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網正文
<首页 > 国际 > 正文

(中通論壇)拜登會不會延續特朗普的對港政策?

时间:2020年11月26日 19:55  稿件来源:香港中通社


拜登。圖源:新華社

  香港中通社11月26日電 拜登入主白宮大抵已成定局。面對這位被特朗普抨擊為“對華軟弱”、“親中”的候任總統,香港的“攬炒派”們也開始“擔心”他未必能像特朗普那般強硬打擊香港。拜登上台後如何處理香港問題,成為各界關注的焦點。

  在美國大選期間,香港“攬炒派”擺明態度支持特朗普,甚至卷入幹預選舉操作。據美國媒體報料,黎智英旗下的《蘋果日報》曾委托美國學者編造拜登的“黑料”來支持特朗普。如今拜登勝選,“攬炒派”除擔心外,也翻查拜登在2019年發表的支持香港“抗爭”的言論,發現拜登對香港許下了“政治承諾”,如“會全面執行有關香港和新疆人權的法案”等。“攬炒派”據此認為,“香港人應該對拜登有信心”。

  的確,拜登所屬的民主黨一向熱衷於討論所謂的“民主和人權”。在修例風波期間,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多次與香港反對派人士會面,更稱香港的街頭黑暴是“美麗的風景線”。另外,美國國會全票通過《香港人權法》、《香港自治法》等,也顯示兩黨在香港問題上基本持一致立場。

  拜登會否全盤延續特朗普的對港政策?又會否成為香港反對派的“堅強後盾”?

  對此,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26日接受香港中通社記者採訪時表示,美國共和、民主兩黨確實在香港問題上有共識,而且拜登在參選的政綱中對香港的態度也較為強硬。所以,不能對美國的對華政策和對港政策存有幻想。不過,拜登處理的方式方法會不同,同時還有優先次序的問題。

  劉兆佳分析指出,拜登上台後面對國內的“爛攤子”:疫情越來越嚴重,經濟和就業問題相當惡劣,再加上民主黨支持者的左翼分子要求拜登推動各種各樣的政策等,就足以讓他“焦頭爛額”。在外交方面,拜登的首要任務是修補被特朗普破壞的國際秩序、國際組織,以及和盟友之間的關系,對付中國或者香港並不是他最重要的問題。

  劉兆佳認為,拜登和其外交團隊始終屬於美國外交主流派系,在中國問題上會走一條“既對抗又合作”的道路,有選擇性地對中國進行壓制。與此同時,因為在某些議題上需要中國的合作,美國也不希望更加惡化與中國的關系。再加上拜登不會因為情緒化而出台一些有害無益的制裁措施,所以拜登政府會比較小心地處理中美關系,避免美國付出太多代價。

  在這樣的背景下看美國對港政策,劉兆佳指出,中美關系的緊張狀態得以舒緩,港美關系也會有所改善。香港反對勢力此前一面倒支持特朗普,甚至做一些對拜登不利的事,不論拜登日後會否追究責任,拜登政府都不會像特朗普一樣“重視”他們,估計對香港不會有太多大動作,反而可能在現有的基礎之上做某些方面的改善。

  劉兆佳解釋,如果美國想改善與中國的關系,最容易示好的做法,就是減少介入香港事務,以及減少對反對派的支持。國安法實施後,美國勢力在香港的活動空間受到壓制,反對派認為美國人未必靠得住;同時反對派也受制於國安法,無法在立法會立足,他們能發揮的政治能量越來越少,美方也覺得他們越來越沒用。況且,美國應該也十分清楚,如果一直對香港步步緊逼,不斷制裁,很可能讓香港和中國作出強烈反制,讓美國在港的政治、金融和貿易利益都會受到損害。

  香港反對派一直想打造的“國際線”,尤其是拉攏美國勢力對付香港、對付中國,在劉兆佳看來,不但越來越行不通,甚至可能激起香港人對他們的反感,會將美國對香港的制裁,對香港造成的損害,歸咎於反對派身上。所以,反對派想要生存和發展,就必須放棄他們過去鬥爭的路線,放棄衝擊中央和香港憲制制度的路線,放棄勾結外部勢力的路線。(香港中通社記者 殷田靜子)

【編輯:马华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