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頭條

灼見名家舉行八周年論壇 探討後疫時代香港新機遇

分享到:
2022-11-04 21:22 | 稿件來源:香港新聞網

【字號:

香港新聞網11月4日電 新冠疫情持續快將3年,香港經濟受到重創,百業待興,新政府上台有何新政扭轉劣勢?香港創科漸見成果,是否可成為經濟發展新引擎?灼見名家周年論壇11月4日上午假香港會議及展覽中心演講廳舉行,邀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李家超蒞臨分享管治理念,行政會議召集人及立法會議員葉劉淑儀擔任主禮嘉賓,香港大學香港人文社會研究所所長陳志武發表主題演講,房屋局、創新科技及工業局二位局長及一眾專家學者針對疫情後的香港機遇分享真知灼見。

一眾嘉賓舉行開幕儀式。

疫情影響深遠  專家匯聚探討機遇

灼見名家社長文灼非致歡迎辭時表示,因應疫情關係、反響熱烈,這次首次由酒店移師會展舉辦周年論壇。灼見名家兩年前以“後疫情時代世界新秩序”為題舉辦論壇,料不到兩年後疫情仍未結束,影響可想而知,因此邀請了諸位十分有份量的演講嘉賓,分析香港面前的新機遇。

一眾嘉賓舉行開幕儀式。

葉劉淑儀:相信很快看到放寬防疫措施曙光

葉劉淑儀表示,本周是“盛事之周”,多個國際級論壇及七人欖球賽舉行,代表香港經濟正在復甦。她指出,國際金融領袖峰會令人十分感動,即使美國政客打壓,依然有十分多朋友支持出席,也表示很高興能夠回來香港。

她稱讚金管局邀請中央財金官員來港解釋中央財金政策,因為中共二十大報告內容詳盡,不少人都忽略了新時代下中國的財金政策。她憶述90年代,不少西方專家如諾獎得主克魯格曼原來瞧不起中國發展的模式,認為是粗放式經濟,今天,中國已經過這個階段,現時經濟布局已經改變,強調高科技及服務業等產業發展。

觀看疫情數據,她相信香港可以很快看到曙光,而國際七人欖球賽3日內將有2萬多人聚集,將是一個考驗,若確診數據沒有繼續上升,相信有條件進一步開放,因為政府是以科學為本抗疫的。內地方面,也有放鬆措施的利好消息,乘搭火車、飛機已不需要提前進行核酸檢測,另外封區檢測也以最小範圍及最低成本為宗旨進行。


新局新挑戰  應該如何應對?

房屋局局長何永賢、香港政策研究所副主席曾鈺成、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榮休教授雷鼎鳴、立法會議員李浩然參與題為“新局新挑戰”的專題討論,探討施政報告提出哪些新猷或可改進之處,有助提升香港國際競爭力。

針對邀請私營機構參建公營房屋,何永賢表示,許多政黨都有提及,預期下年首季可有詳情,其中一種可能性是政府推出土地主動招標,有興趣的發展商可以投標,以折扣價售予市民,而且政府不會回購,令發展商可注重房屋素質,希望做到“有為政府與高效市場的結合”。

曾鈺成十分肯定何局長及團隊的努力,但機遇以外也要看到挑戰。李家超以4個標題作為施政報告主要部分,但在提升治理水平方面着墨不多。他指出,習主席提出要轉變管治理念,其實即要重思政府及市場關係。當年私營參建公營房屋計劃正因為政府無法管控市場力量而推倒這一項計劃,現在重推這項計劃必須深思以往的教訓。

雷鼎鳴說,我們應該練“獨孤九劍”,尋找香港經濟的漏洞。香港的美元儲備以許多有價值的服務換取而來,美國希望世界各地均借鑑香港。但這個世界許多政府施政不是以自己國家利益為宗旨,而是以政客利益為主,因此作出不少經濟制裁及凍結財產行為,香港面對這種情況應該怎樣做?

他表示,2014年政府提出“未來基金”,投資在高回報產品對香港有利,但現在過多外匯儲備的情況下對香港不利,不應再主張“審慎理財”原則。香港挑戰之一是人口老化,將會導致財政赤字不斷擴大,必須要開源,其中一樣是投資土地,增加土地價值,北部都會區、交椅洲人工島正可以將外匯儲備改為增加土地資源儲備。

李浩然則表示,經濟模式改變,整個亞太區域都在搶人才招企業,而且科技已變為主要的推動力,香港必須主動出擊。但是創科產業有回報期長等缺點,因此需要政府參考新加坡等地,提出更主動的經濟政策。

他表示,大灣區正是我們“打群架”的準備工作,綜合多項優勢產業與亞洲各地城市群競爭。大灣區要成功,除了制度及專業服務對接以外,我們也需要思考放置什麼戰略性產業,它們必須是我們有能力,以及人類發展必不可少的產業,例如新能源、醫療檢測技術。

香港大學香港人文社會研究所所長陳志武發表主題演講。他認為,香港金融中心地位雖然已經下滑,但仍然是競爭優勢所在。由於未來的世界秩序、各國內部制度都變得動盪,對金融資產不利,而物業資產會相對可靠。對企業發展,短線收益比長效收益更加可靠;百年老店難求難保,企業安全應該放在第一。


(完)

【編輯:崔靜雯】

視頻

更 多
全球500位反貪專家齊聚香港:ICAC在反腐機構中廣為人知
香港科大校長葉玉如:現在是創科的黃金時代
發展新質生產力能做什麼?科大校長葉玉如:香港可主攻這兩個領域
【通講壇】總統及外長突然遇難 伊朗政局會大震盪嗎?
伊朗總統遇難 事故還是與謀殺有關?
美國號稱是“民主國家” 為什麼不要“Beautiful Skyline”
在香港寫詩很難?文學大師課在這里開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