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評論 ->來論

【來論】死亡率之迷思 是誰堵上長者的疫苗之門?

分享到:
2022-03-22 13:32 | 稿件來源:點新聞

【字號:

在過去的一周,本港的疫情雖無“幾何式”的爆發增長,但每日“高燒難退”,數萬的確診案例未見明顯下降趨勢,使得累計確診病例超過100萬例“大關”(此數不含不主動上報的染疫者)。根據3月14日的死亡人數統計,在過去兩年,香港因新冠病故人數共有3993人,已超過湖北省武漢市的3869宗死亡人數。3月16日,香港醫管局總行政經理劉家獻在疫情記者會上公布,從首波疫情爆發至今,香港新冠死亡個案已累計高達4847人,超越內地的4636人。短時間內死亡人數的激增,使得公立醫院的病房出現了“人屍共存”,殯儀館內出現了“屍體比棺材多”的人間慘狀。

吊詭的是,香港第五波疫情的毒株主要是奧密克戎亞型變異株BA.2,該變異毒株雖然傳播率高,但對人類肺部感染的可能性顯著下降即致死率和毒力的降低,主要為支氣管組織的臨床表現,多為輕病症或無症狀感染。既然如此,為什麼香港的死亡率還如此之高,甚至“超英趕美”,在亞洲超越韓國、新加坡,與日本“不分伯仲”?究其根本,香港新冠死亡率主要來自於未接種疫苗的長者和幼童。根據官方媒體的數據披露,香港新冠死亡人數中,“95%是60歲以上長者,約60%來自安老院或殘疾人士院舍……已接種疫苗的死亡率是0.08%,未接種疫苗的死亡率是1.86%,相差20多倍。長者已完成接種疫苗的死亡率是2.89%,而未接種疫苗的死亡率逾12%。”張文宏醫生更是以香港第五波新冠疫情的死亡率為例,指出香港死亡個案中,“有89.4%的人並無接種疫苗或只注射了一針疫苗。而80歲或以上的死亡個案中,更有91.5%的人未接種或只打了一針。”對比內地,自2021年1月25日以來,新冠感染人數一再反彈,但是根據衞健委的3月份官方數據,在同期的27705例確診病例中,新冠病死率為0%。

(香港中通社資料圖)

不少醫療專家和社會評論者將香港新冠高死亡率歸結為香港居住條件惡劣,人口擁擠乃至安老院檢疫不夠及時等“客觀原因”,但筆者不禁想問,為什麼這些長者就沒有任何主觀的意願要去接種疫苗?為什麼部分長者對於疫苗接種始終是一副千推萬阻的態度?到底是什麼導致了長者們談“疫苗”而色變,甚至寧願以“性命”為代價,成為新冠疫情的“獻祭羔羊”?2021年9月,BBC新聞網曾以“香港長者接種率低迷為何值得關注”為題,公布了兩組數據:截至2021年9月12日晚8時,香港人口中完整疫苗接種者佔了總人口的56.6%,但是70至79歲長者完整疫苗接種的比例僅為該年齡段人口的32.17%,80歲以上的人口則僅為9.76%。而根據英國5月份的官方數據顯示,在約有684萬老年人口的英格蘭地區,70歲以上的接種率為89.5%,95歲以上的接種率也達到了86.1%。如果說早期長者們對於疫苗接種的抗拒還是來自於國外媒體的渲染性報道和家庭醫生的消極性建議,那歷經一年多的抗疫和接種推廣,為什麼絕大部分長者依舊對疫苗接種採取“不接受、不理解、不可信”的“三不”姿態?

無論是長者還是部分社會人士,他們對於疫苗的懷疑乃至惡意的揣度本質上離不開一小撮亂港的“黃媒”、“黃絲”的挑撥離間。我們不妨回顧一下香港疫苗的接種歷程。2020年12月20日,港府在採購疫苗工作會議上拍板決定採購國產的科興疫苗和由美國輝瑞藥廠與德國BioNTech研發的新冠肺炎疫苗。隨即引來了時任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在《國安法》出台後即舉家移民至英國)的公開“質疑”。她說自己不了解內地的疫苗生產以及科興的有效率,不會考慮接種國產疫苗,甚至抱怨道:“唔係幾理解點解會買(科興)。”此外,她更是指出,輝瑞疫苗有舉行聽證會,在有效信息披露上更具透明性,且外國已開始大規模接種,相信比國產疫苗更具安全性。令人倍感嘲諷的是,同年12月,美國就報道出四名人士在接種了馬會長口中“安全可信”的輝瑞疫苗後,患上了貝爾氏麻痹症(Bell's palsy),導致面部癱瘓。此後,各種關於接種疫苗會產生不良後果的負面報道渲染不絕於耳,從而在接下來一年的“疫苗接種”鼓動中,任憑政府和各大商會送樓送錢送福利,社工和醫院積極宣傳,部分港人們尤其是長者卻始終徘徊在國產疫苗安全信息不透明,外國疫苗副作用大的“左右為難”的處境之中。

直至2022年2月,第五波疫情肆虐之際,“黃絲”們再次藉疫苗挑事,意圖內耗香港的用意可見端倪。這也直接影響了香港推遲出台兒童接種疫苗的時間和年限規定。在初期爆發式增長、出現兒童和長者死亡的時候,一幫“為反而反”的黃絲們在Facebook的平台上“上躥下跳”,聲稱“現在每日確診個案升至幾千,出現一兩宗嚴重個案其實不出奇”,並假裝善意勸阻要帶兒童打針的家長要“冷靜一點”。甚至,還有部分“黃絲”為了抹黑疫苗說出了“疫苗內含有害物質,令細胞壞死”的荒謬言論,意圖進一步傳播疫苗負面消息,抵制港人打針。在Instagram平台上,部分“黃絲”教唆學生,打完針一定要假裝身體不舒服,拒絕上學和測驗,讓父母給學校施加壓力。不少香港網民怒斥“黃媒”、“黃絲”草菅人命,漠視人權,因為死的不是他們的親人和孩子——“這就跟黑暴期間『叫學生衝、自己鬆』一樣,犯法的又不是他們。”

香港疫苗接種之所以難以在長者和幼童的群體中推廣開,這與“黃媒”、“黃絲”對疫苗的誤導和謠言密不可分。如果說2019年走上街頭的社會黑暴直接造成了約上千億的經濟損失(據悉,光是消費類、零售等行業的經濟損失已最少超過了一千億元),是直接的、顯性的、暴力的亂港表現;那麼,因為輕信了“黃絲”蠱惑而不選擇接種疫苗的長者和幼童家長們,則不得不付出5683條鮮活的人命為亂港分子的謊言“獻祭”,這是一種間接的、隱形的、軟性的亂港表現。國安法的出台,終結了反中亂港分子“明目張膽”的挑戰和破壞,可是,當亂港分子“由明轉暗”,以“軟抵抗”的形式滲透在社會的每一個角落,那麼打擊黑暴的工作就不能停止。社會黑暴和疫苗謠言本質上是“一脈相承”的,都是意圖分裂香港社會,挑撥人心,製造矛盾,香港每個人都需要警惕躲在暗處的反中亂港的力量如何“蠢蠢欲動”,如何“密謀暗劃”,如何“捲土重來”。

新冠疫情實際上是把“黃絲”的泯滅人性的行為和意圖暴露得更為徹底,他們不僅要消耗香港的繁榮經濟,更是要以香港人的寶貴生命為籌碼,來為自己的政治私利和不軌野心“添磚加瓦”。新冠不應成為“黃絲”的牌面,疫苗更不應該成為反中亂港的武器,打不打疫苗是個人選擇,但是為了謠言而不打疫苗,則是正中了“黃絲”的“圈套”和“陷阱”。新冠疫苗接種率之低,何嘗不是“黃絲”堵上疫苗之門,讓香港付出血淋淋代價的側面寫照?

(作者為中國僑聯委員、安徽省政協委員、香港安徽聯誼總會常務副會長吳志斌)


【編輯:刘春】

視頻

更 多
英國公布“血污染”報告 2527頁內容震驚全英!
在戛納電影節大放異彩的《九龍城寨之圍城》為什麼這麼厲害?
全球500位反貪專家齊聚香港:ICAC在反腐機構中廣為人知
香港科大校長葉玉如:現在是創科的黃金時代
發展新質生產力能做什麼?科大校長葉玉如:香港可主攻這兩個領域
【通講壇】總統及外長突然遇難 伊朗政局會大震盪嗎?
伊朗總統遇難 事故還是與謀殺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