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港澳 ->社會

香港近半世紀布棚拆遷迎新居

分享到:
2023-02-05 16:50 | 稿件來源:香港新聞網

【字號:

香港中通社2月5日電(記者 徐嘉儀香港深水埗樓宇林立,唯獨在一個十字路口旁,幾棵壯碩的老榕樹下,坐落許多以鐵皮和油布搭建的“棚仔”,一匹匹五彩斑斕的布料堆滿棚內鐵架,數十個白了頭的小販就窩在這個小小國度裡,賣布維生。

深水埗曾是香港重要的工業區,該區地價便宜、勞動人口多,在五、六十年代有“香港紡織業心臟”之稱,遍地都是布行和製衣廠,因此街道聚集了許多布販。

至1978年,主要街道興建地鐵深水埗站,布販獲臨時安排到欽州街小販市場(“棚仔”)擺檔,全盛時期有逾百檔經營,這一擺就是40餘年。

香港中通社圖片(資料圖片)

紡織業逐漸沒落,“棚仔”默默堅守,因布料價格相宜,款式多元,從普通的綿麻布到各種花式,甚至牛仔布都能找到,時至今天,仍是本地設計師和“師奶”尋寶的好去處。

不過,屹立近半世紀的“棚仔”在今年告別大眾。1月31日,欽州街小販市場關閉以騰出土地作公營房屋發展。香港中通社記者到訪時,“棚仔”檔主已全數撤出,大門被鐵鏈鎖上,有柵欄上掛起大幅布料,寫著“布業搬到新棚仔”。

新棚仔正是在距離“棚仔”僅約400米的通州街臨時街市。特區政府食環署自2014年起與布販進行多次會面討論,讓布販搬遷至新場地繼續經營,或領取一次性特惠金離場。舊棚仔有33戶檔主選擇離場,16戶搬遷至新棚仔。

“搬來新棚仔環境衛生好,都是做生意,沒什麼可惜不可惜的。”明利布業的梁伯已入行近40年,見證布業興衰。他對記者說,現在很少家庭會手工縫紉衣服被單;他已邁入花甲之年,難以轉行,只想趁仍有體力,服務些熟客。

新棚仔設有洗手間,並配備照明、防火系統及風扇等設施。攤檔設有獨立貨架,面積和配套較欠缺水電的舊棚仔好許多,檔位月租平均僅約1800港元。明利布業的布料多,梁伯承租了四個檔位,貨架已放滿布匹,剛搬過來就接到不少生意。

從事服裝生意的洪先生上班途中經過布藝市場,他接受記者採訪時正在“打卡”新棚仔。他表示,舊棚仔已成為行家的集體回憶,所幸的是他熟悉的檔主也搬來新棚仔,“以後還會常來逛逛。”

以前為地鐵建設讓路,如今又為公屋興建讓路,從主街道遷移到新棚仔,布販總能找到落腳之處。雖然不少保育人士對“棚仔”的拆遷感到可惜,但社會發展總要走前一步;對布販而言,擺脫鐵皮屋,從小而窄的“臨時”攤檔,搬到設備齊全的布藝市場未嘗不是好事。

近年,香港年輕一代的生活趨勢正在轉變,“文青”潮流興起,商場裡常常能看見手作市集,售賣手工首飾、布藝飾品等。保育,要留住的並非外殼。如何發掘潛力,為舊有事物注入新生命,創造更多發展空間,甚至帶動旅遊文化產業,或許更值得我們深思。(完)

【編輯:李明珠】

視頻

更 多
茅盾文學獎獲得者蘇童認為學生最該讀哪位中國文學大師著作?
【你不知道的香港】藏在高樓中的這座“唯一”的百年廟宇你來過嗎?
來華25年 這位法國作家為法國人民寫了本關於中國的書
為何大家懷念鄭佩佩?與她合作過的圈內人這樣說
一場香港普通中學的音樂會 為何讓觀眾們濕了眼眶
敦煌臨香江 火龍登舞台
(巴黎奧運)“子彈時間”、發光乒乓球台......這些中國“智”造閃耀巴黎奧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