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頭條

通說:最後的身影

分享到:
2022-08-29 10:44 | 稿件來源:香港新聞網

【字號:

急速擴張的城市政策下,一些傳統老鋪難免面臨生存危機......

就在人們為大榮華酒樓等百多間有歷史有故事的香港老店傷懷時,最後一間鎅(jiè)木廠也正在遠去,而進入關注的視野。

為讓香港市民過上更好生活,特區政府正密鑼緊鼓地加快建設“北部都會區”,並積極在新界東北發展收地。這一造福絕大多數市民的好事,卻“意外”地壓縮了小部分人的生存空間。其中70多年曆史、香港最後一間鎅木廠“志記鎅木廠”難逃清拆命運。

hk_c_image.png

(“志記鎅木廠”社交媒體專頁)

“我們捱不過時代發展的巨輪。”近日,“志記鎅木廠”在社交媒體上“悲觀”地寫道,“死線已過,清拆在即,70多年的心血付諸流水。”

鎅木,意指把砍伐下來的樹木鋸開成為木材。有人說,鎅木廠就像屠房,都是把原材料處理成可用情況的上游步驟,分別在於前者處理樹木、後者處理動物。

鎅木廠是於上世紀五十年代左右在香港應運而生的。

當時,東南亞的馬來西亞、印尼婆羅洲等地盛產優質木材,供港原木材料源源不斷。這些木材在鎅木廠走一遭後就能搖身一變,成為傢具、裝修材料等。

hk_c_image.png

(“志記鎅木廠”社交媒體專頁)

“志記鎅木廠”於1948年在北角渣華道創立,之後因應城市發展需要幾度搬遷。其中留在現址上水古洞馬草壟最久,一留差不多40年。現時,“志記鎅木廠”由第二代繼承人、鎅木業巨匠王鴻權主理。

“木廠其實是我這半生工作的地點,這間工廠從1982年搬過來(上水)……”王鴻權接受香港中通社專訪時形容木廠經營到今時今日“像一個奇跡”。

鎅木行業在香港有過一段輝煌期,從業人員曾有數萬人。不過1997年後,特區政府立例管制木材入口,嚴格限制進口、砍伐受保護熱帶雨林,業界轉而入口北美洲已鎅好且價格便宜的木材,鎅木產業被指漸成昨日黃花。

“志記鎅木廠”需尋求變革,才能存活。

“初期我們收集中電(中華電力公司)那些棄置電燈柱,雖然上面有很多釘子,大部分都爛了,被白蟻蛀了,但是都可以篩選一些好木鋸出來,換到錢就可以,這樣我有生存空間。”

王鴻權對中通社表示,“建築公司清理地盤之後,有一些(木頭)可以鋸出一些物料出來,會把木頭運送到這裡給我們……如果原木去堆填區,是一種很大的浪費,要令這些樹木有重生的機會去服務人民、服務人類,是一種化腐朽為神奇的任務 。”

20多年來,“志記鎅木廠”共回收處理了7000多支電燈柱。此外,鎅木廠其中一位成員是複修界的“大牛”,港大、藍屋等都有其複修手筆,因此,木材類東西的複修也間接成了“志記鎅木廠”的生意之一。至2016年左右,他們更開設木工班......

通過上述辦法,“志記鎅木廠”獲得新生,掌門人王鴻權亦成為鎅木業巨匠。

hk_c_image.png

(“志記鎅木廠”社交媒體專頁)

近年“志記鎅木廠”最為人熟知的傑作是,6年前灣仔碼頭搬遷,他們接收了近100條、滿布鐵釘和微生物的碼頭防撞木後,配合設計公司,花了3年時間將其翻新成木台、長凳和茶几凳等木傢具,化腐朽為神奇。改裝後的木傢具亦奪得設計大獎。

然而,任何一個行業的發展都非一帆風順、只有坦途,榮譽加身後,“志記鎅木廠”還未來得及沉醉於事業上的“第二春”……特區政府為發展“北部都會區”,通知“志記鎅木廠”歸還土地。

“北部都會區”計劃中,位處的上水古洞北馬草壟為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用地。2019年年末,地政總署通知“志記鎅木廠”須歸還土地……

王鴻權曾透過北區區議會主席羅庭德及非政府組織等與政府協商,先後提出幾個方案,包括爭取保留原址不遷不拆,活化成木材博物館;或透過以地換地方案,遷至一塊荒廢逾30年已平整堆填用地繼續經營等。

北區區議會主席羅庭德表示,無論“志記鎅木廠”或其他團體一直努力的方向均是傾向原址保留。認為即使政府提出特惠賠償津貼,但賠償金額往往不够重置木廠,搬遷成本比賠款還高,會變相令木廠倒閉。

“我不希望這麼快結業,我只是想爭取多一些喘息空間,讓我處理好廠內木材,讓他們可以善用,不要立刻斬頭。”王鴻權對傳媒表示。

今年7月, “志記鎅木廠”在社交媒體發文,指收到地政總署的回覆,清場日期由原來的6月底延至9月13日,鎅木廠可以利用這兩個月來清貨。

亦有消息稱,環境及生態局人員到場視察後,表示可將廠內木材運往園林廢物回收中心Y.PARK林區,盡可能循環再造,轉廢為再生木材。

鎅木廠會何去何從?

“我都74歲了,木廠早已式微,即使有補償,都不够重新買地再建;加上搬廠建廠的費用好大,子女都不願接手。”王鴻權對傳媒表示,現時只有他和60多歲的妹妹打理,“真是有心無力,不可能再做下去了。”言語中透露對鎅木廠“後繼無人”的無奈。

現時,“志記鎅木廠”仍有約千噸木材待處理,王鴻權正以低價售賣木材……

隨著時代的發展,“志記鎅木廠”被追捧過,亦遭遇過冷待,王鴻權憑著頑強誓不低頭的心態,將鎅木廠經營至今,令“志記”見證了香港人逾70年的奮鬥史。

時代在前進,無人可阻擋。或許可以思考的是,如何讓這些傳統文化得以保存?如何做好傳承,避免其後繼無人?

也正因為即將遠去,大榮華近兩個多月來人滿為患,不說晚上正餐,就連中午的茶點時間,候餐的隊伍,也是從二樓入口排到了一樓很遠的地方,直到明天(28日)落閘熄燈;而志記鎅木廠舉辦的木工手作興趣班報名,近來每期名額也是幾乎用“秒殺”形容。

hk_c_image.png

(香港中通社記者 許其皓攝)

這不是“回光返照”。這裡面應該有傳統孕育的新希望。

不必傷懷,

不必哀戚。

所謂懷舊,

就是在心裡,

傳統的位置。


【編輯:刘春】

視頻

更 多
賴清德堅持“台獨” 台商苦不堪言:希望領導人對基層百姓多用心
來到大陸後,台灣青年的真實心聲
【通講壇】菲律賓“鬧海”戲碼不斷 是要試探中國海警新規底線?
香港理大校長滕錦光:讓科研能夠在現實的生活中應用
香港理大校長滕錦光:要“搶”人才 也要有舞台
聽澳門特首賀一誠談談什麼是“澳門的底氣”
從“坐一天”到“睡一覺”,香港新開通的“夕發朝至”動臥列車體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