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內地

涉疆謊言是如何產生的?

分享到:
2021-04-28 09:26 | 稿件來源:中國日報網​​​​

【字號:

  近年來,在美國反華勢力的操縱鼓動下,幾個顛倒黑白的“學術機構”、招搖撞騙的“專家學者”、毫無下限的“群眾演員”,通過“黑金”埋單、“黑論”挖坑、“黑嘴”咬喝,勾結串聯成一個抹黑新疆的謊言鏈條,嚴重誤導國際涉疆輿論。

  真相不容玷污,世人不容蒙蔽,涉疆敘事不容篡改。近期,美國獨立新聞網站“灰色地帶”、澳大利亞刊物《澳人警示服務》等連續發表系列報道,新疆自治區舉辦系列專題新聞發佈會,披露涉疆造假“數據庫”和所謂“證人證言”真相,以大量事實和數據揭批涉疆謊言背後的幕後黑手。讓我們抽絲剝繭,揭秘涉疆謊言的來龍去脈。

  一、美國等一些西方國家早在上世紀就出於地緣政治目的,支持新疆分離主義和恐怖主義活動,旨在破壞中國穩定、遏制中國發展。

  ◆美蘇冷戰時期,英國學者伯納德·劉易斯提出“危機弧形帶”理論,主張在從中東到印度沿線地區以民族為依據重組國家,旨在瓦解蘇聯。美國卡特總統時期的國家安全顧問布熱津斯基主張,美必須“阻止莫斯科實現其直達印度洋的世紀之夢”。為此,美在阿富汗開展長達十年的“旋風行動”,每年投入高達6.3億美元,與英國、沙特阿拉伯共同為反蘇的穆斯林遊擊隊提供資金、裝備和培訓支持。

  ◆冷戰結束後,美英就將新疆作為遏華抓手,支持分離主義和恐怖主義勢力。美國新保守主義勢力將反蘇轉向“遏制中國在中亞地區的影響力”。美英情報機構通過支持“泛突厥主義”來削弱俄羅斯和中國,實現維護單極世界的目標。長期以來,“世維會”、“東突厥斯坦流亡政府”等致力於建立“東突厥斯坦”或尋求新疆“獨立”的反華機構和極端組織陸續湧現。2004年以來,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已向此類海外維吾爾人組織投入876萬美元,用於反對中國的新疆政策。上述因素造成極端思想在新疆地區傳播迅速,恐怖分子從阿富汗、巴基斯坦、敘利亞戰場進入新疆,一些暴恐組織公開發出襲擊中國人的號召。1997年至2014年,“東突”組織頻繁策劃發動恐怖襲擊,造成超過1000名平民死亡。

  ◆美中情局在2003年曾建議,“美國在未來面臨與中國的危機或對抗時,不應排除將‘維吾爾牌’作為施壓手段的選項。”在此策略指導下,英美及盟國沿用冷戰思維,由情報機構和反華學者操縱海外維吾爾人組織,炮製大量中國對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進行極端壓迫的虛假信息,並協調西方主流媒體擴散:

  一是新疆穆斯林支持“獨立”的假象。通過鼓動相關組織開展分離主義活動,使不明真相的民眾產生新疆民眾都希望建立獨立國家的錯誤印象。

  二是“東突”組織追求和平的假象。掩蓋相關組織與基地組織的密切聯繫,回避其暴力和恐怖主義言論,美時任國務卿蓬佩奧2020年11月將東伊運從“恐怖主義組織”名單中刪除。

  三是新疆存在侵犯人權假象。“人權觀察”等組織炮製涉疆報告,但來源均為一小撮極端反華仇華的海外維吾爾人。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等機構據此進一步炒作和散佈上述虛假信息。

  ◆2017年1月,美國時任民主黨議員加伯德總結稱,“美國法律下,任何人為基地組織、伊斯蘭國或其他恐怖組織提供資金或支持均為非法。但美國政府卻長期暗中並通過一些中東國家直接或間接地為這些組織提供資金、武器和情報支持。”

  ◆2018年8月,前美國國務卿鮑威爾的辦公室主任、前陸軍上校勞倫斯·威爾克森在羅恩·保羅學院(Ron Paul Institute)談到美國在阿富汗駐軍的三重目的時,毫不遮掩地表示:“我們在阿富汗駐軍的第三個原因就是中國新疆有2000萬維吾爾族人。中情局想破壞中國的穩定,最好的辦法就是製造中國的動蕩。如果中情局能夠利用好這些維吾爾族人,與那些維吾爾族人一起不斷地刺激北京,這樣就無需外力,直接從內部搞垮中國。”

  ◆2015年,美國聯邦調查局前翻譯西貝爾·埃德蒙茲在接受視頻採訪時談及美國亂疆計劃和手段,稱“新疆是中國能源大動脈。我們想要逐漸在中國內部打性別牌、種族牌,說新疆的少數民族沒有自己的土地,我們要幫助他們,他們遭受壓迫,說中國在屠殺他們、折磨他們。美國的計劃就是把在阿富汗、烏克蘭、伊拉克使用的辦法複製到新疆上來,憑空製造話題、趁虛而入。要讓新疆成為下一個台灣。雖然美國大打人權牌,但真實情況是,我們從來不在乎百姓,人不屬於我們的利益範圍,除非人可以被利用,可以用來達到我們的目的”。

澳大利亞刊物《澳人警示服務》的報道頁面

  相關鏈接:

  https://citizensparty.org.au/special-report-xinjiang-anglo-americans-sponsor-east-turkistan-campaigns

  二、鄭國恩將可疑信源胡亂拼湊,不負責任地提出“新疆關押數百萬維吾爾族人”。他是一個極右的原教旨主義基督徒,其研究基於極端主義媒體報道和推測。

  ◆鄭國恩是極右組織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的所謂“高級研究員”,該基金會鼓吹政權顛覆,由美國政府1983年成立。該組織宣揚“雙重大屠殺”理論,改寫二戰猶太人大屠殺歷史,認定共產主義是堪比希特勒法西斯主義的惡魔。鄭國恩政治化的涉疆研究被該組織視為重要武器。

  ◆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是被奴役國家全國委員會的分支組織。這一委員會由烏克蘭民族主義者列夫•多布里揚斯基成立,另一位主席雅羅斯拉夫•斯特茲科是法西斯主義烏克蘭民族主義組織——班德拉派的高級領導。這二人一起幫助成立了全球反共聯盟。記者喬•柯納森稱該聯盟是“二十多國新納粹分子、法西斯分子和極端反猶主義者的天堂”。

  ◆鄭國恩是一個基督教福音派的末世論者,相信是神讓他發起針對中國的“聖戰”。鄭國恩是歐洲文化與神學院的講師,這個學院是美國的哥倫比亞國際大學在德國的總部。該大學將聖經視為“我們生活各方面的根本基礎和最終真理”。其使命為“用基督教世界觀教育世人,從而讓基督的旨意傳遍各國”。

  ◆鄭國恩並不真正關心穆斯林群體。他的推特裏​邊沒有關於“西方伊斯蘭恐懼癥加劇”的推文,也沒有關於“美國向穆斯林國家發動戰爭或無人機襲擊”的推文。他發的唯一跟非中國穆斯林有關的推文就是否認在評判白人暴力行為和穆斯林暴力行為時存在雙重標準。

  ◆2018年9月,鄭國恩在《中亞研究》雜誌上發表了一篇文章,稱“新疆‘再教育營’關押人數估計有一百多萬”。其依據是位於土耳其的海外流亡維族媒體Istiqlal TV的一期報道。鄭國恩在報道中公開了一份據稱是從中國政府“泄露”的、未經核實的“再教育營關押人數表格”,表格顯示截至2018年春季,新疆68個縣共有892000人被關押。他通過引用自由亞洲電台的報道虛報了上述數據。自由亞洲電台是由美國資助的新聞機構,是中央情報局在冷戰時期創立的,用於進行反華宣傳。Istiqlal TV也並非中立媒體,它宣揚分裂主義,吸引了各類極端主義人物。聯合國安理會列名的恐怖組織“東伊運”領導人阿布杜卡迪爾•亞普就是Istiqlal TV的常客。

  ◆鄭國恩將可疑信源胡亂拼湊,推測“再教育營”被關押人數在“幾萬到一百多萬之間”。雖然他承認自己的估算“並不準確”,但他表示“有理由做出這樣的推測”。他試圖逃避責任,不想對數據可靠性負責。隨著時間推移,鄭國恩還繼續鼓吹其估算出來的維族關押人數。2019年3月,美國代表團在日內瓦組織了一場會議,鄭國恩在會上稱,“雖然只是推測,但有理由估計在新疆被關押的少數民族人數高達一百五十萬”。2019年11月,鄭國恩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再次提到他的估算數據,稱中國關押了一百八十萬人。

  ◆對於鄭國恩依靠不負責任推測進行的研究,西方政府和媒體不僅沒有懷疑,而且接受並宣傳了他的主張。他成為了美國認證的“涉疆”問題專家,並在《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和現在民主等美國主流媒體上發表評論。2019年12月3日,美國眾議院通過了“2019年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該法案要求特朗普政府就所謂“新疆數百萬維吾爾族人遭關押”一事制裁中國。12月10日,鄭國恩在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作證時,為慶祝國會通過該法案做了一個類似於繞場慶賀的儀式,並借著法案的成功通過呼籲開啟一條新的反華戰線,即美國調查“新疆強迫勞動”。

反華急先鋒,德國人鄭國恩

  相關鏈接:

  https://thegrayzone.com/2019/12/21/china-detaining-millions-uyghurs-problems-claims-us-ngo-researcher/

  三、鄭國恩等發佈的所謂“研究成果”公然捏造數據、歪曲事實,刻意模糊主觀推測與確鑿證據、宣傳造勢與學術研究之間的界限,炮製基於意識形態的反華敘事。

  ◆鄭國恩關於新疆所謂“強制絕育”的“論文”曾被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引用。為了證明中國正在進行“種族滅絕”,蓬佩奧援引了鄭國恩的名字及其“論文”。這篇“論文”也被美聯社、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以及多家媒體引用。很明顯他們沒有對鄭國恩的研究做過任何事實核查。該“論文”未在學術刊物上發表,沒有同行評議,僅由詹姆斯頓基金會發表。該基金會在前中情局局長威廉·凱西的監督下創建,初衷是建立一個向前蘇聯異見人士付費的渠道。它本質上是中情局的一個前方陣線。

  ◆鄭國恩的“研究”不具備任何學術背景,其“論文”漏洞百出,濫用數據,無法通過任何學術出版審查。他的一個主要“發現”是,2018年中國新凈增節育器植入案例的80%都發生在新疆。聽起來像是在說,中國80%的節育器植入都是在新疆進行的。

  鄭國恩的數據來源於《2019年中國衛生健康統計年鑒》,該文件顯示2018年中國只有8.7%的節育器放置發生在新疆。(當年全國放置節育器例數總計約377萬,新疆約33萬。)於是鄭國恩造了一個新詞“放置節育器凈增長”,由當地“放置節育器例數”減去“取出節育器例數”得出中國當年“放置節育器凈增長”約為30萬,而這樣計算出的新疆“凈增長”約為23.9萬,他由此算出新疆佔中國“放置節育器凈增長”數量的約80%。

  按照這個計算方法,以河南省為例,“放置節育器凈增長”是20.6萬,佔全國的69%。那就意味著新疆佔全國80%,河南佔全國69%,這兩個加在一起超過了100%,完全說不通。鄭國恩用一系列狡詐操作得到了“80”這個頗具煽動性的數據,但他並不能自圓其說。他操縱統計數據,捏造從數據上看大部分新疆婦女都被迫甚至強制接受節育手術的假象。

  ◆鄭國恩的“論文”中有一個圖表,聲稱新疆的婦女年人均接受的節育器植入數量在800到1400個之間。這意味著新疆婦女每人每天都要接受4到8次節育器放置手術,這完全不符合常識。

  ◆鄭國恩將一張照片解讀成是為了“更加徹底地實施更多的節育措施”。但是照片中居於中心位置的人其實都上了年紀,不像是處於育齡的人群。這張照片取自中國新聞網關於新疆某地扶貧項目的報道,當地人民可以免費進行身體檢查和咨詢,圖中兩位老人正在參加義診活動。這說明鄭國恩要麽不懂漢語,要麽不了解新疆的基本情況。

  ◆鄭國恩在“論文”中意圖混淆視聽,把政府在公共衛生方面的任何投入,比如2013年—2017年中央支持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衛生計生事業發展的中央財政專項資金約合50億美元視為“種族滅絕”政策的一部分。他援引數據和論著時隱去了新疆在降低孕產婦和嬰兒死亡率方面的數據。如果中國真想對新疆的維吾爾族人實行“種族滅絕”,那顯然沒有必要努力降低孕產婦和嬰兒死亡率。

  ◆當鄭國恩這樣的“學者”被公關公司或是華盛頓的智庫奉為座上賓時,沒有人質疑他的受訪資格,獨立媒體核查資歷後才發現他缺乏學術背景。鄭國恩公然濫用數據是為了得出“種族滅絕”這種帶有偏見的結論,而美國政府及其內部的一些極端分子利用鄭國恩的錯誤結論,意圖阻斷中美之間的外交。對於那些希望中美關係進一步惡化的政治勢力,鄭國恩剛好起到了推波助瀾作用。

  ◆目前美國學術界內部面臨著審查和自我審查的巨大壓力,講出事實往往要付出代價,在媒體上對鄭國恩的言論表示質疑,也會付出代價。鄭國恩曾揚言要起訴美國著名敘利亞問題專家約書亞•蘭迪斯,因為蘭迪斯在推特上轉發了“灰色地帶”網站揭露鄭國恩的文章,不久後蘭迪斯的推文也被刪除。

  ◆布什時期的美國國務院利用媒體和國會操縱輿論,宣稱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如今在新疆問題上,同樣的手法也被用於操縱媒體、國會甚至民眾。

  ◆美國針對新疆的干涉運動實際上從上世紀90年代就開始了。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在時任主席、支持顛覆他國政權的眾議員湯姆·蘭托斯的支持下,接待了部分“流亡維吾爾人”。這些人也曾做出被強制墮胎等類似證詞。這場運動的策劃者們試圖阻止克林頓及其政府給予中國貿易最惠國待遇,但那時他們沒能成功。

  相關鏈接:

  https://thegrayzone.com/2021/02/18/us-media-reports-chinese-genocide-relied-on-fraudulent-far-right-researcher/

[1] [2] [3] [下一页]

【編輯:yuxiang】

視頻

更 多
習近平將出席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5周年大會
繼往開來 香港還能繼續像明珠一樣璀璨
香港回歸25周年|《我和我的祖國》在香港校園唱響!
香港回歸25周年|香港首位女船長:25年科技日新月異 航海女性從“零”到有專屬節日
香港回歸25周年|太極文化推廣人冷先鋒:我選擇了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