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港澳 ->時政

生命的信使:諾貝爾獎得主卡塔琳·考里科的科學夢

分享到:
2023-10-03 16:47 | 稿件來源:香港新聞網

【字號:

香港新聞網10月3日電 (記者  陳偉根)瑞典卡羅琳醫學院10月2日宣布,將2023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授予卡塔琳·考里科和德魯·韋斯曼,以表彰他們在信使核糖核酸(mRNA)研究上的突破性發現,這些發現助力疫苗開發達到前所未有的速度。

作為mRNA疫苗創始人之一,卡塔琳.考里科教授曾在今年8月飛抵香港,接受香港中文大學頒授榮譽理學博士,並向媒體分享她在科學研究路上的一點一滴。香港中通社記者當時在中文大學採訪這位科學家,感受其對於mRNA疫苗研究的堅持。

2023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之一卡塔琳·考里科

考里科專注於研究RNA介導機制,與賓夕法尼亞大學的德魯·韋斯曼(Drew Weissman )教授共同研究以mRNA改變細胞功能。新冠肺炎暴發後,多國採用以mRNA為基礎的疫苗,挽救了大量生命。

考里科1955年出生在匈牙利一個小村莊,她的父親是一位屠夫,小時候看著父亲工作,就喜歡研究著屠刀下豬的构造。

進入大學後,考里科也選了生物學。她在研究中發現mRNA分子可告訴細胞該做什麼,更讓她著迷的是,“如果能夠掌握這個信使,就可以給細胞一個新的指令集,讓它們按照意願行事。”

正當考里科為mRNA的想法所著迷時,實驗室資金耗盡,她失業了。為了繼續做研究,她與丈夫賣掉車子,換到900英鎊。當時匈牙利實施外匯管制,她把錢塞在兩歲女兒的泰迪熊裡,一家人橫渡大西洋到美國。

1989年,考里科在動物實驗中終於發現mRNA技術真的可行,但大多數科學家認為mRNA會引起免疫系統劇烈反應,在實踐中永遠行不通,考里科的計劃始終拿不到贊助。“科學就是你不斷受到挑戰,你必須做一些沒有人做過的事情。對科學家來說,最重要的是每次失敗後,你必須永保熱情。”

考里科當時在賓夕法尼亞大學的研究經費,十分短缺。校方甚至警告她要放棄mRNA的研究項目,否则将取消她的教席。她選擇了妥協。

在受訪中考里科表示:“我想感謝那些讓我生活艱辛的人,因為他們讓我變得更堅強、更有韌性。”

兩年後,她與德魯·韋斯曼教授巧遇,開始就mRNA改變遺傳編碼研究項目合作,並帶來突破,發現經過生化程序調整的mRNA分子,不但增強了蛋白質合成能力,同時小鼠體內的免疫系統不再摧毀mRNA,證明mRNA分子可以安穩地傳送至人體內,用以抵抗病毒。

其後,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發。“我看到很多人死了。他們只是把屍體放在卡車上,因為他們不知道該放在哪裡。在紐約的中央公園,搭了好多帳篷。我意識到必須迅速行動。”考里科說。

當時美國輝瑞藥廠和德國復必泰生物科技公司相信考里科的研發成果,構建她研發的mRNA分子,成功引發人體產生有效的mRNA,對新冠病毒產生關鍵性的抗病毒反應。“它們在新冠疫苗開發之前,已經為改良型mRNA進行了人體試驗,包括針對流感和寨卡病毒進行了測試”。

一時間,考里科聲名大噪。“2020年12月18日,我在賓夕法尼亞大學接種了疫苗。我在那裡看到排隊等著接種疫苗的醫護人員,我當時哽咽,幾乎哭了,也許真的哭了。”她向記者回憶道。

考里科研究mRNA技術已經超過40年,開啟了預防和治療人類疾病的大門。使用mRNA技術的治療方案正在快速浮現,涵蓋從流感到瘧疾的傳染病疫苗,以及針對新陳代謝障礙、免疫系統失調,以及癌症和心臟病等慢性疾病的治療等。為了挽救更多人,考里科放棄了專利收費。“做研究很快樂。我沒想過要致富,我的薪水一直不多,只希望每個人都能用上mRNA疫苗。”

她表示,在新冠肺炎暴發前,已經有藥廠開始研發mRNA流感疫苗,可能是下一個推出的產品,此外業界還在開發一種呼吸道合胞病毒和帶狀疱疹疫苗,以及針對艾滋病毒和可能引發多發性硬化症的EB病毒的疫苗試驗。

Curevac和BioNTech等mRNA疫苗企業,最初的研究方向是癌症免疫接種。BioNTech的最新研究發現,如果患者患有可手術治療的腫瘤,就有可能針對腫瘤特有的蛋白質開發疫苗。考里科認為這一突破非常重要,因為人們曾認為是不可能實現的。不過這種治療目前僅在部分患者中有效。

她還提到,mRNA疫苗對抗由細菌引起的感染可能非常有用。目前正在開發一種針對蜱蟲叮咬傳播的莱姆病的疫苗,以及一種針對蜱傳腦炎的疫苗。後者有一種疫苗正在進行動物測試,其特點不是對病原體蛋白質產生免疫,而是對蜱蟲唾液中的蛋白質產生免疫,從而在昆蟲叮咬的那一刻產生效果。

如今,考里科開始走出實驗室,面對閃光燈和大眾,“我們要向人們解釋複雜的事物,並激勵新一代年輕人,因為越來越少年輕人想投入科學。我們要讓年輕一代明白科學的重要性,理解成為科學家是令人振奮和快樂的事情。”

考里科在採訪中笑著說,科學家不是一個有利於照顧家庭的工作。她那個帶著玩具熊一同到美國的女兒蘇珊,鍾情賽艇,並在2008年北京奧運和2012年倫敦奧運中獲得金牌。“以前,大家都叫我蘇珊的媽媽,不過,現在大家都叫她考里科的女兒。”

考里科曾經對女兒說,“你有注意到你是背對著前進方向划船嗎?科學也是如此。你看不到終點,甚至不知道有終點。你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但你仍然繼續努力。”  (完)

【編輯:陳偉根】

視頻

更 多
中總期望財政預算案能進一步提振香港營商環境
夏寶龍訪港七日 陳國基:體現中央對港重視
一天多場!香港的“新春團拜”到底是什麼?
全球花式迎新春 你所在的國家有嗎?
盤點今年春節中國各地花樣表演 你認識幾個?
龍年開好局!訪港旅客數字超2018年 連偏遠的酒店都住滿
龍年的這些“龍習俗” 你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