了疫情中的“高危職業”。

在得州尤為典型,大多數拉美裔從事的正是這些低薪卻高危的職業。

企業也無法為他們提供任何健康保障。正如得克薩斯州當地一位工廠負責人說:“我們無法為這些工人們提供足夠多的口罩,也無法給他們空間讓他們與同事間保持六英尺的距離。”

即便是在這樣缺乏安全防護的情況下,他們也只能硬著頭皮復工,冒著生命危險的背後,是美國社會保障體系對有色人種的“歧視”,由於沒有基本的生活保障,他們必須冒著生命危險掙取微薄的收入,養活自己和家人,而冒險的籌碼甚至是幾代人的幸福。

這個年齡段的拉美裔美國人正值青壯年,他們的後代很多還沒有成人,在這輪高死亡率的衝擊下,許多孩子都失去了父母,成為了孤兒。

新冠蔓延至今,像這樣的孩子,在全美國約有25萬名。

從長期來看,本來就面臨因膚色問題而遭受歧視、處於弱勢的孩子們,在失去父母後,將會面臨更高的生存風險,比如無法接受教育、失業、沒有經濟保障等。

這些少數族裔的孤兒在一開始就失去了與白人孩子一同追求幸福的權利,對少數族裔的歧視和不公導致他們在疫情中失去父母。

美國政客將經濟的恢復和發展作為競選的籌碼,卻絲毫不顧及這樣的政治籌碼所付出的代價,是鮮活的生命和破碎的家庭。

就連共和黨政治顧問里克·威爾遜都站出來批評:“我們正在目睹一種可怕的現實政治的全面應用,這種政治顯然願意用生命換取道瓊斯指數。”

03

生命 Vs 黨爭

美國最新的一輪疫情高峰,從2021年底,持續到現在。元兇正是新冠病毒的新變種奧密克戎。

曾在哈佛大學醫學院進行醫學研究的伍衛琳博士給譚主做過一個計算,奧密克戎變種的傳播速度是新冠原始毒株的5000倍。

當這種傳播速度,遇到美國的防疫政策,會產生什麽結果?在最近這一輪疫情暴發的中心,俄亥俄州的情況就很能說明問題。

2022年1月至2月,俄亥俄州共報告了7133名新冠肺炎死亡病例,這一數據創下了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俄亥俄州的紀錄,從全國範圍來看是異常突出的。

奇怪的是,疫情高峰之下,俄亥俄州州長邁克·德溫調動了國民警衛隊來輔助新冠病毒檢測,卻沒有要求全州民眾佩戴口罩。

而俄亥俄州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的疫情地圖上,也還是一片“不建議佩戴口罩”的綠色。

疫情在美國已經蔓延了兩年多,面對傳播速度翻了幾千倍的奧密克戎毒株,從俄亥俄州的州長到地方公共衛生部門,竟然連帶口罩這種最簡單、基本的防護措施,都不建議民眾執行。

這似乎已經不能簡單地用“反應遲鈍”來解釋了。

州一級的公共衛生部門在疫情衝擊下無所作為,讓州以下各縣的行政官員的防疫措施更難開展。俄亥俄州富蘭克林縣的衛生官員無奈地說:“我們無法制定可以保護社區的政策”。

這句話,透露了俄亥俄防疫部門的真實情況。在奧密克戎的衝擊下,俄亥俄公共衛生系統從上到下的無所作為,實際上,是一種無能為力。

因為在這輪疫情高峰前,死亡病例出現了平穩的趨勢,這也給想徹底改變防疫政策的政客以藉口。

俄亥俄州議會迅速通過了一項地方立法,該法案規定了州議會有權取消任何持續時間超過30天的公共衛生令。

這意味著俄亥俄州的防疫執行增加了許多變數,變得更加艱難。俄亥俄當地一所私立大學的法律和生物倫理學教授解釋說,立法機構有權取消行政部門頒布的公共衛生命令,這給防疫政策摻雜了政治因素,要是立法者覺得這些政策不受歡迎,他們就會將其撤銷。

而這項法案的提出者,正是在俄亥俄州參眾兩院都占多數席位的共和黨議員,盡管在州參議院和眾議院投票時,民主黨集體投票反對,但依然無法阻止該法案的推行。

與此同時,奧密克戎還在美國一些媒體的渲染下,戴上了一副更“溫和”面具,為立法營造合理性,麻痹民眾。

像俄亥俄州一樣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反其道而行之的做法,在美國很多其他州也在上演。

當我們把美國的政治地圖和目前已經對當地公共衛生部門出台限制性立法的州加以比對,就會發現,這些州與共和黨占主導的州幾乎吻合。

美國政治地圖和目前已出台限制性立法的州

總統大選雖然已經結束,在地方,公共衛生部門卻依然被裹挾在政黨政治的撕扯中,舉步維艱。

“戴口罩”,這個保護生命的基本措施,卻被當成兩黨政治分野的立場。

今年,在美國國會,來自喬治亞州的兩名共和黨眾議員泰勒·格林和安德魯·克萊德,因一再違反眾議院內要求佩戴口罩的規定,已經被處以至少14.85萬美元的罰款。

然而,這筆罰款卻成了格林和克萊德引以為傲的“榮譽徽章”,並表示還將繼續以自己的薪水來抗議眾議院“口罩令”的規定。

這也是疫情之下,美國對待生命態度的另一重寫照,把科學當兒戲,把防疫變成極盡政治“表演”的機會。

當生命讓位於逐利的資本,讓位於政客的抱負,結果也很明顯。

從數據上看,即便最新的變種毒株奧密克戎的致病性弱於德爾塔毒株,但是它造成的死亡人數已經超過了前者。

這個對比,直白,卻殘忍。

在2020年,當時的總統候選人拜登還曾在時任美國總統“重啟經濟”後,揚言,“不要無視這種流行病的現實和美國人生命的可怕損失”。

然而,事實證明,成為總統之後,拜登為了盡快恢復經濟,不顧德爾塔、奧密克戎所帶來的疫情風險,在奧密克戎還未得到控制的情況下,不斷放鬆防疫政策。

所謂的“抗疫”,根本成了政治的秀場。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在大致相當的時間內,拜登政府任內的死亡病例數已經超過上一屆美國政府近20萬。

美國因為新冠病毒死亡的100萬人,正是兩屆美國政府“抗疫表演”的結果。

100萬的數字令美國人麻木,但每一條生命的逝去,都終將刻在這個國家的歷史上。

【編輯:許豐悅】

視頻

更 多
通關最新動態!李家超:考慮容許居家隔離或縮短酒店檢疫期
1211架無人機空中飛舞 獻禮香港回歸祖國25周年
香港回歸25年|專訪鄭志剛:城市面貌未變 城市氣質變了
香港故宮開幕了!文物最全大賞 9個展館逐一看!
香港故宮開幕了!文物最全大賞 9個展館逐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