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電訊

(香港回歸25年)任達華的1997:五星紅旗升起,回家了

分享到:
2022-06-29 16:54 |

【字號:

  香港中通社6月29日電 題:任達華的1997:五星紅旗升起,回家了

  香港中通社記者 陳卓儀 崔靜雯

  “一秒都不可以差,看完電視直播升起國旗後,我內心只有一個字:家!”

  1997年7月1日0時0分0秒,五星紅旗和紫荊花旗冉冉升起,香港回家了。


  香港影星任達華在2019年上映的電影《我和我的祖國》飾演一名香港鐘表師傅,在天台看電視直播。他對中通社記者回憶起,自己的回歸夜也是在家看直播,印象深刻。

  “香港一直是一個給全世界尋夢、尋找機會的地方。到今時今日,這裡依然有很多朋友來實現夢想。”

  任達華的父親和兄長都加入了警隊,但他沒有。他嚮往的是“滿山跑”,修讀的是旅遊及酒店課程,又因為“對電視機裡的人感到好奇”踏入影視圈。他直言,已實現了自己的三個夢想:做演員、演警察、四處旅遊。

  “第一部戲做警察,英文名是CID。”任達華回憶起從業以來有逾百部作品扮演警察,從CID到PTU,他直言自己對警察有特殊情結。“從小看到爸爸穿制服的背影,幫他把皮鞋擦亮,看到他對職業的尊重,覺得這是非常神聖的工作。”

  說到敬業,任達華秉承了優秀家族傳統,在圈內是出名的“勞模”。

  “九十年代初,六個月要拍完七部戲。”任達華至今仍記憶深刻,早上五六點開車,遇到紅燈,打瞌睡了,直到有人響喇叭,才驚醒,原來早已轉了燈。

  這份堅持沒有白費,任達華港味十足的角色,至今仍是很多影迷心中的經典。

  任達華謙虛說自己“幸運”,而非天賦。“我遇到了很多優秀導演。特別多謝何璧堅老師,我不是科班出身,入行時就像一個白飯糰,他教會了我很多拍戲的基本。”

  這份感恩,是任達華保持初心的法寶,至今他拍戲還是吃劇組提供的叉燒蛋飯。“吃了幾十年,每次拍戲,看到叉燒蛋飯,就覺得還有戲拍,人生又燃燒了。”


  2010年,任達華憑藉《歲月神偷》的修鞋匠一角拿下香港金像獎“影帝”,他演活一個彎腰修鞋數十年養家的普通男人,也讓人看到獅子山精神的最平實寫照。

  “這恰恰是香港人精神。大風大雨,但是一個男人要為這個家負責任。”任達華對於角色的揣摩,來自對歷史知識下的苦功,“我每一次坐飛機,都買一本中國歷史書看,但這些都是皮毛,理解角色需要生活歷練。”

  “我拍了那麼多戲,還在學習。”5年前,任達華曾自費出了一本攝影集,記錄香港的美。愛好延伸至畫畫,任達華拿出手機展示他的油畫作品,他希望在演戲領域外能學更多,保持童真。

  經歷過香港電影業從黃金時代再到暗淡,2003年CEPA簽署合拍片盛行帶動影業起飛,近兩年因新冠疫情香港電影似乎慢了。

  回望近半世紀職業生涯,任達華認為機會更多了。“感謝祖國給了香港很多好政策,回歸之後多了交流,我們一小時就到大灣區,市場大了、資金多了、場景豐富了;香港電影可以拍大山,拍沙漠,拍大雪,拍平原,拍高山……”

  任達華敬佩內地演員的專業,台詞、表情,功夫一流,“我們香港的年輕演員真的要多到內地交流學習”。但香港演員的港味、人情味,難以複製。

  “香港電影沒有死過,只有承傳。” 任達華總結,香港電影走出了香港,場景變了,但電影人情懷不變。“香港人很懂得變通、很團結、很包容,最困難的時候,香港人自己走出來一條路,繼續向前走。我絕對相信香港電影越來越好。”

  在灣仔長大的任達華喜歡觀察街上行人,“每個人在街上走都有故事,每一條皺紋都有一個角色,中國十幾億人,拍都拍不完。”

  訪問最後,任達華直面是否考慮退休的問題。視黃永玉為偶像的他,調皮舉起手臂秀出肌肉笑說:“我現在二十多歲,我還有幾十年可以做。”(完)

【編輯:崔靜雯】

視頻

更 多
台軍方稱15日發現30架次解放軍軍機巡台
韓國首爾爆發大規模反美集會
專訪首屆“港漂”:棄清華北大而來 他們後悔了嗎?
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系列訪問三:在香港做金融是怎樣的體驗?
日本投降77周年|韓國民眾再現歷史場景“痛打”日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