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評論 ->來論

【來論】石宏:香港國安风险中的“软对抗”可轉為“硬對抗”

分享到:
2024-07-09 17:07 | 稿件來源:香港新聞網

【字號:

香港警務處副處長(國家安全)簡啟恩在7月7日指出,香港目前面臨三大國家安全方面的風險,即西方干預、“軟對抗”及本土恐怖主義。對於西方干預、本土恐怖主義,大家都很好理解,但是對於什麼是“軟對抗”,很多人的理解都比較模糊,以至於不少人擔心 “軟對抗”被濫用,可能出現借用“軟對抗”的名義任意擴大打擊面的情況。那麼應該如何準確理解“軟對抗”呢?“軟對抗”有什麼樣的危害呢?

圖為警務處副處長簡啟恩。(香港中通社圖片)


“軟對抗”具有高度隱蔽性,善於鑽法律空子

“軟對抗”是相對於“硬對抗”的概念,兩者的本質完全一樣,都是“對抗”,即對抗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香港基本法、香港國安法。只不過兩者的表現形式不同,“硬對抗”就是公然違法,危害國家安全和香港的穩定;“軟對抗”則是盡力采取一些表面上看著不違法的行為,實際目的卻是和“硬對抗”一樣,危害國家安全和香港的穩定。

而對於“軟對抗”的內容定義,近年來經常在媒體上出現的是“不法分子通過網絡、媒體、藝術等渠道,向市民滲透‘反中亂港’的信息,企圖煽動仇恨情緒。”但是這個內容定義的準確性有待商榷,因為通過“不法分子”、“向市民滲透‘反中亂港’的信息,企圖煽動仇恨情緒。”這些字眼,已經可以判斷此類行為屬於公然違法的對抗行為,嚴格來講應該是“硬對抗”。

傳播渠道并非界定“硬對抗”與“軟對抗”的明顯標準,因為不管是“硬對抗”還是“軟對抗”,都會利用網絡、媒體、藝術等渠道去煽動對抗,只不過“硬對抗”是硬橋硬馬,公開利用傳播渠道進行煽動;而“軟對抗”則是利用傳播渠道潛移默化進行誘導式煽動。例如香港區域法院已經處理的“羊村繪本案”就是典型的利用傳播渠道進行“軟對抗”的行為,由《羊村守衛者》、《羊村十二勇士》、《羊村清道夫》構成的3册繪本,表面上是給小朋友看的漫畫書,但實際上這套看似畫風可愛的繪本是在鼓吹“港獨”,煽動族群對立,影射攻擊中央和特區政府,危害國家安全和香港的穩定。

警方檢獲的“羊村繪本”     圖源:大公文匯網


而從是否違法的角度來講,“軟對抗”很善於尋找法律空子,然後去鑽。因此,“軟對抗”輕易不去觸碰法律,尤其是不去觸碰香港國安法。例如此前曾經出現的“投白票、廢票”行為,就是鑽法律空子的“軟對抗”行為。因為當時沒有相關法律法規認定故意煽動“投白票”屬於不法行為,於是就出現了有人故意煽動大面積“投白票、廢票”,意圖顛覆特區政府。直到2021年修訂的《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27A條規定“任何人在選舉期間內借公開活動煽惑他人不投票、投白票或廢票,即屬於犯非法行為”,才填補了法律法規層面的漏洞,基本遏制了“投白票、廢票”的“軟對抗”行為。

由此可見,“軟對抗”相比於“硬對抗”的顯著特點是具有高度隱蔽性,大多時候從表面上看不一定違法,這就導致“軟對抗”行為發現難,處理起來也比較棘手。


“軟對抗”的危害絲毫不下於“硬對抗”

“軟對抗”之所以會出現,就是反中勢力發現香港國安法實施之後,“硬對抗”已經不管用,所以調整了對抗策略,變得更加隱蔽、更具耐心,重點放在意識形態領域潛移默化的煽動和蠱惑上面。因此,不要下意識地認為“軟對抗”中有個“軟”字,其危害程度就不如“硬對抗”。打個比喻,“硬對抗”造成的危害猶如外傷,一眼就能看得見;而“軟對抗”造成的危害則猶如內傷,可能一時半會看不見,但如果不能及時發現、及時診治,纍積下來的內傷一旦發作,危害更甚。

“軟對抗”的直接、顯性危害是會導致特區社會、特區政府效率下降。比如如果出現某些公務員以“政治中立”為藉口,拒絕執行特區政府已決定的工作,這就必然會導致特區政府效率受損;“軟對抗”的隱性危害是在意識形態領域傳播有害思想,不貪求一時之功,而是著眼於和中央政府、特區政府的長期對抗。

“軟對抗”與“硬對抗”之間是沒有壁障的,可以自由轉換,如同硬幣那樣是一體兩面。也就是說,如果反中勢力覺得時機成熟,就會將“軟對抗”轉為“硬對抗”。而從國外的很多實例,都可以看出“軟對抗”與“硬對抗”之間的自由切換。最典型的套路是從上街開始,起初并不是喊出顛覆政府的口號,而是改善生活、提高就業機會等等,而且游行示威人群也很有序。此後,隨著人群規模越來越大,口號就開始變為對政府發難。如果政府應付比較軟弱,那麼游行示威幕後的組織者就會煽動人群不斷昇級態勢,變成典型的“硬對抗”,直到顛覆政府;如果政府應對比較強硬而且得當,那麼游行示威人群幕後組織者就會選擇蟄伏,重新采取“軟對抗”。

“軟對抗”的底氣來源是西方干預勢力。如果沒有西方干預勢力撐腰以及作為精神寄託,那麼不管是“硬對抗”還是“軟對抗”,統統不存在;或者即使存在也是纖芥之疾。但是西方干預勢力現在不僅存在,而且勢力還很強,其通過各種方式在支持、鼓動香港特區的“軟對抗”,甚至直接參與煽動“軟對抗”。例如在2021年底香港特區新一屆立法會換屆選舉前夕,美國《華爾街日報》就公然刊文詆毀,并替亂港分子張目,宣稱抵制和“投白票”是香港人“表達政治觀點的最後方式之一”。因此,“軟對抗”和西方干預經常是互相配合,前者以後者為支撐,後者以前者為抓手,這也就進一步加大了對國家安全和香港穩定造成的傷害。

石宏


(本文作者為亞太智庫研究員石宏,本網獲獨家授權刊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本文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媒體立場)

【編輯:王少喆】

視頻

更 多
外籍港人通行證開始申請!預約踴躍 申請者想去哪裡玩?
過百學生耍武藝 外國“高手”也加入 竟還有少林絕技“鐵頭功”!
潛逃者稱有BNO不懼撤銷特區護照 鄧炳強:自欺欺人 終成過街老鼠
無懼恐嚇攻擊 全力維護國安——專訪香港特區政府保安局長鄧炳強
你沒見過的中國華服!這一場秀從古典走到現代
【通講壇】日菲簽署《互惠准入協定》 美國印太戰略邁出一步 下一個目標是誰?
香港政府已選定一對成年精壯大熊貓 力爭十一國慶抵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