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頭條

對話朱永彪:拜登聯大會中亞五國 意欲何為?

分享到:
2023-09-20 21:37 | 稿件來源:香港新聞網

【字號:

香港新聞網9月20日電(記者 王豐鈴)美國總統拜登9月19日在聯合國大會期間,首度與中亞五國總統舉行峰會,并形容此為“歷史性時刻”。輿論認為,這次峰會標志著美國將踏足與中俄接壤的內陸地區。

美國總統拜登  圖源:新華社

拜登19日在紐約聯合國大會場邊首度與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和土庫曼斯坦領袖舉行會談。拜登稱這次C5+1會議是“歷史性的時刻”,并稱可能很快訪問其中一個中亞國家。

拜登表示,美國正與中亞推進合作,包括加強反恐合作、增加美國在該地區的安全資金、加強中亞與美國私營部門的新商業聯繫,以及拓展關鍵礦物對話的潛在可能性。他并稱,這五個前蘇聯加盟共和國與美國對於“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性都有著共同的承諾”。

此前,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15日介紹這次會晤時表示,美方希望能與中亞發表一份聯合聲明,列出有意合作的關鍵領域和具體事項。盡管沙利文強調這次峰會不針對任何國家,但美國輿論廣泛認為,拜登旨在擴大美國在中亞地區的影響力。受北約資助的美國大西洋理事會發文評論稱,這是拜登對抗俄羅斯和中國在該地區影響力的機會。

美國此時拉攏中亞意欲何為?美國加強涉入中亞,對中亞、俄羅斯、中國有何影響?中亞國家持什麼立場?蘭州大學“一帶一路”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朱永彪20日接受香港中通社記者專訪,就以上問題作出分析:

1、 美國為什麼選擇在此時啟動這一“歷史性時刻”,將C5+1迅速提升至總統級別?

朱永彪:美國早有升級C5+1的想法,只不過受疫情影響,可能往後推遲了一些。以往美國與中亞關係始終比較特殊,美國總統從來沒有訪問過中亞,此次拜登總統與中亞五國領導人會面,在美國人看來,已是高度重視。此外,中國今年5月舉辦了中國-中亞峰會,美國就更要突出這次會議的特殊性。

2、 強調這五個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性,意有所指,指向俄羅斯?

朱永彪:這是美國一貫強調、近年反復在說的論調,主要指向俄羅斯。

3、拜登說很快會訪問中亞國家,在此之前,還沒有任何美國總統訪問過中亞,拜登要實現零突破,意欲何為?

朱永彪:拜登預告可能很快訪問,意味著雙方關係可能真的要有一定的提升。從未有美國總統訪問中亞,若拜登訪中亞,將成為較有標誌意義的時刻。

美國的意圖,其一是繼續在中南亞地區保持影響力和掌控力;其二是避免中俄在中亞地區影響力進一步擴大;其三是想藉俄烏衝突機會,離間中亞和俄羅斯的關係。其四是不願把地區性的聯通、關鍵礦產開發等基礎設施計劃拱手讓給中國;其五是拜登或希望在任期內達成一些外交突破。

4、美國的戰略重點一向放在東亞和歐洲,近來卻重視中亞,美國在中亞的戰略目標是什麼?

朱永彪:美國實際上一直追求4個主要目標,現在是5個。其一是所謂的安全反恐。其二是能源。美國希望中亞的能源能夠穩定向世界市場供應不被包括俄羅斯等某個大國所控制。其三是民主化。其四是地區的一體化。其五是避免中亞地區被其他大國控制,或者說是避免美國的影響力消失。

只是在不同時期,美國對以上目標的優先排序不一樣,在重視反恐工作的時期,特別重視和中亞在反恐領域的合作,就會把民主化等目標都往後延一延。

5、1991年蘇聯解體後,美國對中亞的戰略經歷了一個什麼樣的調整過程?

朱永彪:美國較早介入中亞地區,包括承認并民主化改造中亞國家、掌控中亞礦產資源等,避免其成為俄羅斯的後院,但對中亞并不重視。

隨著90年代特別是上合組織建立後,美國開始重視中國在中亞地區的影響力。其後阿富汗戰爭爆發,中亞地緣政治地位在美國地緣戰略中達到頂峰,美國要保證阿富汗北部的交通運輸路線,就要加大對中亞的投入。

但隨著美國從阿富汗撤軍,尤其是特朗普政府時期,美國對中亞興趣降低,援助減少。很快美國又有些後悔,不願徹底放棄中亞地區,擔憂影響力消失,又開始加大對中亞國家的投入和拉攏。

6、美國現在插足中亞,能為中亞提供什麼?可能會以哪些方式擴大在中亞的影響力?

朱永彪:除了投資援助和技術合作,美國還在做幾方面工作。其一是所謂的民主人權保障方面,美國要與中亞合力做一些工作,這一過程中可能會培養中亞當地的非政府組織,使其擴大影響。其二是在在安全合作領域,可能利用個別國家對阿富汗局勢非常擔憂的心態,對中亞國家進行拉攏。

當前烏茲別克斯坦還有部分阿富汗前政府的直升機和戰鬥機。這些飛機的維護保養、未來用途存疑,阿富汗塔利班一直索要,但烏茲別克斯坦在美國施壓下不給,未來或由美國幫助這些飛機維修。美國可能會把這些戰鬥機等軍事武器轉贈給烏茲別克斯坦。此外,中亞國家現在比較關心一項跨里海交通走廊的計劃,美國或對計劃提供一定支持,或受中央國家歡迎。

7、美國加大涉入,對中國、對俄羅斯分別會產生什麼影響?

朱永彪:對中亞而言,中亞一直奉行大國平衡外交,實際上歡迎美國介入,特別是美國的投資和援助,惟對美國提出的“新絲綢之路”等交通走廊運輸計劃存在不信任和猶疑。當前美國又“畫大餅”,可能確實會提升中亞國家的興趣,但美國一向承諾多、投入少,如2011年美國提出“新絲綢之路”計劃,稱要加強中亞地區和阿富汗和南亞的交通走廊的建設,但始終沒有實質性投入,讓中亞國家比較失望,因此中亞國家對美國相關的戰略規劃存在質疑。

此外,中亞各國正處於轉型的關鍵階段,若美國在民主改造方面持續發力,或打斷和擾亂中亞國家正常轉型秩序,影響其政權穩定。

對中國而言,若美國願投入真金白銀,採取良性競爭,可分攤交通基礎建設成本、擴大資源總量,不見得是壞事。若美國的民主改造讓中亞國家政局不穩,出現動亂,可能也會危及中國在當地的投資、建設人員的安全和利益。

對俄羅斯衝擊較大,美國正採取各種拉攏挑撥措施,有意識要把中亞和俄羅斯的關聯性剝離。

8、面對美國的拉攏,中亞五國的態度是什麼?會選邊站嗎?

朱永彪:中亞國家不會選邊站。中亞所有國家當前對外政策都非常明確,以俄羅斯和中國為優先,與美國拉近關係而得罪近鄰,不符合中亞國家的利益。另外,中亞并非在所有問題上都願與美國合作,如在民主化改造、人權領域對美國保持警惕。(完)

【編輯:王豐鈴】

視頻

更 多
五天狂攬90萬旅客 這個春節的澳門好熱鬧
廉政公署50周年|如何宣傳香港廉潔文化?廉政專員透露“鐵三角”計劃
香港廉政專員胡英明:政治不穩定何來有廉潔?
火爆迎新春!看廣東汕頭英歌舞展演“颯”出天際
初五撞上情人節 雙節雙祝福 要財也要愛
今年春節 無人機祥龍舞動世界
初三賽馬日|薛家燕"利是"造型馬場唱歌報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