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內地

北京見聞:疫情改變心態,戶外露營成生活調節“剛需”

分享到:
2022-06-27 09:26 | 稿件來源:香港中通社

【字號:

香港中通社北京6月26日電 北京見聞:疫情改變心態,戶外露營成生活調節“剛需”

香港中通社特約記者 莊恭百

傍晚的餘暉倒映在溫榆河面,兩岸的草坪上像長蘑菇一樣“頂”起五顔六色的帳篷。每逢周末,不少民眾會“穿越大半個北京”,帶著露營裝備遠離城市喧囂,開啟“詩與遠方”的生活。

香港中通社圖片

就職於文化產業的劉女士告訴中通社記者,前些日子讀了梭羅的《瓦爾登湖》,梭羅描述了自己在湖邊獨自生活時的內心獨白。受此啟發,劉女士帶起簡單裝備走進大山找尋自己的“瓦爾登湖”。“獨處的時候能够換個角度想問題,遠離工作當中的煩心事,靜下來思考人生是一件很愜意的事。”

記者在溫榆河公園遇到了來自西城區王先生一家,他和朋友相約舉家出動。在他看來,戶外露營成為朋友社交、家庭帶娃的好方式。“一段時間的居家辦公讓不少員工降低對團隊的歸屬感,以後公司團建也可以採用露營的方式。”

在露營地也聚集了不少“90後”、“00後”等年輕人,從戶外裝備上可以看出,不少年輕人沒有選擇帳篷,而是支一頂帶串燈的遮陽天幕,防潮墊上擺滿各式各樣的零食和拍照道具,相互之間凹造型、拍照、發朋友圈。顯然、分享美好生活是一些年輕人外出露營的直接動力。豆瓣社區有網友對露營評價道:“年輕人拒絕emo(網絡流行語,指憂鬱悲傷等負面情緒波動),雖然房子是租的,但生活不是。”

總體來看,疫情影響下的出行環境影響著民眾的心態,去戶外成為重塑心態、調節生活的內在“剛需”。另外,各大衛視推出的綜藝節目和網紅KOL(營銷學名詞,關鍵意見領袖)也是助推露營風潮一股力量。

露營的火熱從剛過去的“618”電商購物節公佈的數據也能看出,據統計,京東京造可折叠露營車的總成交額環比增長超24倍,帳篷、墊子成交額同比增長165%。

事實上,露營在內地已經有很長一段歷史,但是長期以來只是一些戶外玩家的“專利”,民眾整體參與度不強。

“前些年的露營多少帶有探險的目的,如今露營被賦予了更多社交屬性,玩家更注重生活品質和分享。”一位資深露營玩家趙先生告訴記者,當下的“露營熱”正逐漸從星空曠野到河邊綠地,從小眾走向大眾趨勢發展。

此前,北京晚報還評選了十大露營場地推薦,例如城區的海澱公園、溫榆河公園等,遠郊的西山國家森林公園、金海湖風景區、延慶玉渡山風景區等。內地生活社交平台“小紅書”上有網友po出北京露營地圖,列舉了55個露營和野餐的好去處。

據趙先生觀察,當前北京市郊的露營營地基礎設施還不健全,有些營地缺少必要的安全和衛生設施。隨著露營人數的不斷增加,經常會出現照片裡歲月靜好,照片外垃圾滿地的現象。因此,火起來的露營也面臨著管理難題。

火起來的露營,如何繼續下去?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馬亮日前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城市的管理和市民的需求應相配合,管理方既不能一刀切地禁止,疫情之下也不能粗放式開放。政府需要有服務意識,提供精細化管理。

廣州和成都相繼發布公園露營的相關規定,其中精細化規範露營區域、用具、垃圾處理方式、人數、可露營時間、預約流程等內容。同時建設了一批功能齊全的露營地,讓民眾在親近自然的同時,充分保護城市綠地。此舉對其他城市具有參考意義。

《“十四五”旅遊業發展規劃》提出“完善旅遊產品供給體系”和“拓展大眾旅遊消費體系”。馬亮表示,民眾對多樣化生活有需求,引導露營行業安全有序的發展對於社會非常必要。露營可以成為一個抓手,以此來帶動經濟、文化的發展。(完)

【編輯:凌玉辉】

視頻

更 多
台軍方稱15日發現30架次解放軍軍機巡台
韓國首爾爆發大規模反美集會
專訪首屆“港漂”:棄清華北大而來 他們後悔了嗎?
首屆內地來港本科生系列訪問三:在香港做金融是怎樣的體驗?
日本投降77周年|韓國民眾再現歷史場景“痛打”日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