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

“奧密克戎”,全球抗疫合作試金石

分享到:
2021-12-03 10:56 | 稿件來源:環球時報

【字號:

從新冠病毒新變異株“奧密克戎”被發現、被命名僅過去一周時間,英國、美國、以色列、日本等醫療保障條件最好、疫苗接種率最高的國家卻已經方寸大亂,率先向南非及周邊國家發布了旅行禁令。而這些“被禁”國家也大聲疾呼:不應讓積極監測並上報病毒新變異株的國家反遭“斷航”懲罰。

多國對南非發布了旅行禁令。

南非《外交》雜誌主編克里坦·巴哈納坦言,新冠肺炎疫情是對全人類的考驗,某種程度上也是衡量國際關係的試金石。中國總能想非洲兄弟所想,急非洲兄弟所急。在剛剛結束的中非合作論壇上,中方宣佈再向非方提供10億劑新冠疫苗,為非洲國家援助實施10個醫療衛生項目,並向非洲派遣1500名醫療隊員和公共衛生專家。截至目前,中國已向非洲提供約1.8億劑疫苗。

一段“缺失基因”驚動世界

11月4日下午,南非比勒陀利亞柳葉刀實驗室里,擁有病毒學碩士學位的助理研究員艾麗西婭註意到,上百份新冠病毒檢測結果中有一份有些異常。這種“異常”她似乎見過,那還是在去年下半年,被認為暴發於英國的阿爾法變異毒株就有類似“異常”——缺少一種可用於鑒別新冠病毒特征的S基因,這種S基因會生成毒株上的棘突狀蛋白。艾麗西婭無法解釋這種變化,畢竟經過一年多的新冠病毒叠代,阿爾法變異毒株已經很少見,而且如今的樣本中不僅缺少S基因,還多了兩個新的基因,這是一種新的病毒變異麽?

隨後一星期里,艾麗西婭發現這種“異常”的樣本越來越多,該實驗室隨即向柳葉刀實驗室總負責人、分子生物學家艾莉森·格拉斯教授進行匯報。格拉斯是南非新冠疫情防控咨詢委員會的成員,掌握南非其他地區的新冠病毒檢測情況。她從每天上百封工作郵件中註意到了艾麗西婭的報告,但11月中旬,南非每天的新冠確診病例數不到500例,符合艾麗西婭報告“異常”的樣本仍然太少,但這種“異常”可能是某種突變,而且它可能有更高的致病性或引發免疫逃逸。為了萬無一失,格拉斯將當前的情況通報給了南非國家傳染病中心病理學教授格特伯格。

由此,一場由獨立實驗室和國家級檢測團隊共同展開的“查毒”競賽開始,瞄準“異常”樣本進行的基因測序在約翰內斯堡等大城市迅速開啟。11月22日,南非研究團隊確認跟蹤到足夠多的新冠病毒“異常”樣本。次日,南非國家傳染病中心宣佈了新冠病毒出現新變異株——B.1.1.529,並將這一變異株的基因組序列上傳“全球公共基因組數據庫”,以供全球科學家共同研究。

11月26日,世界衛生組織將B.1.1.529命名為“奧密克戎”,成為第五種值得“高度關註”的新冠病毒變異毒株,但目前奧密克戎傳播力、致病力和免疫逃逸能力等還有待系統研究數據。在世衛組織為“奧密克戎”命名前一天,英國已宣佈對包括南非在內的南部非洲國家斷航,隨後以色列、美國、日本、意大利等國相繼宣佈類似旅行禁令。截至12月2日,全球已有超過35個國家和地區切斷與南部非洲國家的人員來往。以色列和日本甚至宣佈斷絕一切國際旅行的“封國令”。

世界衛生組織11月30日批評了全面旅行禁令的做法,認為此舉無法阻止奧密克戎的國際傳播,只會給人民生活和生計造成沈重負擔,抑制各國報告和分享新冠流行病學與測序數據的積極性,進而對全球抗疫產生不利影響。

荷蘭政府也於11月30日公佈數據顯示,早在南非報告出現首例奧密克戎變異株之前,該變異株已經在歐洲出現。

歐洲病毒學家傑夫瑞·巴瑞特在《衛報》撰文稱,奧密克戎在短時間內被確認並在全球得到共享性研究,這是全球病毒監測合作的重要成績,南非在其中的工作尤其應受到稱贊。目前還無法確定新變異毒株的發源地,在這種情況下世界就將最先報告這一變異的地區孤立起來,這無疑是一場悲劇。

一場集體控訴指向西方

“我覺得臉上挨了一拳,肚子上也被踢了一腳”,得知再一次失去看孫子的機會,羅斯瑪瑞向南非媒體失望地抱怨稱,“我快崩潰了,我已經兩年沒見到在英國的孫子了,今年9月南非已被它們列入過禁航名單,現在又去不了了”。

想出去的出不去,想進來的進不來。在巴黎,米爾維·托德一家正在改簽機票,他們不得不多花約3000美元改乘另一趟航班回南非。“走不走的了還難說,突然斷航是一場災難。這簡直是另一種形式的殖民主義,西方發達國家只知道什麽對自己好,典型的雙標,鬼知道那些新病毒是不是來自他們自己?我們白瞎了這麽好的科學家和透明的信息共享機制”,托德接受南非“24小時新聞網”采訪時憤怒地表示。

上周,南非總統拉馬福薩在電視講話中強調,疫苗不平等不僅使無法獲得疫苗的國家喪失生命和生計,而且還威脅到克服這一流行病的全球努力。奧密克戎變異株應該給全世界敲響警鐘,不能讓疫苗不平等繼續下去。拉馬福薩還就此呼籲,“我們對一些國家決定禁止來自南部非洲國家的旅行深感失望。這沒有科學依據,而且顯然背離了許多國家在不久前羅馬20國集團會議上作出的承諾,他們曾說要安全有序地重啟國際旅行。”

27歲的南非青年彼得在約翰內斯堡一家大型會計師事務所工作,因為剛坐飛機從開普敦出差回來,他被要求在家隔離觀察。他對記者說,“我們飛機上有人新冠檢測結果呈陽性,但我們至今都沒事。據我所知目前感染新變異病毒的病例癥狀都很輕,我不明白西方國家為什麽如此敏感,倒是他們有些嚇到我了”。

“這個月是奧密克戎,下個月還可能是另一種變異,如果我們的疫苗接種不夠,世界永遠不會安全”,南非人民健康運動組織的萊斯利·倫敦教授分析稱,阻止這一情況惡化下去的唯一辦法是公平分配疫苗。

“但是,有一些大國仍然將疫苗政治化!”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尼日利亞官員稱,中國駐尼使館已經多次會見尼方,要求捐贈中方生產並獲得世衛組織緊急使用的疫苗,至今已經半年多過去,而且9月份政府已經發布通告中國疫苗獲準進入尼日利亞市場。但西方國家想盡一切辦法打壓中國疫苗,迫使中國疫苗無法在尼日利亞落地。

“人類沒有通過這場測試,新冠肺炎疫情依舊威脅著我們,而有些國家還一直在破壞著大家的努力”,南非著名病毒學家卡里姆認為,西方發達國家存在“疫苗種族主義”,“當那些富裕國家的接種率超過80%,而多數非洲國家還不到20%時,戰勝疫情就是一句空話”。

22歲的年輕媽媽拉塔亞是住家保姆,她已經快一年沒有見到自己的孩子。因為南非一年來經歷了三波疫情高峰,越發謹慎的雇主已不允許她和自己的家人接觸,因為那里是貧民窟,很多人還沒有打新冠疫苗。拉塔亞知道奧密克戎可能更厲害,她對回家也有顧慮,但更擔心的是失去工作,因為她是家里主要的收入來源。

非洲疫情暴發後,中國政府向非洲國家提供多批緊急醫療物資和疫苗捐贈。中國醫院已與38個非洲國家的43家醫院開展對口合作,為非洲培訓了2萬多名衛生工作者,並提前啟動非洲疾控中心新總部大樓建設。截至目前,已有近40個非洲國家使用了來自中國的新冠疫苗,其中一些國家正在本國與中國進行聯合生產。

與此同時,中國疫苗在有效性方面的研究正在醫療條件更好的南非展開。11月29日,南非與中國科興公司就青少年群體接種科興疫苗的三期試驗進入第二階段,繼今年9月兩名南非青少年完成兩劑接種後,此次共有270名南非青少年進入試驗組。南非合作方媒體經理法拉蒂·西格維表示,“這是一項全球性試驗,我們將嚴格按國際標準測試中國疫苗的安全性、有效性以及副作用等,還會對兒童進行為期1年的回訪”。

一眾非洲朋友急需幫助

“讓我們感到幸運的是,我們得到了來自中國方面的大力支持,食品、防疫物資、消毒用品等。不僅解決了防疫問題,也解決許多人生活上的問題。”尼日利亞阿布賈記者協會秘書長烏古對《環球時報》記者說,“自疫情以來,我們已經有10名記者犧牲”。而去年從疫情暴發至5月,僅兩個多月時間,便有7名記者因新冠疫情死亡。“沒辦法,這是我們的職業性質所決定的,我們不得不外出實地采訪。但是如果沒有中國企業與中國人的幫助,我相信我們的損失將會無法估算”。

在尼日利亞,新冠肺炎一度被稱為“富貴病”。特別是在疫情初期,新冠肺炎只在政府官員或者富人群體中傳播,“因為他們到哪里都有空調,溫度比較涼爽,給了病毒傳播的機會”,曾得過新冠肺炎的市民烏茲曼說,後來疫情才擴散到了普通家庭。“但是如果妳有所準備,比如戴好口罩,或者常洗手消毒,感染概率就會小很多。

然而,在首都阿布賈,除了一些高級別的政府部門、醫院仍遵循著戴口罩的規定,其他地方,如商場、超市等人群密集的地方,極少有人戴口罩。一位正在尼日利亞南部富裕城市、三角洲州首府阿薩巴市出差的尼方朋友對記者說,“若不是親眼所見,很難相信,醫院里的醫生、病人無一人佩戴口罩!”。

在非洲多國有從商經歷的華僑鄭先生分析稱,很多非洲底層民眾深受當地巫醫影響,對現代醫學不信任,認為沒病打針會引起身體變化,這是非洲疫苗接種率低的主要原因之一。鄭先生手下原本有幾位莫桑比克的員工,竟然因為要打疫苗嚇得跑回了老家。

而津巴布韋礦工韋利特向記者表示,自己是在礦區跟中國工人一起打的中國疫苗,看到那麽多中國人都打了,而且是中國醫療隊專程從首都哈拉雷送來的疫苗,不打可能就沒機會了。據不完全統計,津巴布韋目前有約20%的民眾完成兩劑疫苗接種,而津巴布韋已接種的新冠疫苗中95%以上為中國疫苗,包括中國政府援助的和當地政府采購的。

相似的示範效應也發生在納米比亞。納米比亞媒體報道稱,當納米比亞人還在疑慮疫苗安全性之時,中國人已經率先接種。納衛生部執行長南宮貝在“春苗行動”納米比亞接種現場激動地表示,我們感謝中國政府送來疫苗,也感謝在納的中國朋友率先接種。中國人接種疫苗起到良好的示範作用,進一步喚醒納米比亞民眾接種疫苗的意識。

“事實上,也不全是因為人們不註意防疫。一方面,國情不一樣,我們的重點是放在了瘧疾等致死率更高的傳染病上。另一方面也確實是經濟實力不允許”,一位醫學專家無奈地說。根據官方數據統計,尼日利亞每年僅因瘧疾死亡人數超過9萬人,其他的包括傷寒、腹瀉等傳染病,也導致數萬人死亡。而新冠肺炎疫情從暴發至今年11月30日的1年9個多月里,尼全國死亡人數為2977例,相較於瘧疾等傳染病,尼日利亞人感到確實“沒那麽嚴重”。

阿布賈各個繁華的路口或大超市門口外,許多孩子還在冒著炎炎烈日向路人兜售口罩。來自北部卡杜納州的16歲男孩伊曼稱,他每天只能賣出十幾只口罩,大約掙500奈拉(約合人民幣6元),“這一點收入無法讓我自己吃得飽,相較於饑餓與感染病毒,我會毫無疑問地選擇外出工作獲得食物”。“各個國家國情不一,但是從歷屆中非合作論壇成果來看,中國關註到了大部分非洲國家所關心的問題。”尼日利亞總統工業貿易投資高級特別助理西德尼說,“特別是本次會議上提出的工作計劃。我相信,在中國的幫助下,非洲大陸一定能克服困難,迅猛發展”。

【編輯:俞丹鳳】

視頻

更 多
公務員學院院長郭蔭庶:公務員培訓要提高身份認同
佩洛西訪台|佩洛西在台講話數次被翻譯強行打斷
專訪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李家超:上任滿月工作量大但很受鼓舞
軍事專家解析演習:實戰演訓為何要選擇環島六大區域?
解放军重要军事演训行动12点开始!多角度看導彈發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