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港澳 ->社會

香港疫下“網課時代”劏房家庭面臨數碼難題

分享到:
2022-01-26 16:50 | 稿件來源:香港新聞網

【字號:

香港中通社1月26日電 新冠疫情下,香港校園經歷了停課、復課、再停課的多次循環。學校網課成新常態,“劏房孩子”迫於現有環境一籌莫展,家長更“叫苦連天”。

譚女士就是這樣一位“網課時代”的“劏房媽媽”。近日,香港中通社記者來到她位於深水埗不足百呎的單位里,既是一家三口的住處,也是女兒的學堂。

疫情前,譚女士每天負責照顧全家的日常起居,還能抽出兩個小時看書。“在家打掃衛生,再接女兒放學去公園玩。”那時候,自己和孩子十分開朗,每天可以出去“放風”,丈夫的收入也算過得去。

兩年疫情讓小家庭遭遇沉重打擊。今年6歲的女兒剛上小學一年級,然而沒多久,便因為疫情轉入“網課時代”;丈夫也失業“蝸居”在家。

對於一些家庭,父母在家工作、孩子上網課,似乎還增加了親子時光。對於基層家庭,數碼鴻溝讓學業難上加難。

“連做功課都不夠位,吃飯和做功課用的同一張桌子。桌子移出來,就沒地方走了,所以要岔開吃飯和做作業的時間。”譚女士搖頭歎息,“方寸之地,三口之家根本沒有活動空間,我連僅有的兩個小時看書時間都沒有了。”

另外,“廚廁合一”空間,使衛生環境變差。床上、桌上、地面、門背後堆滿雜物,雙層床的局限導致譚女士在家也無法站直腰;孩子也只能每天坐在床上,沒有活動空間。

如此惡劣的環境下,成年人都叫苦連天,6歲小孩如何認真學習呢?此外,劏房大多難以配置wifi,譚女士只能買網卡,放到手機上給孩子用。上課時常“斷網”,讓女兒的功課跟不上進度。

據社區組織協會對基層學童的一項調查,仍有逾三成二學童不能在家中上網。即便買了網卡,一些舊樓屬“網絡盲點”,一小時斷三次網很常見。

“我們住在劏房,網絡肯定差一點,有時候老師講話小聲點就聽不到,這樣她容易分心走神;孩子在信號接收不好下漫長地等待,噘起嘴,仰天大嘆一口氣。”譚女士說,“在學校上課時,孩子學習好一點。”

譚女士坦言,每天在這樣的環境下面面相覷,孩子和她變得很煩躁,關係也變差了。“以前去學校回來還能聊聊天,話題多一些。”

前段時間疫情穩定時,譚女士計劃返鄉過年,“現在計劃擱置,學校的面授課程也要等,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重回正軌。”

基層的苦,在疫情下被放大,也被更多人和機構看到。兩年來,社區組織協會、區議員、中企等為這些劏房孩子提供了許多網課資源,讓新常態不那麼折磨家長。

“希望來年疫情盡快結束,孩子能夠重新回到校園上課,快點住上公屋。”儘管目前生活不盡人意,但譚女士對未來生活仍充滿憧憬。(記者 崔靜雯)


【編輯:崔靜雯】

視頻

更 多
重磅!政府架構重組方案出爐 將增設三個副司長及兩個政策局
它來了!奧密克戎變異株BA.2.12.1闖入廣東
美國又發生大規模槍擊案 這次的對象瞄準了台灣人
“難道還有人不知道香港是中國的?”洪金寶兒子回應爭議
中國造完大飛機 再造直升機!“吉祥鳥”AC313A首飛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