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評論 ->論壇

俄烏危機 澳大利亞為何掉轉矛頭指中國?

分享到:
2022-02-15 20:23 | 稿件來源:香港中通社

【字號:

香港中通社2月15日電(香港中通社記者 張婕舒)俄烏危機持續,澳大利亞卻將矛頭對準中國。澳大利亞國防部長達頓稱,一旦俄羅斯出兵攻打烏克蘭,將會連帶影響印太地區安全,其中直接引發的後果之一,是中國大陸可能會針對台灣展開新一輪“侵略行動”。受訪學者指出,澳大利亞已慣於借任何事端向中國發難,政客為了謀求短期政治油水,不惜損害已跌至谷底的中澳關係。

澳大利亞國防部長達頓。圖源:環球網

《澳大利亞人報》2月14日在頭版頭條刊登對達頓的專訪。達頓在專訪中作出上述警告。達頓還強調,澳政府將會密切注意,並監控北京會否趁機針對台灣採取行動。

就在3日前,澳總理莫里森在出席“四方安全對話”後批評中國稱,中俄是“專制國家聯盟”,破壞全球穩定,“中國政府樂於批評從事和平活動的澳大利亞,但對於大批俄軍出現烏克蘭邊境方面仍是冷冷的沈默”。

對此,中國外交部14日敦促澳方摒棄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偏見,停止發表加劇局勢緊張的好戰言論。這種靠鼓吹對抗謀取政治私利的做法是不道德的,也是危險的。

俄烏危機,澳大利亞為何要將矛頭掉轉指向中國?華東師範大學澳大利亞研究中心主任陳弘教授15日在接受香港中通社記者採訪時直指:“澳大利亞將俄烏危機轉嫁到中國身上,實際上兩者風馬牛不相及,這可謂非常奇葩的行為。從中可以看出,澳方有意將中國當作矛頭,利用一切可能的機會對中國發難,這一慣性已經剎不住車。”

陳弘續指:“達頓是極右反華分子,他這樣做是唯恐天下不亂,希望挑起地區衝突,加劇國際社會的恐慌。澳大利亞大選在即,達頓和莫里森實際是黨內的對手,兩人比聲高,爭相炒作‘中國威脅論’,實際上都是想利用中國話題撈取自己的短期政治油水,損害的是已經跌到谷底的中澳關係,是非常拙劣、短視的操作。”

“澳大利亞當前出現一種怪象,每逢大選必打‘反華牌’,”陳弘指出,“不少民眾經過洗腦,確實已被這一伎倆蒙蔽,會因此支持這些政客。不過相信大部分民眾心中很清楚,損害中澳關係對澳方沒有任何好處。因而,這些政客的操弄最終不會得償所願。”

事實上,達頓對於大陸“攻打”台灣的“擔憂”由來已久,早在去年4月,他就曾表示,“中國大陸近年對統一台灣的欲望越來越明顯”,警告外界不應低估澳中就台灣問題發生衝突的可能性。其後在11月,他又揚言要為台灣而戰,“若美國採取行動‘捍衛台灣’,無法想象澳大利亞不加入美國陣營。”

為何達頓一再渲染台海危機?陳弘指出:“澳方並不只是單純挑出台灣事務進行炒作,不久前澳方還炒作過南海問題。其目的,只是希望能挑起爭端和衝突,通過破壞穩定,激發起民眾的恐懼,藉此謀求政治利益。”

俄烏危機爆發以來,西方輿論就不斷聯想“烏克蘭將與台海局勢連動”。一如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爆發後,西方開始作出“中俄將在歐亞分別開戰”的地緣政治預言,當時諸如“烏克蘭將與台海局勢連動”的提醒同樣是漫天飛舞。

此次,彭博社13日引述美政府官員的話稱,美國政府越來越相信,中國正在密切觀察美國對烏克蘭危機的反應,並視之為美國如何應對台灣問題的預演。台灣更是組成了“烏克蘭情勢因應專案小組”,稱將密切關注情勢發展以及對台灣安全可能構成的影響。

美國外交政策機構中的許多人認為,因為中國的掘起,美國已經再也負擔不起將其軍力部署到世界各地的費用。出現烏克蘭與台灣局勢連動說,是否反映了美西方國家的焦慮?

陳弘認為:“可以看出,美西方國家對中俄兩個強國走近,並發展‘沒有止境、沒有禁區、沒有上限’的合作關係感到非常害怕。不過他們的這種恐懼是臆想出來的,因為中俄之間並非軍事同盟關係,之所以形成夥伴關係,也是為了維護地區及世界和平,從來不是為了針對第三方國家。”

陳弘接著指出:“美西方國家出於焦慮,妖魔化中俄以及中俄之間的夥伴關係,試圖煽動新一輪冷戰,煽動地區衝突。恐懼令美西方國家對整個國際局勢發生了嚴重誤判,並直接導致其在戰略目標及具體戰略措施方面進行了錯誤配置,失去了正常章法,失去了戰略定力。”


【編輯:馬華】

視頻

更 多
外籍武術愛好者齊聚香港比武 是什麼吸引了他們?
外籍港人通行證開始申請!預約踴躍 申請者想去哪裡玩?
過百學生耍武藝 外國“高手”也加入 竟還有少林絕技“鐵頭功”!
潛逃者稱有BNO不懼撤銷特區護照 鄧炳強:自欺欺人 終成過街老鼠
無懼恐嚇攻擊 全力維護國安——專訪香港特區政府保安局長鄧炳強
你沒見過的中國華服!這一場秀從古典走到現代
【通講壇】日菲簽署《互惠准入協定》 美國印太戰略邁出一步 下一個目標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