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網正文

香港專家為何反對鐘南山的“良方”?

时间:2020年11月29日 15:05  稿件来源:有理兒有面


  香港新聞網11月29日電 11月27日,香港單日新增92宗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創暴發第四波以來單日確診數字新高。其中,“跳舞群組”累計367人確診。至今香港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增至6039宗。

  一河之隔早已清零的深圳,同一日舉行了首屆中國衛生健康科技創新發展大會,共和國勛章獲得者、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參加了會議。

  會後接受媒體採訪時,鐘南山表示香港當務之急是需要進行全民核酸檢測。

  鐘南山強調,本土病例患者會經常到處跑,加上現在無癥狀感染者的感染性也很強,特別是在出現癥狀前的五六天影響比較大。“我發現今天早晨已經有很多香港市民排隊進行核酸檢測,他們既是為了自己的健康,也為了其他人的健康。”

  鐘南山稱,進行全民核酸檢測能把新冠肺炎患者和健康人群分開,及時切斷感染源。

  香港疫情,本不是鐘南山院士的工作職責範圍,但是作為醫者,曾帶領著中國醫護擊退新冠病毒的鐘南山,有豐富的抗疫經驗。醫者仁心,鐘南山就根據香港目前的“病征”開出了這劑“良方”,並為藥方內容作了詳細解釋。

  正常城市有了鐘老的指點,就趕緊回去落實研究了。但是香港的醫學專家卻立即站出來,立場鮮明的反對鐘南山建議的全民檢測。

  在鐘南山接受採訪當天下午,香港醫學會傳染病顧問委員會主席梁子超表示,社區檢測會有幫助,但香港應該先集中資源“救火”,即先去處理有病征或有風險因素的人,因為當中陽性比例較高,認為現階段香港無能力亦不應該動用寶貴資源,去準備一些太大型或不能立刻進行的大型全民檢測。

  在否定鐘南山“藥方”的同時,開出了自己的“港式藥方”。梁子超形容疫情為“森林大火”。他建議,港府應該立刻採取第三波曾經用過的措施,阻止疫情擴散,亦能集中人手處理火頭。他促請政府盡快推行全港停課,並新增其他社交距離措施,包括公務員在家工作等,讓巿民盡量留在家中,才能保護社區。

  香港醫學會是做什麽的?有理哥在《香港醫學會為何屢次阻撓港府抗疫?》一文中已經詳細解釋過,這其實是一個醫療資本集團的代言人,屢次阻撓港府抗疫,目的只是為了維護私營醫療的利益。

  但是這個梁子超醫生,根據有理哥一直關注香港新聞來看,說話還是比較中肯的,為什麽這次他也堅決站在行之有效的正確方法對立面呢?

  魯迅先生說過:“我向來是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雖然梁子超這次所說的和香港醫學會觀點一脈相承,但是有理哥還是推測下,他“港式藥方”裏的一些道理吧。

  我們見到一周前的11月20日,天津濱海新區新增4例確診病例後,這個常住人口是香港2倍的城市,立即啟動大規模檢測。短短4天,即完成了4例病例周圍城區的246萬人檢測,結果均為陰性,成功砍斷病毒的魔爪,天津重回平靜。

  香港比天津富裕,人口比天津少,資源比天津多,背後有國家的全力支持,出人出資興建各種檢測實驗室和醫療設施,而且之前也有過大規模檢測經驗,為什麽就做不到呢?

  有幾方面問題,讓香港面對災害時,確實無法“集中力量辦大事”。

  第一個問題:香港社會的分化和撕裂

  不管做什麽事情,好事壞事都有人唱反調,並且產生以此為生的職業反對派。如果香港要修橋鋪路,反對派會出來反對這是破壞環境,反對橋建好沒人用(參考港珠澳大橋);要建房子解決居住問題,反對派會反對開支過大,反對干預市場,反對破壞香港樓市(參考董建華8萬5計劃);要開發空置土地發展香港經濟,反對派會反對官商勾結,反對利益輸送(參考深港交界河套區開發)。算了算了,你什麽都反對,那我給所有人發錢,你總不反對了吧?不行,繼續反對,為什麽不發雙倍,你給我發錢是不是想竊取我個人信息!(參考港府近期抗疫基金)

  由於職業反對派,為反而反的存在,使得香港社會普通市民在意識上受到很大擾亂。在回歸後20多年的漫長反對聲中,明明是對社會有益的事情,許多香港市民也抱著質疑的態度,不肯配合開展。所以9月份香港的“全民檢測”只有不到兩百萬人自願參加,使得檢測成果在兩個月後慢慢磨滅,最終爆發第四波。

  題外說一句,這群職業反對派在英國人統治的時候,從來都沒有出現過。英國從沒給過香港人自由,只有回歸前幾年,才火急火燎的“培養”出了這群反對派,並在回歸後日漸壯大。

  大多數市民在質疑聲中,不願意配合檢查,使得香港沒法開展全民自願檢測。自願檢測不行,那我能不能強制檢測?

  目前香港在研究強制檢測,並在部分地方開始使用。例如近期的跳舞群組,港府就要求爆發疫情舞場的相關人員必須檢測,否則罰款2000元,這也能算一種“強制”的嘗試吧。

  但要全民強制,這就遇到第二個問題:行政主導受到香港司法體制的挑戰

  舉個例子,去年香港黑暴肆虐,到處打砸搶燒。為讓香港社會恢復秩序,特首啟動了《緊急法》從而制定《禁止蒙面規例》(禁蒙面法)。這本是為了香港好,但到了職業反對派這裏,就要繼續反對。2019年10月,25名反對派前立法會議員,就《禁止蒙面規例》到香港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要求裁定禁蒙面法違憲(指基本法)及違反人權。港高院11月份判反對派勝訴,認為禁蒙面法違反香港基本法。港府不服,以《緊急法》訂立禁蒙面法是合憲上訴,2020年4月,上訴庭判禁蒙面法部分合法,部分不合法,打了個哈哈。

  港府繼續不服,上訴至香港終審法院。11月24日,港終院開庭審理,代表反對派的大律師李志喜,比喻《緊急法》為導彈發射器,而按緊急法所訂立的規例就猶如導彈,所運用的權力就如不受控制的核能。質疑引用緊急法繞過立法會,令公眾不能參與立法。認為《緊急法》最嚴重的問題是其無法約束的權力,甚至可以訂立最高判處無期徒刑的刑事罪案,所以應該反對。

  《緊急法》是什麽?是當年英國授予港督在港生殺予奪大權的一部法律,全香港由港督管理,港督向英國政府負責,港督你愛幹嘛幹嘛去,定期給英國交錢交稅就好。

  香港回歸後,稅不用給中央交了,但依然繼承了港英時代的法律和制度,也就是我們常說的“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

  順理成章,特首也就繼承了《緊急法》的使用權,至於《基本法》的解釋權也在全國人大,不在香港法官。

  但是就是這麽一個兩句話說清楚的案子,官司糾紛就能從去年10月糾纏一年多到現在還沒結束。

  香港的體制是行政主導體制,即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的權力來自中央授權,以行政主導為架構,香港沒有三權分立。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權各司其職,互相配合並制衡,三個機關通過行政長官向中央人民政府負責。

  雖然事實如此,但是在二十多年的實踐中,由於行政一直受到反對派在立法會的牽制,使得司法權一家獨大,到今天能時不時挑戰行政主導的地步。

  所以,如果特首再動用《緊急法》制定強制全民檢測的法規,以目前香港的情況,依然可能被司法復核,做到一半又要停下來打官司,打個三五年後,墳頭草都三尺高了。

  第三個問題:公務員系統僵化式崇外

  對於香港專家反駁鐘南山建議,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張頤武的評價是:反正是大陸的經驗就不能用。

  作為網友這是最直觀的感覺,但這個感覺大致上也沒錯。

  再舉個例子:特首林鄭月娥在今年《施政報告》中提到,中央政府同意在有需要時,預留一定數量的內地研發或生產的疫苗供香港市民使用。

  但是根據港媒《橙新聞》報道,香港食物及衛生局官員提出,內地疫苗在得到國家藥監局批准使用後,不能直接在香港公營醫療系統使用,需要取得“國際認證”,並強調這是因為現行香港法例限制。

  港食衛局前局長高永文解釋,根據香港的條例及固有做法,取得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等國際機構認證的疫苗,可以直接在香港註冊,但內地疫苗一般不會取得國際認證,在港註冊的確有困難。

  大疫當前,中國疫苗要怎麽才能在香港救人?首先,要得到美國認證,香港就會自動認可美國認證。但是只有中國認證,不好意思,香港食衛局不承認國家藥監局的批准。

  美國一直污衊中國竊取疫苗,但是自己又做不出疫苗。要為了讓香港醫管局能“合規”的使用內地疫苗,疫苗開發者要專門跑去美國註冊。別說美國給不給你註冊是一回事,就是遞交資料一項,作為中國網民我還擔心美國竊取中國疫苗呢。

  同樣的問題,在9月份中央支援香港檢測的時候也遇到過,當時香港醫學會也以內地醫療人員沒有香港執業資質為由反對內地支援。

  如果香港開展全民檢測,必然會用到在內地行之有效但是沒在美國“註冊”的方法、試劑、措施。到時又會被醫療協會、衛生部門以“合規”原因反對,導致困難重重。

  剛才說的,香港繼承了港英時代的大部分法律和制度,《緊急法》繼承了,但是陋習也繼承了。港英時期,香港被英國霸佔,英國和中國是兩個國家,政策法律有所不同很正常。但是香港回歸了23年,公務員體系、基層官員卻還一直因循守舊,盲從幾十年前英國人制定的制度絕不改變,這就是制約香港目前抗疫、香港社會長遠發展的重要因素。

  上面三個問題,從人、法律、執行體制上,制約了香港全面檢測的能力。所以鐘南山開出的雖然是最有效的“藥方”,但是香港社會目前各種限制下,無法“抓藥”配齊需要的藥。

  所以11月28日特首林鄭月娥只能在香港新聞節目中表示,曾向中央匯報香港確實沒有體制優勢,各方面都很難配合,如果將內地方法套在香港,可能會引起反效果。林鄭特首的無奈嘆息,其實也就是上面說的幾個問題。

  知道問題所在,是否有解決的方法?

  這些問題都是長久的頑疾,但“病情”已經在逐步好轉了。

  反對派問題

  中央出手幫香港立法會排“獨”,剔除違法議員,使得整個反對派害怕而集體辭職。這是議會方面的好轉變。港教育局宣布修訂常年被亂港派“播獨”用的“通識科”教育,教科書須由教育局審核後才能使用,這是教育方面的好轉。香港電台每天播放國歌,重審亂港派“節目主持人”工作,這是媒體方面的好轉。

  教育、宣傳、立法,慢慢帶動整個社會,嘗試從為反而反的社會氛圍中將人民奪回來。

  司法問題

  司法復核是香港“一國兩制”下的一個合法程序,這個不會改變。但是審案的法官是否公正,政治立場是否偏頗,這點可以轉變。現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是馬道立,香港“修例風波”後許多離譜的判決,就是在馬道立“治下”作出的。2020年3月,特首任命張舉能為下一任首席法官,2021年接任,張舉能處理過外傭居港權案、港毒議員遊蕙禎及梁頌恒的宣誓DQ案件等,是個判決公正的法官。

  同時英國政府為了“制裁”香港,也提出拒派英國法官赴港的“威脅”,落到實處也是幫助香港司法系統去殖民化。

  公務員僵化崇外問題

  10月份,香港公務員管理局要求新入職公務員必須宣誓或簽署聲明,效忠《基本法》。《基本法》第一條就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其實也就是要求公務員忠誠(香港說法叫效忠)於中國。11月27日,進一步要求全體公務員必須宣誓或簽署。

  宣誓雖然只是個儀式,在英國體制下浸淫多年的大部分公務員也無法一下改變過來,但是起碼明確,中國才是香港公務員的忠誠對象,而不是英國或者美國。

  以上三個方面,雖然都只是開始,短期內不會有立竿見影的效果,但是都是好的轉變。

  雖然無法幫助這次香港疫情,但是我們把目光拉長到十年、二十年後來看,這些有利於香港社會發展的措施,必將幫助香港這顆東方之珠重放光彩。

【編輯:李泺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