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

對話彭念:西方“債務困境”敘事老調重彈

分享到:
2024-02-08 19:02 | 稿件來源:香港新聞網

【字號:

香港新聞網2月8日電(記者 王豐鈴)“債務困境”話題再被外媒炒起,這次指向馬爾代夫。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8日警告稱,馬爾代夫近期向中國“大量舉債”,面臨陷入"債務困境"的高度風險。

                                                                                            中企在胡魯馬累島承建的五橋專案   圖源:新華社

法新社報道,IMF並未透露馬爾代夫外債的詳細情況,但稱該國需要“緊急調整政策”。若不做出重大政策調整,馬爾代夫的總體財政赤字和公共債務預計將維持在較高水平。儘管預定的機場與飯店擴建計劃料將促進該國經濟增長,但馬爾代夫“前景的不確定性仍然很高,風險狀況也傾向惡化”。

1月初,馬爾代夫總統穆伊茲將中國設為出訪首站,對中國援建的馬中友誼大橋表示感謝,并簽署數字經濟、綠色發展等多項雙邊合作文件。1月30日,中國政府向馬爾代夫無償援助5套新能源微網海水淡化設備項目。近日,馬爾代夫又不顧印度反對,允許中國南極科考船停靠。一系列舉動,引發美西方及印度擔憂,認為這意味著中國在該國影響力的增強。

“債務陷阱”或“債務困境”是什麼來由?造成債務困境的原因,究竟是否是中國的投資?中國在發展中國家的基礎建設投資,借債是有償還是無償?所謂“債務陷阱”西方一直提,這次為什麼輪到馬爾代夫?香港亞洲研究中心主任彭8日接受香港中通社專訪,就以上問題作出解析:

1、所謂“債務陷阱”西方一直提,是什麼來由?

彭念:所謂的“債務困境”及“債務陷阱”,是西方一種相對巧妙的叙事結構,通過誇大投資的負面影響,試圖挑撥這些國家與中國更為緊密的關係,防止這些國家對中國政策有所傾斜。類似的叙事還有破壞環境、貪污腐敗等。

2、造成這些國家債務困境的原因,是中國的投資嗎?中國在發展中國家的基礎建設投資,若借債,是有償還是無償?

中國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多為長線投資,周期長,數額大,包括西方不願涉足的發展中國家基礎建設項目,本身就需要大額資金,建成多年後才能看到對當地經濟的拉動作用,這是基本常識。西方抓住這一點,短期內先行抹黑,以削弱中國的影響力。

實際上,中國的“一帶一路”推行僅10年,且投資多為友好型的低息、無息貸款,甚至是無償援助。發展中國家的最大債主,仍然是西方國家及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為代表的國際金融機構。

3、西方叙事挑選的“債務困境”國家,有何統一特點?

彭念:這些國家多為發展中的小國家,自身經濟發展的內生動力不強,進口需求旺盛,但產業結構較為單一,無力支撐增速出口,導致貿易逆差較大。馬爾代夫就是其中典型,以旅遊業為支柱,更多依賴外部援助來維系經濟運行,抗風險能力弱。一旦援助減少,或遭遇全球經濟形勢下行、新冠疫情等外部衝擊,自身經濟會受很大影響。

4、這次為什麼輪到馬爾代夫?

彭念:自“一帶一路”提出以來,西方便開始塑造“債務陷阱”的輿論噱頭,西方認為這一叙事認知度高,載體豐富,負面影響大,最為有效。在中國與沿線國家關係惡化時,拿出來炒作,火上澆油,讓雙邊關係進一步惡化;在沿線國家外交政策發生重大調整,如新上台領導人展現與中國關係走近的苗頭時,又祭出該法寶進行幹擾離間。

5、美歐相繼推出了基礎建設計劃,包括“重建更好世界計劃”、“印度-中東-歐洲經濟走廊”計劃、“全球基建”計劃等,是否也會令發展中國家產生所謂的“債務困境”問題?

彭念:美歐雖然推出,但至今未看到任何大型基礎建設項目落成。美歐更多想挑選一些經濟發展能力不錯、市場營商環境相對較佳、投資環境不錯的國家進行投資。他們不太會去選擇發展中國家,因為在項目推進時,美歐投資者不僅可能拿不到收益,還會陷入當地政治紛爭中。(完)

【編輯:王豐鈴】

視頻

更 多
全球500位反貪專家齊聚香港:ICAC在反腐機構中廣為人知
香港科大校長葉玉如:現在是創科的黃金時代
發展新質生產力能做什麼?科大校長葉玉如:香港可主攻這兩個領域
【通講壇】總統及外長突然遇難 伊朗政局會大震盪嗎?
伊朗總統遇難 事故還是與謀殺有關?
美國號稱是“民主國家” 為什麼不要“Beautiful Skyline”
在香港寫詩很難?文學大師課在這里開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