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KOL

屈穎妍:世界最大的監控機器

分享到:
2022-11-28 11:44 | 稿件來源:香港新聞網

【字號:

香港新聞網11月28日電 近期,播錯國歌一事在香港引發關注。香港媒體人屈穎妍27日在社交平台談及對事件的感受。她先分享親身經歷,稱“大概十年前,我到大阪看望一位開民宿的日本朋友,因為地點有點偏僻,所以我一出火車站就開始用Google map搜索路線,好快就找到朋友的家。四年後,我再去大阪找這朋友,一下車又忘了路怎樣走,於是再上Google,一輸入地址,第一句彈出來的竟是:4年前你曾到訪此處。

“背脊真的涼一涼。”屈穎妍稱,“這四年,我手機已由三星轉了華為,網絡供應商也由和記轉到中國移動,開車導航是用國產的高德地圖,唯一沒變,是一直有用Google做搜尋器找資料及查地點。原來,你每一個詢問,它都幫你記得一清二楚。所以,只要你用Google、YouTube、Facebook、Instagram、Twitter……簡單來說,就是你有上網,你的人生軌跡,已注定讓人一覽無遺,再無秘密可言。

屈穎妍稱,中國人擺明車馬,告訴別人哪裏有CCTV、哪裏有審查,但外界說:這是極權、這是沒人權自由、這是監控國家。而西方人暗渡陳倉,把跟蹤器放在手機、把閉路電視放進電腦、把網絡社交平台用作世界最大的監控系統,然後外界說:西方國家多麼重視私隱、白人社會真有人權自由……

她指在網上流連多了,就會發現,所謂的不同公司、不同平台,其實背後都有個master mind,這幕後大腦,可以連結YouTube、Facebook、Instagram、Twitter、維基百科,達至操控思想行為的效果。並舉例早前她家裝修,跟師傅在WhatsApp對話中提到想加建簷篷,之後幾星期,每次上YouTube、Facebook都會有不同款式的簷篷廣告跳出來。

屈穎妍說,自從有了網絡,西方國家就用它建構起一個龐大的大數據中心、一個最大的閉路電視系統、和一個無處不在的偷聽平台,因為它以一個幫助的形式出現,讓大家不以為意,讓大家放下戒心,然後,暗中操控他人的行為、思想和愛恨。“現代人已習慣以Google當字典,有什麼不懂,就上Google查查,我就最愛問:Google的東西又是誰放上去的?”

因國際欖球賽播“港獨”歌一事,主辦當局歸咎是上Google搜尋惹的禍。屈穎妍強調,今日搜尋有關“香港”及“國歌”的關鍵詞,Google仍然彈出“港獨”歌。特區政府向Google負責人嚴正交涉,指他們發放錯誤資訊,但Google仍是以“資訊置頂是流量數據使然,他們都控制不了……”來虛應。

“原來,Google控制了全世界,卻控制不了Google自己,這不是天大笑話嗎?”屈穎妍感歎。


【編輯:刘春】

視頻

更 多
有片!實地拍摄羅湖口岸通關準備情況
台陸軍軍官不雅視頻流出 台軍方證實:在營內自拍,將重懲
大英博物館罢工?梁振英:可把搶來的藏品物歸原主後永久關門
“你好,香港!”啟動!70萬張機票百萬消費券吸引遊客
王毅會見聯合國大會主席,談了這些!
2月6日香港與內地全面通關 海外遊客取消疫苗要求
李家超現身宣傳片 喊話遊客“我在香港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