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內地

涉疆謊言是如何產生的?(3)

分享到:
2021-04-28 09:26 | 稿件來源:中國日報網​​​​

【字號:

  七、西方媒體炒作的首份涉疆“獨立報告”,背後竟是“野雞大學”。

  ◆2021年3月,一家名為“創新戰略政策研究所”(Newlines Institute for Strategy and Policy)的“智庫”發佈一份所謂“首份涉疆獨立報告”,稱中國對待新疆維吾爾族人的方式,違反《聯合國防止及懲治滅絕種族公約》的每一項條款。CNN、《衛報》和加拿大廣播公司等主流媒體,大肆報道這份報告和該“智庫”。

  ◆“創新戰略政策研究所”成立於2019年,總部位於美國華盛頓特區,宗旨是“致力於在對世界不同地區的地緣政治及其價值體系的深刻理解基礎上加強美國的外交政策”。其負責人曾擔任美軍非洲司令部顧問,反華學者鄭國恩也是其中一員。

  ◆牛津大學學者、東亞問題分析專家湯姆•福迪在其運營網站“Chollima Report”上揭露,“創新戰略政策研究所”實際上是美國伊斯蘭新保守組織國際伊斯蘭研究所(Institute of Islamic Thought)的一個陣線,該組織與埃及穆斯林兄弟會有關,成員承認支持恐怖主義。

  ◆“創新戰略政策研究所”背後資助方是一家叫做“美國費爾法克斯大學”(Fairfax University of America)(原名弗吉尼亞國際大學)的“野雞大學”。2019年弗吉尼亞州監管部門曾對這所學校在線教育項目的質量和嚴謹性進行猛烈抨擊,該校也因此差點被迫關閉。美國教育部資料顯示,2020至2021年期間,該校在冊登記學生共有153名,校官方推特只有13個粉絲。

  ◆美國費爾法克斯大學顧問委員會由軍事承包商的負責人組成,比如伊拉克阿布格萊布監獄案涉事方加利福尼亞分析中心公司(CACI)就是其中之一。

  ◆據新華網2007年報道,美國“憲法權利中心”組織律師說,250多名曾被關押在伊拉克監獄中的囚徒集體起訴,控告加利福尼亞分析中心公司在伊拉克負責審訊囚犯的美國公司涉嫌虐囚。

  相關鏈接:

  https://thegrayzone.com/2021/03/17/report-uyghur-genocide-sham-university-neocon-punish-china/

  八、“世維會”背後是一個國際性的“分離主義網絡”。其分支機構“美維協”秉持右翼理念,推崇對華示強政策,迷戀通過暴力活動實現目標。美國政府通過國家民主基金會扶持、資助維吾爾極端組織,這些組織打著促進和保護維吾爾人權的旗號,挑撥西方國家對中國的敵視,意圖顛覆中國,並謀求在新疆建立“東突厥斯坦”民族國家。

  ◆“世維會”是一個由流亡維吾爾分裂分子組成的右翼、反共、極端民族主義組織,以顛覆中國、建立“東突厥斯坦”民族國家為目標,總部位於德國慕尼黑,其組織具備國際性“傘形組織”特點,在全球18個國家和地區設有33個分支機構,包括“美國維吾爾人協會”“維吾爾人權項目”“維吾爾運動”等分支機構。

  ◆“世維會”表面為“人權組織”,但實際上是由美國資助和指揮的“分離主義網絡”,是華盛頓針對中國“新冷戰”的核心機構,與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及反華媒體“自由亞洲電台”等相互勾結,按照美國既定方向行動,妄圖“在國家戰略上牽制中國”。“世維會”許多要員都在“自由亞洲電台”“自由歐洲電台”等反華媒體擔任高級職務,如“世維會”執行委員會主席烏麥爾•卡納特於1999年至2009年擔任“自由亞洲電台”高級編輯。

  ◆“世維會”嚴重依賴美方資金,自成立之初就得到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支持。僅2016年以來,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為“世維會”提供的資金就達128.4萬美元,還為其附屬組織提供了數百萬美元的額外資金。2018年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向“世維會”及其分支提供了近66.5萬美元,2019年則達到96萬美元,增長近50%。2020年,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宣佈2004年以來為維吾爾團體提供了875.8萬美元資助,自稱是“支持維吾爾族行動倡議和人權組織的唯一機構出資方”。

  ◆“世維會”及其分支機構所得到的資助不只來自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亦有其他斂財手段,如其網站設有捐款入口,捐款方式分為“一次性捐款”和“每月定期捐贈”兩種方式,只需輸入銀行卡信息,“世維會”就能立即扣款。

  ◆近年來,在獲得資助基礎上,“世維會”及其分支機構夥同一些西方反華媒體不斷炮製“上百萬人被拘禁於集中營”、“墨玉名單”等假新聞,並與鄭國恩等偽學者配合炒作針對中國的新冷戰計劃,呼籲將中國的新疆政策定性為“種族滅絕”,並號召各國制裁和抵制中國。

  ◆盡管“世維會”對外宣稱“和平、非暴力”,但“世維會”及其分支機構與土耳其極右翼組織“灰狼”(Gray Wolves)建立了聯繫,後者一直參與從敘利亞到東亞的暴力活動。

  2015年7月,“東突”組織在安卡拉、伊斯坦布爾等地煽動大規模反華示威浪潮。著名景點托普卡帕宮門前,數百名示威者高喊著宗教口號襲擊了一群東亞面孔的遊客,實際上遇襲者為韓國人。與“灰狼”組織關係密切的土耳其“民族行動黨”頭目德夫萊特•巴赫切利為襲擊進行了極具種族歧視意味的辯護:“如何區分韓國人和中國人?他們都斜著眼睛。”

  同年8月,“灰狼”組織和“東突”分子在泰國曼谷宗教聖地四面佛一帶發起炸彈襲擊,造成20人喪生。據稱此次襲擊是為報復“泰國政府決定將一批維吾爾族人遣返中國”。這批“東突”分子企圖通過泰國非法前往土耳其、敘利亞等地,加入這些地區的“東伊運”等極端組織。

  ◆在與土耳其極右翼組織建立聯繫的同時,“世維會”主要代表還呼籲土耳其對中國採取類似於該國在利比亞和敘利亞的“干預主義行動”。維吾爾武裝分子曾穿著土耳其軍服,在土敘邊境的土耳其一側發佈一段錄像,在其中威脅“要對中國發動戰爭”,有武裝分子舉著槍用中文揚言“殺光中國老百姓”,隨後齊呼“聖戰”口號。

  ◆“世維會”下屬組織“美國維吾爾人協會”(“美維協”)成立於1998年,近年來接受了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數百萬美元的資助,同華盛頓及其他西方政府一道,想方設法鼓動西方國家對中國的敵意。“美維協”前主席努里·特克爾2006年表示,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一直大力支持“美維協”,為其提供“關鍵資金”,“‘美維協’的目標是利用華盛頓的支持推進中國的政權更叠”。“美維協”多名重要盟友均從屬於華盛頓反穆斯林極右翼勢力,例如共和黨眾議員泰德•尤霍、家庭研究理事會(Family Research Council)和聯邦調查局(FBI)等。

  ◆“美維協”口口聲聲稱代表中國境內維吾爾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的利益,但其許多重要合作夥伴實際上都是反穆斯林的右翼勢力和人士,如極端保守派、國會共和黨聯邦眾議員約胡,奉行基督教原教旨主義的美國家庭調查協會,以及因監控美籍穆斯林,蓄意編造恐襲陰謀,誘捕美籍穆斯林青年而臭名昭著的美國聯邦調查局等。

  “美維協”現任主席阿爾泰經常在社會媒體上發表親美、仇華言論,支持對華發動“新冷戰”,歡迎特朗普推行的對華貿易和科技戰,並稱“所有國家都應將中國視為罪犯”。

  疫情期間,“美維協”及其從屬機構成員傳播極右翼言論,煽動針對亞裔的仇恨,稱新冠病毒為“中國病毒”,並污衊中國向世界發起“病毒戰”,“蓄意輸出病毒以造成全球大流行病”。

  2021年3月21日,由“美維協”組織,並得到美政府資助的一些維吾爾極端分子在華盛頓市區舉行汽車遊行,高呼“摧毀中國”等反華口號,車上懸掛“遏制中國”“中共屠殺8000萬中國人”等反華標語。汽車遊行衝擊、干擾到了當日舉行的反對歧視亞裔活動,在美國社交媒體上遭到大量抨擊和譴責。“美維協”隨後極力同極端主義、種族主義撇清關係,但拒絕收回“摧毀中國”等口號。

  ◆“美維協”許多骨幹成員成立名為“阿爾泰國防”的軍事培訓組織,安排美國軍隊指導官為維吾爾分裂主義運動成員進行武器訓練,聲稱訓練均由前美國特種部隊軍官提供,如一個名叫James Lang的美國防部武器訓練官,他是前美國陸軍遊騎兵,曾在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服役。“阿爾泰國防”負責人Faruk Altay是“美維協”現任主席阿爾泰的兄弟、前“世維會”主席熱比亞的侄子。從Faruk Altay在社交媒體上發表的言論看,他也是一名右翼、反共、極端民族主義分子。參加“阿爾泰國防”軍事培訓的人員還包括“美維協”現任主席阿爾泰,2019年推動國會通過“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的維吾爾人權計劃成員Bahram Sintash等。

  ◆“美維協”領導層成員包括美國政府、自由亞洲電台和軍事工業復合體雇員:

  努里•特克爾,前主席(2004-2006),與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共同創立“維吾爾人權項目”(UHRP)。2020年,特克爾被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任命為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理事。

  熱比亞,前主席(2006-2011),是境外“東突”勢力的長期標誌性人物。其丈夫斯帝卡奇供職於美國政府媒體美國之聲和自由亞洲電台。在熱比亞領導下,“世維會”和“美國維吾爾人協會”與布什政府建立了密切聯繫。

  利夏提•哈桑•柯克博爾,前主席(2016-2019)。自2008年起,柯克博爾便一直與臭名昭著的美國軍事和情報私人承包商博思艾倫咨詢公司(Booz Allen Hamilton)相勾結。愛德華•斯諾登決定揭露該國家安全代理商的大規模侵犯性監視系統時就是該公司職員。

  烏麥爾•卡納特,前副主席,“世維會”執行委員會主席。其與美國政府淵源頗深,1999年至2009年期間曾任自由亞洲電台維吾爾頻道高級編輯,後報道伊拉克和阿富汗戰爭並採訪達賴喇嘛。

  茹仙•阿巴斯,前副主席。是“美國國家安全局最喜歡的‘人權活動家’”,也是1998年美國國會資助成立“自由亞洲電台”維語部時的第一位維吾爾族記者,並同時擔任維語新聞主播。其1989年赴美留學攻讀生物遺傳工程,畢業後與一名美籍土耳其人結婚並滯留美國,後受雇於美國中央情報局。她還經常在履歷中誇耀自己“與美國政府機構合作有豐富經驗,包括國土安全部,國防部,國務院和美國各情報機構”。曾在布什政府所謂的“反恐戰爭”中擔任“關塔那摩監獄顧問,支持持久自由行動(Operation Enduring Freedom)”。在紅迪網(Reddit)的“問我任何問題”問答論壇上,阿巴斯慘遭滑鐵盧,參與者稱她為“中情局工具”和美國政府的幫兇。此後,她曾試圖將個人經歷從網上刪去。阿巴斯現為“世維會”下屬組織“維吾爾運動”(Campaign for Uyghurs)負責人。

  “美維協”現任頭目有:

  庫紮特•阿爾泰,主席,熱比亞•卡德爾的侄子。如上文所述,阿爾泰是狂熱的反共和親美者。他曾美化“東突厥斯坦”分裂運動,將其與以色列的建國相提並論。

  法達爾•伊力塔貝爾,秘書,特朗普政府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中國事務主任埃爾尼加爾•伊力塔貝爾的姐姐。其父阿布力克木•巴奇•伊力塔貝爾於2000年2月至2017年8月期間供職於美國政府媒體自由亞洲電台。

  阿斯蘭•卡基耶夫,財務主管,曾供職於自由亞洲電台18年。其妻古麗恰克熱•霍迦自2001年起供職於自由亞洲電台。

  ◆2004年,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協助“美維協”成立了“維吾爾人權項目”(UHRP),並成為其首要供資方,僅在2016至2019年期間就為其提供了124.47萬美元資助。“維吾爾人權項目”下設“維吾爾人權的宣傳和外聯”“通過藝術互動倡導維吾爾人權”等名目也分別獲得數目不菲的資金。UHRP匯集了特克爾、烏麥爾·卡納特等“世維會”主要頭目。此外,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許多高層也是UHRP成員,如該組織的全球行動倡議主任即由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前副會長路易莎·格雷夫擔任。

  相關鏈接:

  https://thegrayzone.com/2020/03/05/world-uyghur-congress-us-far-right-regime-change-network-fall-china/

  https://thegrayzone.com/2021/03/31/china-uyghur-gun-soldiers-empire/

  https://thegrayzone.com/2021/03/31/china-uyghur-gun-soldiers-empire/

  九、反華勢力炮製的所謂“新疆受害者數據庫”別有用心、手法卑劣、粗製濫造,完全是政治操弄的工具。

  近年來,反華勢力炮製了所謂“新疆數據項目”“新疆受害者數據庫”“維吾爾過渡期司法數據庫”,籠絡收集了一批所謂的“證人證言”,妄圖以假亂真、詆毀新疆、蒙騙世人。經有關方面研究核對,這三個“數據庫”共涉及12050人,查實10708人,1342人係憑空編造。查實的10708人中,6962人在社會上正常生活,3244人因危安暴恐犯罪和其他刑事犯罪被判刑,238人因疾病等原因死亡,264人在境外。下面是幾個關於涉疆“數據庫”中反復炒作案例的事實真相:

  ◆第一類是編造“親身經歷”作偽證的人。

  所謂涉疆“數據庫”中一些“證人”,其實是被美西方反華勢力雇傭的、在境外靠抹黑新疆為生的“演員”。他們為騙取“難民”身份、獲得物質利益,甘作美西方反華勢力的“棋子”,多次編造自己在教培中心的所謂“遭遇”,但這些謊言一次次被事實打臉。

  (一)關於沙依拉古麗·沙吾提巴依的情況

  沙依拉古麗•沙吾提巴依,女,1976年生,新疆昭蘇縣人。

  1.在境外的活動

  沙依拉古麗·沙吾提巴依在國外聲稱,自己出去前是“轉化班”教師,接觸過官方秘密文件,能證明有“2500人被關押在她所在的轉化班中”。

  2019年12月12日,沙依拉古麗·沙吾提巴依在BBC發佈的視頻中稱,被關“拘留營”期間遭到電棍擊打頭部,被限制人身自由,“拘留營”所有教室、宿舍和浴室都裝有攝像頭等。

  2020年3月4日,美國務院舉行年度“國際婦女勇氣獎”頒獎典禮,沙依拉古麗·沙吾提巴依獲獎。蓬佩奧在會上稱:“我們要向沙依拉古麗致敬,她曾是一名醫生,被迫與家人分離,在監獄中遭受折磨,並因講述事實而面臨處決”。

  2020年4月20日,日本漫畫家清水智美以所謂“再教育營幸存者”沙依拉古麗·沙吾提巴依口吻,杜撰了有關漫畫,講述沙依拉古麗所謂“受迫害經歷”。

  2.有關事實真相

  2016年4月,沙依拉古麗•沙吾提巴依任伊犁州昭蘇縣察汗烏蘇鄉中心幼兒園園長。2018年3月19日,任伊犁州昭蘇縣察汗烏蘇鄉小學教師;4月4日,沙依拉古麗向校領導請假離開學校;4月5日非法出境。

  第一,編造經歷。她自稱醫科大學畢業、當過醫生,事實上只是在新疆伊犁衛校護士班上過學,從未當過醫生。沙依拉古麗•沙吾提巴依先是稱自己曾在教培中心當老師,之後又說自己是“教培中心受害者”,被關押在“集中營”“遭受酷刑和醫學實驗”“被迫吃豬肉”。事實上,她從未在教培中心工作過,也沒有在教培中心學習過,更沒有被採取過強制措施,她所描述的教培中心的狀況完全是造謠污衊。

  第二,涉嫌犯罪。2018年4月5日,她持中國邊境通行證非法出境,其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二十二條規定,涉嫌偷越國(邊)境罪。她於2015年6月、2016年12月,通過偽造購房合同、騙取擔保人簽名、提供虛假材料等方式,先後2次從昭蘇縣農村信用聯社察汗烏蘇鄉信用社貸款47萬元人民幣,目前仍有39.8萬元尚未償還,其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九十三條規定,涉嫌貸款詐騙罪。因以上違法犯罪行為,沙依拉古麗·沙吾提巴依被公安機關依法列入網上追逃人員。

  第三,品行惡劣。她在昭蘇縣察汗烏蘇鄉中心幼兒園當園長時,利用職務便利騙取績效獎金、侵害教師利益,已被當地教育部門依法依規免職。她在偷越邊境前,還讓妹妹帕娜爾貸款4.5萬元買下她的汽車,但一直沒有把汽車過戶,她妹妹對此十分憤慨。

  (二)關於米日古麗·圖爾蓀的情況

  米日古麗•圖爾蓀,女,1985年生,新疆且末縣人。2010年8月,與一名伊朗人在中國登記結婚。2012年1月,與一名埃及人在埃及登記結婚。2015年4月,她在埃及生育了三個孩子,其中兩個孩子2015年10月在中國落戶,一個孩子寄養在其丈夫堂姐家。2018年4月22日,米日古麗•圖爾蓀和丈夫攜兩個孩子離境。

  1.在境外的活動

  2018年4月,米日古麗·圖爾蓀赴美後,以所謂“親身經歷”,參加美國“國會—行政部門中國委員會”聽證會作偽證。她多次接受CNN等媒體採訪,稱自己被警方關押在“集中營”,被強迫服用或註射不明藥物;每天都有人遭受酷刑,其間目睹9名女子死亡;她的兒子在烏魯木齊兒童醫院死亡,她未被告知其子入院治療原因。

  2.有關事實真相

  第一,除了20天刑事拘留外,米日古麗•圖爾蓀在中國期間是完全自由的。2017年4月21日,她因涉嫌煽動民族仇恨和民族歧視被新疆且末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其間發現她患有傳染病,出於人道主義考慮,縣公安局於2017年5月10日撤銷對其的強制措施。2010年至2017年間,她曾先後11次往返於中國和埃及、阿聯酋、泰國、土耳其等國家。

  第二,米日古麗•圖爾蓀從來沒有在教培中心學習過,更沒有被迫服用藥物的情況。米日古麗•圖爾蓀聲稱自己在“集中營”被註射毒品和藥品導致其絕育。據核查,米日古麗•圖爾蓀沒有做節育手術的記錄,她的父母也說她有生育能力。米日古麗•圖爾蓀還謊稱她的弟弟艾克拜爾•吐爾遜在教培中心被虐待死亡,聽到這一謊言後,她口中的“死人”艾克拜爾•吐爾遜立即公開表示,“米日古麗一貫滿口胡言,不但撒謊說我死了,還造謠說看到別人死了。”

  第三,米日古麗•圖爾蓀的兒子在烏魯木齊市治病期間沒有死亡。米日古麗•圖爾蓀的一個兒子曾因患肺炎、腦積水、右側腹股溝斜疝等疾病,分別於2016年1月14至19日、5月6至12日、11月4至8日,由米日古麗·圖爾蓀本人及其家人送至新疆烏魯木齊市兒童醫院住院治療。2018年4月,米日古麗·圖爾蓀和丈夫攜這個孩子離開中國。

  (三)關於早木熱·達吾提的情況

  早木熱•達吾提,女,1982年生,烏魯木齊市人,於2019年1月出境。

  1.在境外的活動

  2019年9月20日起,早木熱·達吾提接受“自由亞洲電台”等媒體採訪時稱,她因與巴基斯坦籍男子結婚等原因,被新疆公安部門審查,關押在教培中心,並稱自己遭受“殘忍迫害”“和其他被關押女性被逼迫服用避孕藥”“強制接受絕育手術”“被摘除了子宮”“在結對親戚家遭遇豬肉宴”。同年9月24日、10月2日,早木熱·達吾提先後參加美國務院舉辦的“全球宗教自由”小組會議、“新疆的人權危機”研討會並作偽證。10月12日,她稱從疆內鄰居處得知,她的父親因受到警方多次審訊而死亡。

  2.有關事實真相

  第一,早木熱•達吾提從來沒有在教培中心學習過。她的五哥阿布都黑力•達吾提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妹妹早木熱·達吾提從來沒有進過教培中心。

  第二、早木熱•達吾提根本沒有被“強制絕育”。2013年3月,早木熱•達吾提在烏魯木齊市婦幼保健院婦產醫院生第三個孩子時,自己在《分娩誌願同意書》上簽字,表示同意剖宮產、要結紮,隨後在醫院做了剖宮產、結紮手術,根本沒有被絕育,更沒有被摘除子宮。

  第二、早木熱•達吾提根本沒有被“強制絕育”。2013年3月,早木熱•達吾提在烏魯木齊市婦幼保健院婦產醫院生第三個孩子時,自己在《分娩誌願同意書》上簽字,表示同意剖宮產、要結紮,隨後在醫院做了剖宮產、結紮手術,根本沒有被絕育,更沒有被摘除子宮。

  第四,早木熱•達吾提的父親從未被拘押。據早木熱•達吾提的五哥阿布都黑力•達吾提證實,他們的父親一直同子女正常生活,從未被“調查”或“拘押”。他們的父親因冠狀動脈性心臟病死亡,根本不存在早木熱•達吾提所謂“被警方多次審訊而死亡”。

  (四)關於古孜拉•阿瓦爾汗的情況

  古孜拉•阿瓦爾汗,女,1979年生,新疆伊寧縣人。

  1.在境外的活動

  2020年1月15日,古孜拉·阿瓦爾汗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採訪時誣稱,自己被拘留15個月,其間遭受虐待、被迫註射不明藥物,獲釋後在一家手套廠工作,行蹤必須向警察匯報,其丈夫獲釋後也受到監視等。

  2.有關事實真相

  第一,惡意拖欠銀行貸款。據了解,2013年,古孜拉•阿瓦爾汗與同村人以“五人聯保”方式,向伊寧縣農村信用社貸款4萬元,貸款到期後至今未還利息,被銀行列入“黑名單”。

  第二,品行極為惡劣。古孜拉·阿瓦爾汗曾接受《環球郵報》採訪,稱自己的人生目標和理想,就是把孩子們撫養成人。但事實恰恰相反,她沒有生過孩子,嫁給第三任丈夫後,對丈夫的3個女兒非常冷漠,出境後還想讓其繼女幫她償還債務。

  (五)關於圖爾遜娜依·孜堯登的情況

  圖爾遜娜依•孜堯登,女,1978年生,伊犁州新源縣人。

  1.在境外的活動

  2019年9月26日,圖爾遜娜依·孜堯登出境後,曾多次接受BBC等外媒採訪,稱“被關押在教培中心的女性,要麽接受外科手術絕育,要麽接受停止月經的藥物,自己被迫接受不可逆的輸卵管結紮滅菌手術”。2021年2月2日,她接受BBC採訪時稱,“自己曾經歷並目睹性虐待”。

  2.有關事實真相

  第一,圖爾遜娜依•孜堯登從來沒有做過節育手術的醫學記錄。

  第二,圖爾遜娜依•孜堯登接受採訪的內容前後矛盾。今年她在接受BBC採訪的節目中說,“在教培中心警察將她打倒在地,踢她的肚子,她幾乎要昏厥了”。但一年之前,圖爾遜娜依•孜堯登在接受美國Buzzfeed網站採訪時,卻說“我沒有受到毒打和虐待”。她聲稱自己於2019年1月至6月被軟禁,但其護照係2019年3月13日簽發,按規定辦理護照須由本人親自到政府機構申請,如遭軟禁,如何外出申領護照?

  (六)關於熱黑曼•山拜的情況

  熱黑曼•山拜,女,1987年生,新疆特克斯縣人。

  1.在境外的活動

  2018年12月19日,熱黑曼·山拜出境後,接受《環球郵報》等外媒採訪時稱,她被“關在一間有24名婦女的房子裏​”“曾整整一周被拷上手銬和腳鐐”,而她被抓的原因是“手機裏​裝有‘WhatsApp’軟件”。

  2.有關事實真相

  第一,熱黑曼•山拜因被舉報而依法接受調查。她因被人舉報手機中存儲恐怖主義、極端主義音視頻,且平時經常觀看,依法接受派出所詢問。考慮其犯罪情節輕微,有認罪悔過表現,公安機關對其批評教育後,依法對她寬大處理。

  第二,熱黑曼•山拜從未被關押過。她的母親達尼西班·木沙說,“女兒因為接觸宗教極端思想、涉嫌違法犯罪,確實去過派出所接受詢問,但3個小時後就回來了。她之後一直在家裏​幫我和老伴照顧牛羊”。

  ◆第二類是利用自己家屬作偽證的人。

  境外一些反華分子為博取國際社會同情,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蓄意編造境內親屬“被拘捕”“遭迫害”“失蹤失聯”等謊言,嚴重誤導國際社會輿論。這些人的境內親屬紛紛發聲,澄清事實真相,堅決回擊有關不實言論。

  (一)關於甫爾海提•教待提的情況

  甫爾海提•教待提,男,1992年生,新疆伊寧市人。

  1.在境外的活動

  2011年1月23日,甫爾海提·教待提出境到美國後,在多個國家組織開展“集體作證”活動,收集所謂“集中營”人員信息,並主導“Me Too Uyghur”指證活動,稱其母親被關“集中營”12個月,被關監獄3個月。2019年3月,他以所謂“教培中心幸存者”及其家屬身份接受蓬佩奧“接見”。

  2.有關事實真相

  甫爾海提•教待提與父親、哥哥和兩個妹妹在美國,其母米乃外爾•吐爾孫一直在社會面正常生活。據米乃外爾•吐爾孫說,現在她幾乎每天都跟兒子視頻聊天。

  (二)關於庫紮提•阿勒泰的情況

  庫紮提•阿勒泰,真實姓名庫紮提•買買提,係原“世維會”主席熱比亞•卡德爾的侄子,男,1984年生,新疆烏魯木齊市人,目前在美國活動。2019年10月26日,庫紮提•買買提成為“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

  1.在境外的活動

  2019年2月以來,庫紮提·阿勒泰在參加反華組織“促進中國宗教信仰自由聯盟”在美國會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以及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其父買買提·卡迪爾被“逮捕”,懷疑父親死亡。

  2.有關事實真相

  據核查,庫紮提•阿勒泰的父親買買提•卡德爾現在烏魯木齊市,生活一切正常。

  (三)關於古麗且可拉•克尤木的情況

  古麗且克拉•克尤木,女,1973年生,新疆烏魯木齊市人。現係“自由亞洲電台”維吾爾語部記者、新聞主持人,“美國維吾爾協會”組織成員。2017年5月8日,因涉嫌參加恐怖組織罪被公安機關列入網上追逃。

  1.在境外的活動

  2018年7月,古麗且可拉·克尤木參加美國“國會—行政部門中國委員會”會議並發言,稱其父母被拘捕到“拘留營”。2019年3月,古麗且可拉·克尤木以所謂“教培中心幸存者”及其家屬身份接受蓬佩奧“接見”。

  2.有關事實真相

  古麗且可拉•克尤木的父母一直在正常生活。其父親阿布都克尤木•霍加今年79歲,因腦梗癱瘓在床,母親期曼古麗•孜克力今年73歲,患有心臟病、高血壓、小腿靜脈曲張等疾病,且需在家照顧癱瘓的丈夫。他們本人說,自己的身體條件已不能長途旅行出國,沒有出國意願。

  (四)關於依明江•塞都力的情況

  依明江•塞都力,男,1965年生,新疆伊斯蘭教經學院歷史係原副教授。

  1.境外炒作情況

  依明江·賽都力的女兒賽米熱·依明江稱,她的父親依明江·賽都力因2014年出版了一本阿拉伯文的語法書被新疆當局逮捕,2019年11月得知父親被以“鼓動鼓吹極端思想罪”判刑15年。2020年2月13日,《華盛頓郵報》記者發佈題為“波士頓的維吾爾族女子為其父親的釋放而戰”報道稱,賽米熱·依明江的父親依明江·賽都力被中國官員拘禁,並以極端主義罪名被逮捕。

  2.有關事實真相

  據核查,依明江·賽都力一直在自由生活。

  (五)關於艾拉帕提·艾爾肯的情況

  艾拉帕提•艾爾肯,男,1997年生,新疆伊寧市人。2015年10月29日,出境並加入“世維會”。

  1.在境外的活動

  2019年2月,艾拉帕提·艾爾肯在推特賬號發文稱:其母親在2017年末就被關到了“集中營”,父親艾爾肯·吐爾遜在2018年3月被抓並被判了7年或11年。2019年3月,艾拉帕提·艾爾肯以所謂“教培中心幸存者”及其家屬身份接受蓬佩奧“接見”。

  2.有關事實真相

  艾拉帕提•艾爾肯的母親、妹妹、弟弟均在社會面正常生活。其父親艾爾肯•吐爾遜因犯煽動民族仇恨民族歧視、包庇罪,被人民法院依法判處有期徒刑20年。艾爾肯•吐爾遜本人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現在監獄服刑,身體狀況良好。

  (六)關於熱依汗•艾賽提的情況

  熱依汗•艾賽提,女,1981年生,新疆烏魯木齊市人。

  1.在境外的活動

  2020年5月9日,《紐約時報》刊文稱,在美維吾爾族人熱依汗·艾賽提接受採訪時稱,其弟弟艾克拜爾·艾賽提2016年因參加美國國務院主辦的“國際訪問者領導項目”活動,回國後在新疆被捕,隨後被中國政府以煽動民族仇恨罪判刑15年。她呼籲美國“國際訪問者領導項目”主辦方關註此事,促使中國政府釋放弟弟艾克拜爾·艾賽提。

  2.有關事實真相

  熱依汗•艾賽提的弟弟艾克拜爾•艾賽提,因犯煽動分裂國家罪,被人民法院依法判處有期徒刑15年。其本人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現在監獄服刑,身體狀況良好。其被判刑是因為觸犯中國法律,與是否入境美國參加活動無關。

  (七)關於馬木提•阿布都熱依木的情況

  馬木提•阿布都熱依木,男,1978年生,新疆烏魯木齊市人,現居住在澳大利亞。

  1.境外炒作情況

  馬木提·阿蔔杜熱依木在接受CNN採訪時稱,他與妻子木艾熱木·阿不來提及孩子在2017年4月起“失聯”,他因擔心自己人身安全而無法回國。

  2.有關事實真相

  馬木提•阿布都熱依木的妻子木艾熱木•阿不來提,受他長期灌輸宗教極端和暴力恐怖思想影響,於2012年11月30日出境,多次參加宗教極端活動,並煽動境內人員出境,為實施暴恐活動做準備。

  2015年12月6日,木艾熱木•阿不來提領受恐怖組織派遣任務回國,煽動蠱惑境內人員出境參加恐怖組織、實施恐怖活動。2020年6月19日,喀什市人民法院以煽動民族仇恨罪依法判處其有期徒刑9年,目前正在服刑。

  馬木提•阿布都熱依木的女兒目前與其爺爺阿布都熱依木•馬木提生活,現在喀什市第一小學就讀;兒子目前與其外婆帕提麥•阿布都肉蘇力生活,現在喀什市上幼兒園。馬木提•阿布都熱依木2012年9月14日出境後,再未回國照顧過孩子及家人。

  ◆第三類是被虛構經歷“作證”的人。

  在這些所謂的涉疆“數據庫”中,還有大量被虛構、被歪曲、被利用的人員。比如,阿克蘇地區庫車市人民醫院消化科醫生塔依爾•艾散、退休教師阿依夏木•沙迪克,喀什地區澤普縣幼兒園教師古麗巴哈爾•麥麥提,喀什日報社退休編輯、作家塔依爾•塔力甫,和田地區皮山縣的安外爾•達伍提、吾麥爾•艾力、阿蔔杜凱尤木•達伍提等,都被美西方反華勢力誣稱為“遭到拘留”,但實際上,他們都在社會上正常生活。其中,足球運動員葉爾凡•葉孜木江,正在隨江蘇蘇寧足球俱樂部訓練;哈密日報社編輯依沙克•排祖拉、哈密市民宗委退休幹部早然木•塔力甫夫婦,還於2020年3月2日參加了第5場涉疆問題新聞發佈會現身辟謠。

  ◆第四類是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人。

  在所謂涉疆“數據庫”中,還有一些人因為觸犯了中國法律,被依法判處刑罰,根本不是所謂的“受害者”。比如,吐魯番市的塞米•巴瑞,因犯組織、領導、參加恐怖組織罪,故意殺人罪,被判處無期徒刑;烏魯木齊市的艾克拜爾•衣明,因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強迫交易罪、搶劫罪、非法拘禁罪等罪,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25年;阿克蘇拜城縣的艾合提•吾吉,因犯故意殺人罪(未遂)、尋釁滋事罪等罪,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20年;喀什澤普縣的阿蔔杜熱合曼•阿蔔杜克熱木,因犯猥褻兒童罪被依法判處有期徒刑4年。對於這樣的犯罪分子,美西方反華勢力卻為他們“鳴冤喊屈”,實在是荒唐可笑!

[上一页] [1] [2] [3]

【編輯:yuxiang】

視頻

更 多
習近平將出席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5周年大會
繼往開來 香港還能繼續像明珠一樣璀璨
香港回歸25周年|《我和我的祖國》在香港校園唱響!
香港回歸25周年|香港首位女船長:25年科技日新月異 航海女性從“零”到有專屬節日
香港回歸25周年|太極文化推廣人冷先鋒:我選擇了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