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內地

CNN提“當前中美關係最富爭議問題”,崔天凱回應

分享到:
2021-02-08 09:22 | 稿件來源:香港新聞網

【字號:

  香港新聞網2月8日電 中國駐美國大使館官網8日消息,2月6日,崔天凱大使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GPS欄目主持人法里德·紮卡里亞連線採訪,就中美關係、新冠肺炎疫情、香港國安法、涉疆問題等回答了提問。有關採訪已於2月7日播出。全文實錄如下:

  紮卡里亞:今天接受我採訪的是崔天凱大使。崔大使自2013年起擔任中國駐美大使,他曾於1987獲得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碩士學位,並長期任職中國外交部。崔大使,很高興能再次採訪您。

  崔大使:法里德,見到你很高興。

  紮卡里亞:我們聽到了拜登總統的講話(主持人在節目開始時播放了美國總統拜登關於中國的一段講話),也看到了美中兩國外交高層布林肯國務卿和楊潔篪主任通話的消息稿。看起來雙方立場強硬,消息稿裏也有很多強硬措辭。您是否期待拜登外交政策進行新的調整?楊主任表示特朗普總統4年任期內,美中關係跌到了尼克松總統時期美中恢復接觸以來的最低點。您認為華盛頓方面是否會有新氣象,還是拜登政府會延續特朗普政府的對華強硬政策?

  崔大使:法里德,我首先要說明一些根本性問題。第一,是中國人民的努力奮鬥和中國40多年改革開放成就了中國的發展。這是歷史事實,抹煞這一點就是違背事實,對中國人民也是不公平的。在國際上,中國始終堅持基於《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的國際關係基本準則,支持多邊主義機構,支持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體系,包括世衛組織、世貿組織等等。中國已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派出維和士兵最多的國家,對世界經濟增長也做出了巨大貢獻。中方還願做得更多,例如我們正同其他國家合作應對當前的新冠肺炎疫情、振興世界經濟。我希望並相信,中美雙方在所有這些領域都存在合作需求和潛力,特別是在應對氣候變化等現有和不斷出現的全球性挑戰方面。

  關於楊潔篪主任和布林肯國務卿昨天的通話,坦率說,我們從消息稿中看到的是美方強權的例證,而非榜樣的力量。言辭示強或是手段強硬都不是有效的外交政策,也不是外交的正確方式。美方顯然需要彰顯相互尊重,展現誠意和善意。當然,每個國家都會捍衛自身價值和利益。對中國而言,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是核心價值和核心利益,我們會盡一切努力去捍衛,無論別人怎麽說都不能改變這一點。

  紮卡里亞:我想問的是,大家都認為中方的外交越來越強硬,美國國會有400多個針對中國的立法,某種程度是對中國外交不斷趨於強硬的回應。不僅美國如此。澳大利亞也認為中方咄咄逼人,不讓澳方智庫做中國政府不願看到的研究。印度認為中方侵入了爭議邊境。日本認為中方在釣魚島上的主張越來越強硬。越南、臺灣方面也認同這一點。大家都認為中方在秀肌肉。中方新強硬外交政策背後的原因是什麽?

  崔大使:我們並沒有實施一套新的外交政策。中方的對外政策是一貫的,那就是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當然我們會維護自身主權和獨立,這一點毫無疑問。同時不妨看看地圖,你提到的所有這些地方,不是在中國領土上,就是在中國家門口,總之這些地方都離美國很遠。誰在冒犯、誰在防禦,看看地圖就一目了然。事實上,無論在世界哪個地方,美國一插手干預就會帶來不穩定,中東、拉美等地區都是如此。很明顯,不管美方搞“再平衡”還是“轉向”,我們的地區就會更不穩定。

  紮卡利亞:這些地方是離美國很遠,但離澳大利亞、印度、越南、日本並不遠。我不完全聽信美方一家之言,但我想知道中國是否傾聽了鄰國的意見?

  崔大使:中國有十多個陸地鄰國和諸多海洋鄰國。從歷史上看,鄰國間不可避免會有一些糾紛,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是如此。但總體上,中國與鄰國都能通過對話協商解決爭議,例如我們和絕大多數陸地鄰國通過磋商簽署了邊界條約或協定,和平解決了邊界問題。中方將繼續與有關國家共同努力,通過對話磋商解決剩余問題,同時共同致力於維護地區和平與安寧。在不受外部干預情況下,鄰國之間更有可能也更容易解決彼此間問題。

  紮卡利亞:您提到合作的可能,我有兩個問題。一個是您提到氣候變化,這個問題對拜登總統也非常重要。中方是否期待通過在氣變問題上的合作,換取美國在其他問題上的理解?我明白中方傳統立場是不將不同問題掛鉤,但現在來看,中方是否會用氣變問題上的進展換取美方在其他問題上與中方合作?

  崔大使:氣候變化是一個全球性挑戰,關乎國際社會共同利益,不僅是中美兩國的利益。當然為了應對這一挑戰,中美必須在國際合作中發揮重要作用。我們歡迎美國為重新加入相關合作而採取的任何行動,比如重返《巴黎協定》、參與國際多邊合作等。從這個意義上講,我不認為應該拿氣候變化問題與其他問題置換。過去幾年裏,即使美國退出了《巴黎協定》,中國仍在做自己該做的事,做我們認為正確的事。這既符合我們自身利益,也符合國際社會共同利益。例如,習近平主席已宣佈,中國的二氧化碳排放力爭於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即使當時美國反對這類國際倡議,中方也已經完成了所有這些。當然,中方歡迎美方再次加入我們。但老實說,很多人在問,幾年後美國會不會再次改變政策?希望這不會發生。

  紮卡里亞:我要問一個關於科技的問題。人們擔心美中走向科技“冷戰”或“脫鉤”,最終世界出現一個中國科技區和一個沒有中國或者說美西方的科技區。造成這種局面的部分原因是中國,這麽說是不是有一定道理,也就是說,因為中方禁止美大多數主要科技公司進入中國市場,比如谷歌、臉書,才引發了這種局面,目前中國市場上基本看不到美國主要的科技公司,中方沒有像外界期盼的那樣,隨著時間推移慢慢放開市場。我認為,這一領域的限制愈發嚴重。

  崔大使:更準確地說,你提及的這些美國公司想要的是在中國市場佔據大量份額。他們更多想的是在中國市場上賺錢,並非為了與中國分享技術。當然,他們可以進入中國市場,中國對所有美國公司都是開放的。但同時,正是美國政府對技術和信息自由流通施加了越來越嚴格的限制。這種情況已經持續多年,最近幾年更為嚴重。我認為,技術進步應惠及整個國際社會,讓每個人都從中受益。但這一問題現在已經被政治化,這很不幸。

  紮卡里亞:我再問一個當前中美關係中最富爭議的議題,那就是新疆正在發生的事情。現在拜登總統將這些事情描述為“種族滅絕”,前國務卿蓬佩奧也這麽說,新任國務卿布林肯表示同意這一判斷。您之前接受採訪時說這些都是不準確的。那麽中國是否能夠允許一個國際觀察員小組自由、充分地訪問新疆,採訪維吾爾族群體,以確定這些關於中國正在進行文化種族滅絕的指控是否真實?

  崔大使:事實是,過去幾年裏來自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1200余名外交官、記者等都訪問過新疆,其中一些來自穆斯林國家。總不能說他們都不是獨立的,他們都沒有任何發現吧。他們在那裏看到了事實,為什麽不聽聽這些人說的話?新疆面臨的真正威脅很清楚,首先是恐怖主義。新疆曾發生數千起恐怖襲擊,包括漢族、維吾爾族及其他民族在內的數千名無辜民眾被傷害甚至殺害。因此,人們對安全和穩定有著強烈的需求。這就是我們這幾年努力的方向。4年來,新疆沒有發生任何恐怖襲擊事件,人們的安全感、穩定感大幅提高。

  我們在新疆要解決的另一個問題是貧困。必須幫助貧困人口脫貧,為此提供了職業培訓和就業機會。現在,人們工作機會越來越多,收入也得到提升,可以過上更好的生活。說那裏存在“強迫勞動”非常荒謬,因為人們需要工作。你可以走出去跟美國當地的失業人群聊聊,問他們需要工作嗎?答案是肯定的,當然需要。怎麽能要求人們總是失業、總是陷於貧窮呢?這對他們也是不公平的。所以,事實就是我們在消除貧困。人們就業機會多了,收入高了,生活得更好了。

  至於所謂“種族滅絕”,真相是過去40年裏新疆維吾爾族人口增加了一倍多。僅從2010年到2018年,新疆維吾爾族人口增長了25%,遠遠高於整個新疆地區人口的平均增長率。這些都是事實。

  紮卡里亞:您說我們應該聽取獨立觀察員的意見。當然記者們很難到達那裏,但BBC有一個記者團隊最終進入新疆,回來後撰寫了駭人的報道,稱那裏的勞改營像監獄,警衛進行了包括性虐待、強奸、謀殺等一切活動。我再次請您對此作出回應。正如之前所說的,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歡迎大赦國際等人權組織赴新疆進行全面評估,否則,就會有類似BBC一周前發佈的獨立報道。

  崔大使:他們的消息來源大多是不可信的。我過去幾年不止一次去過新疆,親眼所見了那裏的情況。我參觀了一些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那裏就像一個校園(campus)。決不是什麽勞改營(camp)。我不知道BBC記者的這些錯誤信息是怎麽得來的。但如果你看看他們的過往記錄,也許就不該完全聽信他們的話。

  紮卡里亞:讓我向您請教有關香港的問題。我想引用孔傑榮(Jerome Cohen)的話。他是中國人的老朋友,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一直學習中國法律,被公認對中國有友好感情。他表示,中國立法機構發佈的與香港有關的國安法以及該法在新成立的中央駐港國安公署框架下快速落實,架空了香港立法會,扼殺了自由選舉的前景,限制了獨立法院的權力,恐嚇了媒體,強化了公共教育中的愛國主義,限制了學術自由,等等。這些舉動在當地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壓抑和恐懼氣氛。

  崔大使:孔傑榮是我們的老朋友,我希望他一切都好。受疫情影響,我已經很長時間沒見他了,希望不久的將來能和他當面交流,但這並不意味著他說的總是對的。香港的根本問題很清楚,1997年中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治理香港的法律依據是中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我們堅持“一國兩制”的方針政策,要實現“兩制”的存續和繁榮,就必須確保“一國”的安全和完整。如果“一國”主權受到挑戰,“兩制”包括中國內地的制度和香港的制度都會受到嚴重威脅。這是一個基本問題。

  紮卡里亞:您說到中國遵守國際法,我認為,雖然嚴格來講這不是國際法,但香港回歸時(中英)曾達成一個聯合聲明。大多數國際專家都認為中國現在違反了該聲明的條款。

  崔大使:那是中英之間的一項聯合聲明,是關於中國收回香港的文件。現在香港已經回歸了,這件事已經完成了。中國憲法有相關規定,我們還有香港基本法。香港治理的法律依據是中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而不是《中英聯合聲明》。

  紮卡里亞:我想問一個經常被問到的問題,新冠病毒是否是從武漢一家實驗室不小心泄露出來的?我要聲明一下,提出這些指控的人沒有切實證據,但這大體是因為中國沒有允許衛生研究人員前往調查,沒有分享這方面數據。理論上說,真相總會大白於天下。因此我想提這個問題。您是否能確鑿地說,根據中國所有相關調查,新冠病毒來自於武漢一家濕貨市場,而不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實驗室?

  崔大使:我認為,提出指控的人有舉證的責任。疫情當前,如此信口雌黃有違人道主義精神。世衛組織專家組已抵達武漢與中方專家就此開展合作,他們非常認真,努力厘清所有事實。中方非常支持他們的工作。我也曾參加過兩國專家之間的一些會議,他們都是真正的科學家,他們從科學家而非政客角度來審視疫情。我認為,不能進行無端指責。很多媒體報道了世界其他地方的早期病例,所以當然有必要在世界各地進行溯源研究,從而真正找到病毒源頭。這樣人類面臨下次疫情時才能防備得當。所以,不要把這個問題政治化,讓科學家完成他們的專業工作。

  紮卡里亞:世衛組織專家組在中國的考察訪問是否不受限制?

  崔大使:他們已經到了武漢,已經在那兒好多天了。我倒要問一下,他們能否被允許到美國做同樣的事情?

  紮卡里亞:大使,我已問了您很多美國人關心的問題,最後,能否請您談一下中國現在氛圍如何。中國已控制住疫情,經濟實現復蘇。中國外交政策制定者和中國民眾如何看待中美關係?

  崔大使:中國仍是發展中國家。過去這些年,盡管我們取得很大發展成就,但我們深知仍面臨巨大挑戰,仍需努力解決所有這些國內問題。我們剛剛消除絕對貧困,還要確保不再出現返貧現象,這是一項巨大挑戰。我們也在努力改善環境,應對氣候變化、自然災害等,中美兩國同樣面臨不少自然災害的挑戰。我們仍在努力實現國內經濟社會發展,使人民能夠擁有更好的生活。國際上,我們主張與其他國家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就是我們的內外政策。

  我們當然會與包括美國在內的其他國家合作。過去幾年來中美關係中發生的一系列事件、美方的諸多所作所為都讓中國人民十分反感。這是事實。但我相信,如果雙方都作出正確選擇,推動中美關係走上穩定、建設性的軌道,兩國和兩國人民仍有很大空間和機會實現互利共贏,造福世界。

  紮卡里亞:大使,能聽到您的想法十分重要。非常感謝您接受採訪。

  崔大使:謝謝。

視頻

更 多
1200位香港青年舉起巨型國旗為祖國慶生
90秒香港:一半生活一半繁華
國慶晚會|中國航天三十載 香港萌娃伴啟航
國慶晚會|炎明熹與一眾香港青年歌手帶來《東方之珠》
首次!國家航天來香港招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