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頭條

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系列訪問三:在香港做金融是怎樣的體驗?

分享到:
2022-08-16 10:24 | 稿件來源:香港中通社

【字號: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陸寧

  我叫陸寧,我在香港大學讀計算機,目前在建銀國際做投資。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楊咏芳

  我叫楊咏芳,科大當時讀的是商學院里的金融,和我們叫ISMT應該是信息系統管理的雙學位,然後現在在匯豐銀行投行部。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寇征

  我叫寇征,從清華來到科大,我當時本科的時候是在科大的商學院也是ISMT,現在也是跨到金融行業是在保險,在英國保誠保險。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操琦

  大家好,我是操琦,我在內地是讀的北京大學,來這邊讀的香港科技大學的電子工程系,現在是在東吳證券做投資銀行。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操琦

  我是北大過來的,當時北大還沒有開學,我們就在同一時間去到北京大學去聽取香港兩間大學,包括中大,包括科大的介紹,聽完介紹以後我自己對科大非常感興趣,就現場報名現場參加面試,然後應該是現場就拿到了來科大的錄取通知書。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楊咏芳

  因為我是北京人,等於我從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一直都在北京,然後大學是進了清華,如果是繼續在清華的話,估計就業也是在北京,我這輩子基本就鎖定在北京了,所以有香港這一個機會,我覺得是一個好像不太一樣的經歷,好像人生有一個大的轉折點,這是其中動因。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寇征

  因為我不是北京人,我從四川到北京其實也才幾天的時間,新鮮勁沒過,然後當時我還想說,香港的學校都沒聽過名字,因為1991年科大才建校的。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因為我是廣東人,從小也是看港台的連續劇比較多,所以對香港還是有點崇拜的。另外一個原因當時我也想往外面衝,覺得香港是一個比較好的跳板,所以當時也爭取到這個機會。覺得人生這個選擇也是最正確的。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陸寧

  我來香港之前是在南京大學,我記得當時他在選拔學生的時候還有一些條件,比如高考的分數在某一個區間,進入初選,後來又在去面試筆試等等就入選了,我們當時南京大學總共8個同學一起來香港。

  (香港早期影視劇)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寇征

  我們其實對香港的印象最早都來自於香港的這些歌星電影這些,那個時候可能香港電影都是古惑仔這種比較多,我們就覺得在香港會不會隨時被打,黑社會很多。然後就問教授,我特別印象深刻,教授的回答是說只要你不在凌晨的時候,半夜12點之後跑到什麼廟街這種小巷子里頭去亂逛的話,還是很安全的。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楊咏芳

  我那時候覺得香港特洋氣,覺得住的都是大房子,然後來了這跟電視劇里不一樣,而且還經常堵車,我感覺我們高中畢業那會兒,在北京好像堵車還不是一個很嚴重的事情,然後香港好像每人都有手機,我覺得香港人都好有錢。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我們是坐綠皮火車來香港的,當時是24小時,我們應該是坐了一個臥鋪,然後到了紅磡火車站出來之後,當時還是覺得蠻震撼的,因為出來之後香港的道路還有整體的乾淨程度,車的秩序(非常好)。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楊咏芳

  當時第一個震撼我的就是洗手間,洗手間真的挺好的,首先都是抽水馬桶,然後還有衛生紙,我覺得是很少見的,當時覺得香港隨便一個地兒,它的衛生間都是標配。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陸寧

  在路上的話各種汽車也非常多,都是進口車,覺得整個社會的發展的程度還是非常高,從一個小小的側面反映出來。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寇征

  當時我們到了科大,因為就牽涉到你要住下來,可能你要買東西吃買水果這些,我當時第一印象是這里的蘋果是論多少塊錢一個來買的。因為以前在我們那邊都是多少錢一斤這樣子,對。這個也是當時對於香港的物價水平,可能那個年代跟內地也是一個很大的差距。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楊咏芳

  我記得我們那會兒好像電腦還是一個挺新鮮的東西,然後到這兒我們就去“電腦吧”,然後我申請了我有生以來第一個郵箱,就用到現在。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操琦

  在北京的時候,我們1999年來的北京,打車的話,基本上10塊錢在市內去哪都能去到了。來香港這邊發現的士是200米跳一次表,我記得當時打車的時候很奢侈,一般我們都是坐公交車的,從來不打車,打車的時候看跳表的時候心跳加速很心疼。

  不會說廣東話還是帶來很多不便。因為像我的話北京人我只會說普通話,所以粵語對我來說特別難講,我們開始來的時候還是有很多本地的同學挺關心我們的,教我們一些粵語,當時數數一二三四五六七八,這可能學了幾個月才學會,很困難。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寇征

  我們在高中的時候都是英文都還沒有聽力考試,你可以想象,然後我們一下子來到香港,你要用英文作為一個工具去學習新的知識,特別是當時在商學院,我記得我們好多印度教授,你就覺得前兩節課你是完全不知道他在講什麼,你得靠自己去看書,然後書本也是英文的。然後回到宿舍可能那些除了我們來的這幫同學之外,你周圍都是香港的學生,其實接觸的都是廣東話,我那時候感覺就回到宿舍,腦袋里就嗡嗡的,一天的英文加廣東話的這種感覺。那個時候做作業都是香港的同學他們用廣東話討論一下,然後他們派個代表可能用英文。大家英文也都不咋滴那個時候,然後討論一下。其實是不work的,後來我自己通過TVB的連續劇,然後還有新聞,就是廣東話關才過。我覺得那個時候經歷也挺特別的,然後我記得我們去旺角逛街還帶著計算器,那時候旺角。是可以講講價的。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楊咏芳

  我學的廣東話一個是叉燒,因為我們要吃飯的時候,點菜就是“叉燒飯 謝謝”,這個是剛開始學的,後來我就覺得老吃一樣不太行,但他其他的菜我真不會點,我就說這個那個,所以學了點,然後學了個“科大”。我覺得是因為比較艱苦,語言上比較艱苦的環境把我們扔在水里,很快的我覺得我們那撥人後來廣東話都講得還不錯,加速了你的融入。我有三年在滙豐投行的時候,我有三年其實是在我們的香港團隊,然後服務的香港大家族的這些客戶,我那時候應該是香港團隊里唯一一個內地背景的同事,就是因為能够講廣東話。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我覺得可能我們是第一批,所以當時學校也比較照顧我們當時有一個叫“理解香港”課程,有一個總警司帶我們去參觀油尖旺,就是陸寧比較怕的地方。有警司帶我們去,我們就很放心了。然後總警師也帶我們去參觀立法會,了解這香港是會怎麼運作的。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操琦

  學校安排的比較好,我們來的時候的話有教授帶我們去了解香港本地的環境,包括我們在科大帶我們去爬山,帶我們去釣墨魚,然後也專門安排了香港本地的學生跟我們負責一對一這樣交流,或者一團體跟一團體交流。最開始的話我覺得這邊老師同學還是傾注了很多心血,在我們這一屆學生身上的很感激。

  (香港空鏡)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楊咏芳

  到香港其實發現它是一個極其安全的城市,特別安全。第二個我覺得他們香港人整體的法律意識真的很強,然後大家特別守規矩,所有人腦子里都有一把尺子,然後這把尺子是一樣的,然後大家的整個行為是特別統一的。它是一個特別規矩的城市,而且這樣其實是更快的,所以它的效率是很高的。又一城有一個電梯,那個電梯特別快,而且它已經這麼快了,然後你看到一堆人走左邊走上去,我覺得香港人是很抓緊時間的,整個群體都非常抓緊時間節奏非常快,剛來的時候這種印象還是挺深的。

  【同期】記者提問

  (有沒有一刻就有一點後悔或者遺憾什麼的,然後也看到一些落差什麼的。)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寇征

  他們都會可能有些不理解,覺得(放棄)百年的清華,來到了港科大,比如說你的可能校友的基礎不如內地,還有可能發展前景是不是反而不如在清華發展。對於我自己來講,我覺得是挺喜歡這個城市的,然後也體驗了很多可能我如果在清華讀書會體驗不到的一些東西,所以我是覺得好像沒有這種後悔。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我們的就業機會,我們的自然環境,我們教育系統各方面,我覺得都能够面面俱到的,是一個還算比較理想的一個生活的城市。就香港有個好的地方就是說選擇很多,你看我們小孩子讀的學校,你可以由公立、直資、津貼、私立、國際等,你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選擇,這也是一個比較好的工作的地方,生活地方基本上10分鐘你就可以進到海灘,10分鐘你就可以到行山徑,所以我們工作之餘的享受生活也比較豐富多彩。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楊咏芳

  我也沒後悔。我覺得可能跟我們在金融圈有關係,我不知道當時選擇了其他的產業的那條線的人,會不會可能想法更多一點,但香港確實金融它是一個太發達的地方了,能够把你的最大化的東西發揮出來。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陸寧

  我覺得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地方,讓自己覺得活著舒服的地方就是最重要的。本身也是一個非常有規則非常有預見性的城市,所以希望香港是越來越好,我也不會後悔。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操琦

  我來香港以後確實開始有一段時間是有點後悔的,因為在內地的時候我已經比較習慣了有一個很好的學習氛圍,大家一塊去努力。然後來到香港以後,我發現我是讀電子工程系的,我的很多同學也是在北大清華讀電子工程系,他們說他們的同學每天晚上都學到十點,十點之後還不滿足,還繼續在宿舍和洗手間門口,因為中間有燈繼續學習到十二點,後來北大有了一個圖書館可以開門開到12點到通宵,他們很開心可以通宵的學習。反觀我當時在香港的時候,我發現我的同學他們真的專心努力學習的人很少,然後我覺得我自己就成了一個比較少數的異類。我當時還是有一些落差的,但同時我也看到在香港的同學大家有很多不同的興趣愛好,有的人喜歡打空空手道,有的人喜歡去射箭,有的人去搞社團的服務,有些人很早去到社會去做補習,就是賺錢養家。來香港以後我就覺得要很有自己的目標,不可以再去跟這個環境走了,所以來了這以後我也是花了一段時間去調整自己的心態,自己給自己設定目標,自己往自己的目標努力。我覺得如果是在留在北京的話,我相信我的路徑就會比較清晰。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楊咏芳

  我覺得香港有一個特點,它是相對自由的,就是到這兒你要真的有比較自律,你的發展可以上不封頂,下它也不保底,所以我覺得一定要選擇適合自己的,然後永遠遵從內心,這個是挺重要的。

  (香港金融畫面)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楊咏芳

  香港的整個的金融服務業還是比較發達的,那時候覺得還是有一個獨特的定位,我們這批人可能至少是我們走商科這條線的這批人,可能能在中間起到一個樞紐的作用,就是能够把這兩邊給連接起來,我覺得現在早就融到一起了。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寇征

  我覺得讀書的時候沒有這種雄心壯志,反而是這幾年就是轉到金融行業轉到保險業,我覺得其實你很明顯看到香港的保險業和內地的保險業的差距,可能現在是逐步的我們可能沒有以為這麼巨大的人生夢想,但是可能在潛移默化當中扮演了這個角色。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我們做金融的,幫一些企業來香港上市,幫一些企業做一些融資,潛移默化中我們也在做到這個事情。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陸寧

  中國跟世界也融合的越來越緊,那麼香港在中間發生發揮橋梁的作用也發揮的越來越多,很多時候是這個時代的趨勢,也讓我們在這個過程中得到成長。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我覺得像香港它是一個比較包容的社會了,包括當時的這些金融企業,你有一些理工科的背景可能會更好,你對這些數字的敏感度,你的邏輯分析能力可能還更加強一點。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寇征

  進入保險行業,大家會覺得你這個也算是一流的學校畢業,然後之前都在企業做中層管理的這種角色,你要進入保險,好像很多人會有很多想法,但我覺得在香港轉行的過程其實並沒有受到太多的質疑,包括我的家里人。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操琦

  我剛入行的時候大概只有十分之一的是內地背景的人,其他的人還是以香港本地,但是在外國留學或者有外國工作經驗為主。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我一直做的是中資銀行,我記得也是以香港本地員工為主,我覺得我們進去也有一點優勢,我們有內地背景,包括在跟客戶溝通方面,執行層面都有一定的優勢。

  現在我覺得一半我接觸的層次,包括高層,包括中層和剛入職的員工就一半本地背景的,一半內地成長背景的。

  【同期】記者提問

  (大家對於香港的金融業還有信心嗎?您覺得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是否還是很鞏固?)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香港特殊優勢在於跟內地的貨幣體系不一樣,在香港這邊的上市融資,它面向的是一個國際的投資者,這個的特殊的地理位置如果不改變的話,香港始終是在中國整個大的金融板塊發展里面是一個最具特殊的一個位置,這個是不會改變的。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楊咏芳

  有信心,要不然我們就走了。它本身基礎建設好,你能發現明顯在律師方面,我們這可能沒有做法律的,但是比如我們做項目的時候,如果境內律師你需要他更多地去解讀,香港沒這問題,它所有東西是比較清晰的。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陸寧

  香港之所以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並不是因為說它有某一個IFC的建築或者ICC的建築或者說有這個維多利亞港,更多的是在於它的核心價值,包括它的法治,它的普通法系以及貨幣的體系。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寇征

  我最欣慰的是我覺得剛來的時候我們真是少數,現在我們這個群組也多了,然後兩邊的融合也大了。我周圍也有好多香港本地的人,他可能本科到內地的高校去上的,比如說中山大學、暨南大學,他說普通話的流利程度,以及他跟你去溝通關於中國的情況,香港的情況這些視野其實越來越同頻了。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操琦

  我比較欣慰的就是我接觸到的香港人,他們對內地的理解、對內地的認同感其實大部分是越來越強了。比如說我們剛來的時候,他們就覺得我們是內地來的人,現在的香港人他會分清楚你是東北來的人,你東北人有什麼樣的特點,你是上海人,上海人是什麼樣的特點,廣州來了廣州人是什麼樣的特點。其實他看中國已經不像以前是一個單一的內地的群體,它現在也是一個多元的立體的群體,而且我接觸到很多香港的本地人,他們也跟我們說現在出國旅遊,他說他自己是中國人的話,他覺得很自豪很開心。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陸寧

  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情況,希望學弟學妹們能够多想自己未來想從事的事業,去找到自己所真正感興趣的事情,然後再去再去用一生的時間去堅持,這個是最重要的。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香港始終是國家的一個重要的部分,未來的發展我覺得始終還在,所以機會非常多,我們在就業方面還是有一個比較好的優勢來的,所以我覺得來香港讀書也是一個有不錯的選擇。

  【同期】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 楊咏芳

  香港有香港的好,內地有內地的好,國外有國外的好,一定要選擇適合自己的,然後永遠遵從內心,這個是挺重要的。

  記者 陳爍 雷睿 張宏斌 香港報道

【編輯:陈烁】

視頻

更 多
美國專家說:“北溪”管道洩漏可能是美國做的!
香港欖球運動員雨中操練備戰系列戰
生活中的鄧炳強:茶餐廳吃下午茶 街市買菜回家煮飯
超感動!逼退外機後 轟炸機機長和戰友唱起《我和我的祖國》
中國航天載荷專家選拔 于宏宇:香港選手有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