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網正文

十年間投訴“零成立” 香港教協把持“操守議會”庇“黃師”

时间:2020年10月26日 11:31  稿件来源:香港文匯報


圖為香港學生上學路上。中新社記者 張煒 攝

  自香港“修例風波”以來,不少“黃師”肆意向學童灌輸仇恨以至反政府的思想,令教師操守問題廣受社會關註,不少個案更有賴市民自發監察並通報教育局,才令少數失德教師無所遁形。

  本應有份負責把關的“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在教協長年把持下,從2008年至2019年期間的公開記錄,竟然錄得“零成立”指控的“驚人記錄”,更有甚者是,該會經聆訊後指控“不成立”以及“和解”的個案亦全部歸零,令人質疑議會履職情況到底是否已經失效。

  有曾親身向該會投訴仇警“黃師”的法律界人士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指出,自己向操守議會投訴長達一年仍全無音訊,更聽聞有個案因拖延太久,令“原告”打退堂鼓被迫結案。議會前成員直言,會方需為成效不彰向公眾問責,並提醒該會切勿走向政治極端,“成為另一個教協。”

  在修例風波期間,本港接連揭發有教師發表激進仇警或政治言論、煽惑學生走上“抗爭”不歸路,甚至參與違法行為,公然在課堂向學生鼓吹“港獨”等,令人感嘆教育界的害群之馬禁之不絕。

  根據教統會第五號報告書的建議、於1994年正式成立的“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職權包括“就涉及教育工作者的糾紛或指稱行為失當個案,向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提供意見”。

  不過,香港文匯報翻查資料發現,該議會投訴個案成功率長年偏低,過去五屆的研案匯報更顯示,有關教師違操守的指控一直“零成立”。更甚者,議會從未有完成聆訊後獲得正式結論(見另稿),令人質疑該會到底有否履行職責。

  香港文匯報於去年7月曾訪問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副主席傅健慈。當時,他向香港文匯報證實已正式向操守議會投訴在網上發表“黑警死全家”言論的嘉諾撒聖心書院通識科教師賴得鐘,指他涉嫌違反教師操守。

  傅健慈近日再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表示,自己在當日投訴後,於數月內應會方要求提交所需的書面理據,惟事隔一年仍全無音訊。他表示,就其所知,議會秘書處於接受投訴後,即會決定是否立案,其後再進行排期審訊。

  以疫情為由推搪“立案”

  兩個月前,他再致電議會了解,對方就以新冠肺炎疫情等理由諸多推搪,甚至連議會是否展開“立案”程序都無從知曉,“這明顯是不恰當地拖延時間,進度讓人十分失望!”他相信,秘書處屬於公務員津貼架構,疫情期間仍會給予相關人員薪金,因此疫情並非拖延的藉口。

  “既然投訴人鼓起勇氣進行上訴,議會應進行處理,不能讓壞分子貽害教育界,讓‘黃師’繼續播‘獨’,毒害我們的學生!”傅健慈表示,不少投訴人因投訴期長而放棄投訴,並估計“賴得鐘案”會拖延三四年,惟他強調自己不會放棄。

  傅健慈又狠批有“黃師”成員近年霸佔議席,導致處理效率偏低,故敦促教育局局長和申訴專員介入,確保公平、公正和有效率的調查和聆訊等。

  操守議會前成員、教評會主席何漢權近日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亦質疑,“議會委員花了多少時間在投訴教師專業失德的個案?該會需要被問責,亦需要向公眾交代成效不彰的原因。”

  前成員促勿走向政治極端

  被問到議會內充斥不少教協成員,何漢權認為,議會需要著重如何提升教師專業,需要就政治事件避嫌,不要走向政治極端。“我們留意到社會有不少失德教師個案,當中亦涉及違法、暴力事件,希望該會能不偏不倚處理,更需要守住分寸,若不幸成為第二個教協,則失去了其社會功能。”

  (原標題:教協把持庇黃師 廢操守議會武功)

【編輯:黄媛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