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電訊

(香港回歸25年)香港退休總警司曾財安憶回歸雨夜迎接解放軍

分享到:
2022-06-30 15:17 | 稿件來源:香港中通社

【字號:

  香港中通社6月30日電 題:香港退休總警司曾財安憶回歸雨夜迎接解放軍

  香港中通社記者 陳卓儀

  “曾Sir,解放軍開始進入香港啦!”1997年7月1日凌晨零時零分,時任深港邊界警區副指揮官的曾財安在文錦渡口岸,深圳河對岸一個手勢,橋頭的香港同事用無線電對講機向他報告。

  儘管講過很多遍回歸夜往事,25年後,曾財安重新回到文錦渡橋,這位退休總警司接受香港中通社記者專訪時仍難掩振奮,“歷史時刻終於來臨,香港永遠屬於我們中國了!”

  1997年前後三年擔任港英政府首席邊境聯絡官,並過渡為特區政府第一位首席邊境聯絡官,曾財安親身參與制定並指揮深港海陸邊界線管理機制及相關事宜,在文錦渡設立了指揮中心。

  他記得,約十米遠的橋上第一輛東風牌的軍車駛進來,車上站著掛上衝鋒槍的戰士,“全身都淋濕了,但神情里滿是驕傲和期待,讓人看著真正感受到什麼叫做雄赳赳氣昂昂。”

  解放軍第一輛軍車進入香港,僅兩三秒鐘,曾財安參與對接聯絡逾三個月。

  “會不會有人臨時出來搗亂呢?這個不可不防。”香港特區的成立,“一國兩制”的開始,曾財安希望一切有序暢順,以保護政要的層次和思維部署一切。

  預習了千百遍流程,歷史只有一次。“站在文錦渡橋頭迎接解放軍那一刻,我有一種穿越的感覺,香港從鴉片戰爭開始是怎麼開放的?一路到九龍半島割讓,新界租借出去,新中國成立,香港回歸……”

  回歸不止是一個日期,不止是警徽的更換,更是心態上的改變。曾財安回憶,回歸前兩地聯絡都是以政治口吻,比較婉轉,“記得我跟一位上校開玩笑說,回歸之前你們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的,現輕鬆很多啊。他笑眯眯說‘現在一家人了嘛’。”

  除了公務上參與回歸交接事務,曾財安還秘密籌辦了一項活動,在邊界警區總部種下了九棵果樹七棵花樹,樹下有一個時間囊,供大家寫下十年後的願景,旁邊立起不銹鋼方碑,寫著“慶祝香港回歸祖國及綠化邊界景區”,落款時間也比回歸時間晚了半個多月。

  曾財安解釋,當時仍是港英政府,公職人員不方便高調慶祝,於是他以“綠化”名義發起籌款,也希望喻意“九七”的樹木,隨特區一同生根結果。

  “當時做這件事還是有一定風險,因此立碑也打了個時間差,我很意外有這麼熱烈的反響,這也說明大家對回歸有很大期盼,但都藏在心里,不像現在可以光明正大慶祝了。”

  見證歷史一刻、在警隊服務多年,回憶起香港回歸以來經歷的風雨,曾財安想起自己在時間囊許下的願景:香港從此要騰飛了!

  回望近幾年,曾財安坦言現實與願景有小小偏差。“1997年我觀察到,英國人臨走之前埋了很多炸彈,但後來發現,埋的不是炸彈,是病毒,2014年的‘佔中’開始試探,2019年真正爆發了。”

  2020年,中央出手制定國安法平定了暴亂,2022年香港新冠疫情嚴峻,中央援港讓香港市民感受到血濃於水。曾財安認為,在水深火熱的時刻,香港市民看清事實,知道路應該怎麼走,知道國家才是唯一最強大的後盾。

  與邊境有著特殊情誼的曾財安,回歸後幾乎所有假期都遊歷祖國山河;研習歷史的他退休後投身警察歷史學會,組織講學團到內地看虎門硝煙地點、參觀歷史博物館,“親身去經歷,感受國家的氣息,自然就對國家的感情越來越深厚。”

  對於未來25年,曾財安说,“世界不可能不變;不變的是中央政府維持‘一國兩制’,香港高度自治;但在經濟上、民生上,希望香港變好點變快點。”(完)

【編輯:崔靜雯】

視頻

更 多
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系列專訪一:我們在科大相遇相愛
怎樣防止“黑暴”青年重蹈覆轍?麥美娟:要重建青年與政府的互信關係
【通視專訪】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楊何蓓茵:打造德才兼備的公僕團隊
美軍用144輛油罐車盜運叙利亞石油
美食博覽2022正式開幕 消費劵帶動下“人財兩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