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網正文

點擊香江:香港選舉制度必須改革的三個理由

时间:2021年01月14日 14:23  稿件来源:大公報


資料圖為香港金紫荊廣場。中新社記者 張煒 攝

  最近,55名涉嫌違反國安法的亂港分子被警方拘捕,這些人涉嫌策劃組織及參與去年7月的非法“初選”,干犯香港國安法第22條“顛覆國家政權罪”。當市民拍手稱快的時候,正如人們所料,這些亂港分子老調重彈,稱什麼拘捕行動是政府“秋後算賬”、“政治打壓”,是對基本法賦予立法會審核財政預算案或其他重要議案權力的遏制。

  這些詭辯完全是曲解基本法,偷換概念誤導公眾。選舉規則規定了立法會議員的選舉方法,戴耀廷等人搞的所謂“初選”違反選舉規則,另搞一套,且要求參選人必須承諾當選議員後,否決政府財政預算案,以達到逼迫特首下台、癱瘓政府的目的。在香港國安法7月1日生效後,如此以身試法,與“秋後算賬”“政治打壓”何干?

  近年來的諸多事件表明,香港的選舉制度無法落實“愛國者治港”的原則,已經淪為反中亂港勢力的工具,只有進行改革,補上制度漏洞,才能根治“香港之亂”。

  當選議員公然挑戰基本法

  立法會是香港政權機關之一,肩負着全面準確落實“一國兩制”的憲制責任;然而 ,在香港卻出現了“欲入體制反體制”“身在體制反體制”的咄咄怪事。

  轟動一時“梁游違法宣誓事件”。由民選產生的候任議員梁頌恆、游蕙禎,在宣誓就職儀式上,竟然展示“香港不屬於中國”的橫幅,在宣讀誓詞中“中華人民共和國”字眼時竟然爆粗口,引起全城、全國和全球華人憤怒;而第六屆立法會有類似違法宣誓的候任議員竟然多達六人,最終被DQ。

  上屆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曾在立法會議事大廳上公然撕毀全國人大8.31決定文本,公然挑戰全國人大權威。此人又多次“護航”梁頌恆、游蕙禎非法強闖立法會會議室,欲將沒有通過宣誓的候任議員,變成正式議員。

  在2019年7月1日發生的暴力襲擊立法會事件中,有多名議員涉嫌事先提供大樓布局指引、為暴徒帶路、指認建制派議員辦公室等惡劣行為。在“修例風波”的暴亂現場,又有多名議員橫在警察和蒙面人之間,掩護暴徒撤退。

  類似事件層出不窮,已經成為香港的一種獨特現象,身為政權機關公職人員,卻肆無忌憚地破壞政權機關、破壞社會秩序。人們不禁要問:這些持“港獨”立場的人是如何被選舉出來的?難道不是選舉制度出錯了嗎?

  嚴重逾越底線癱瘓立法會

  香港的政治制度是“行政主導,三權分置,司法獨立,行政長官向中央負總責”的制度,行政、立法、司法三權之間相互制衡、相互配合,行政長官具有超然於三權之上一些特殊權力。香港特區實行的並非某些國家的“三權分立”;如果是“三權分立”,那麼,置中央的權力於何處?這從法理邏輯上講不通的。深入細緻研究基本法就會認識到,這些定位是有充分法律依據的,是無可置疑、不可推翻的。

  然而,某些立法會議員錯誤地理解基本法,搞錯了議員的角色,忘記了議員必須履行的憲制責任,為達到政治目的,把阻止政府議案為第一要務。“拉布”“流會”不斷,致使涉及經濟民生的大批議案被擱置,拖了經濟發展的後腿,損害了市民的切實利益。更為嚴重的是,某些立法會議員嚴重逾越底線。

  比如,某些議員在立法會會議上展示“五項訴求,缺一不可”的標語。“五項訴求”的其中之一,是要求特首“特赦”參與暴亂的年輕人。眾所周知,基本法賦予特首有“特赦”權力,但那是在法庭判決之後,普通法有“無罪假定”原則,任何人在法庭判決之前都假定無罪;既然“無罪”,何來“特赦”?這是要求特首做出違反基本法的決定,是非法訴求。這難道是立法會議員應該做的嗎?

  又比如,前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利用主持立法會內務委員會的暫時權力,癱瘓立法會停擺長達九個月,導致涉及香港經濟民生的重要議案無法得到理性討論和解決,竟然還公開宣稱,其目的就是阻止立法會審議國歌法。審議法律是立法會的憲制責任,作為議員,不僅自己不履行責任,還要故意阻止立法會履行憲制責任。這種人配當議員嗎?

  以上兩類議員都是民選的,也都是完成法定的宣誓程序就任的,但卻做出逾越法律底線的荒謬之事,說明什麼?說明選舉制度肯定出了問題,不能確保選出遵守法律的議員。

  勾結外力破壞選舉規則

  更令人憂慮的是,不僅現有的選舉制度存在漏洞,而且,反中亂港勢力還要另外搞一套選舉制度,架空現有的立法會選舉制度。

  戴耀廷策劃實施的所謂“初選”,是其“攬炒十步曲”的一部分。儘管其辯稱“初選”目的是推出最有競爭力的人選,並不影響立法會選舉的整體格局,但無法自圓其說。其一 ,所謂“初選”並非在反對派內部篩選,而是發動市民投票,在選舉工作還未開始時率先搶票,難道不是違反選舉制度嗎?其二,為參選人非法設置條件,要求其承諾一旦當選,必須兩次否決政府議案,逼迫特首辭職,導致政府停擺。難道不是違反參選人意志、企圖癱瘓政府的表現嗎?因此,警方以涉嫌“顛覆政權罪”拘捕戴耀廷等策劃組織“初選”的55人,完全有法律依據。

  戴耀廷的背後是美國中情局,他長期主持的研究機構被稱為“中情局分店”,長期得到美國民主基金會等組織的支持,所謂“初選”一出籠,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立即表示支持,情報人員也頻繁與之來往。種種跡象表明,戴耀廷就是美國反中亂港的一枚“棋子”,美國透過戴耀廷等人干預香港的選舉,奪取香港的管治權。

  一個制度好不好?用一用就知道了。現行的立法會選舉制度施行了二十多年,越來越暴露出諸多弊端,是考慮改革的時候了!

  (本文作者為港區全國政協委員、暨南大學“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研究院副院長、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 屠海鳴)

【編輯:邱志彬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