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網正文

香港如何再出發 林鄭月娥權威回應

时间:2020年10月19日 10:21  稿件来源:中國新聞社

  中新社香港10月19日電 題:香港如何再出發 林鄭月娥權威回應

  中新社記者 劉辰瑤

  日前,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慶祝大會隆重舉行。香港與深圳一河之隔,經濟發展枝幹相持,深圳這40年迅速崛起與香港息息相關。深圳的“生日大禮”會對香港的發展有什麼積極影響?香港將如何抓住新的改革開放機遇再出發?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接受中新社“中國焦點面對面”專訪,作出權威回應。

  訪談實錄摘編如下:

  中新社記者:10月14日您受邀出席了深圳經濟特區建立40周年慶祝大會,您印象最深的是什麼?

  林鄭月娥:我坐在台上聽習主席的講話,印象最深刻的是兩個詞語,一個是“堅持”,一個是“改革”。

  我相信在40年前,國家改革開放沒多久,在一個邊陲的小鎮要搞一個特區,肯定是有很多的反對,有人說是不是走資本主義的路,所以當時我覺得領導肯定要有一份堅持。40年過後,所有的人都見到深圳翻天覆地的發展,也是製造了一個世界經濟的奇跡。在這一刻還是要堅持,對的事情,走對了路,就要堅持。

  放在香港來說,這個詞對我的影響也是非常深刻的,過去一年多,香港發生了很多的事情,所以還是要堅持“一國兩制”的貫徹落實,還是要堅持我們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部分,還是要堅持維護國家安全,所以我覺得堅持是很重要的。

  改革,其實好像習主席說,改革的路還要走下去。因為不改革,在現在全球經濟一體化,就很容易失去你的競爭力、你的獨特優勢,對於香港這也是對的。

  當然香港從來是一個比較開放自由的經濟體,我們面對的改革跟內地不一樣,但是每一個制度、每一個體系、每一個政策,都要不斷地重新看一看,隨著新的發展,有沒有改革的需要。

  我現在看到香港未來的經濟發展,應該更把握融入國家發展大局,把握國家發展帶給我們的可以改革的機遇。

  中新社記者:深圳和香港祗有一河之隔,您如何看待兩地的關係?在“一國兩制”下,您覺得香港有哪些不可撼動的優勢?這將在今後的雙城關係中起到什麼樣的作用?

  林鄭月娥:深圳跟香港是毗鄰,在過去深圳改革開放的40年間,香港是一個很積極的參與者。在最初的時候,香港的企業隨著深圳的改革開放,進去投資設廠,到深圳有了一定的發展,需要一個平台把內地的企業跟國際聯繫起來,把資金引進來,香港也做了一個很好的聯繫人的角色。

  未來深圳會走科技創新的路,香港也希望經濟比較多元,也在科技創新有發展的機會,那麼跟深圳緊密合作,就給了我們很大的助力,兩地的優勢可以互補。

  40年前香港已經有一定的發展,但在土地、在人力資源有局限,當時深圳為我們提供瞭解決的方法,把製造業放到深圳,所以香港能在過去幾十年發展成為全球的國際金融中心、商貿中心、航運中心。現在在科技創新方面,香港的優勢是有很好的高等院校,有很好的科研能力,但是由於我們已經基本上沒有製造業,所以科研的轉化、商業化,就要靠深圳的先進的製造業。

  但是最重要兩地的互補就是“一國兩制”。我們是在一個國家裡邊,中央支持,兩地的合作就更有動力,但是我們又保留了香港本身的制度,好像是法律制度,科研能力,跟國際的接軌,在基本法下受到保障的資金自由流動,這可以為深圳進一步的發展提供很好的動力。

  中新社記者:有人說習主席這次的講話,等於是開啟了改革開放的新時代,您認為香港應該如何抓住改革開放的機遇再出發呢?

  林鄭月娥:香港一直的發展都是跟內地的發展分不開的,也不單是深圳,我到每一個地方去,無論是一線的城市,或者是一些二線的城市,當地的書記、市長都告訴我,香港是我們這裡最大的外資來源地,就可以看到香港的企業家非常靈活,看到商機,作為先行者進去。

  未來的發展,現在內地是國內國外雙循環的經濟佈局,我希望香港的企業能融入發展的格局裡邊,都能參與在國內的市場;在國外的循環就是更用好香港跟國際的聯繫,我們提供一個平台給內地的企業,尤其是到一些“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去發展。

  總的來說,我覺得內地現在是疫情之後還有增長的全世界一個主要經濟體,等於是香港有一個很好的機會,所以怎麼用好我們獨特的優勢,怎麼更好地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也是我未來的工作的重點。

  中新社記者:您剛才提到了未來的工作,後續會到北京跟一些部委商討一些惠港政策,能不能稍微給我們透露一下,希望在哪些方面得到中央的支持呢?

  林鄭月娥:主要是幾個範疇,都是過去這幾年我們有做,但是還能加強,鞏固實力,提昇我們的地位的。

  一個當然是金融,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也是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中心,過去幾年我們受惠於國家金融的改革開放,兩地金融的互聯互通,包括有滬港通、深港通、債券通,早前也公佈了粵港澳大灣區的理財通都可以落實,所以我在金融方面再提了一些。

  另外就是科技創新,這三年多,香港特區政府在科技創新投入了大量的資源,很大的力度,在這個方面接近1000億港幣,現在希望中央進一步支持,由香港深圳合作,打造粵港澳大灣區一個國際的科技創新中心,這個是重點。

  第三方面就是,香港的國際機場,是亞洲區或者是這個區域裡邊的一個航空樞紐,但是這次疫情受到很大的打擊。我們同時間又在擴大機場,三跑道的工程還在建,所以我希望有一些政策鞏固提昇香港國際機場作為大灣區航空樞紐的地位。

  當然還有一些是民生方面的,有關疫情後的通關,往後內地研發生產了疫苗的供應方面,幾方面的都是有一些。

  中新社記者:您剛剛提到了民生方面,我們聽說最近有很多的社團,還有市民來請願,提出自己的一些訴求,希望能够在《施政報告》中有所體現。您是否考慮會採納一些建議,比如說包括教育方面,還有就像您說的抗疫的醫療方面。

  林鄭月娥:每年大概在《施政報告》發表前,都是很多人來,很多訴求,我們都是很用心去聽,看看有什麼能吸納在《施政報告》裡邊,但是恐怕也不是每一個要求都能滿足。我們是一個規模比較小的政府,政府開支祗佔了整個本地生產總值大概五分之一,所以是有局限的。

  但是你剛才提到教育方面,我個人對於教育的理念是,教育太重要了,它是一個培養下一代的問題,尤其是香港是一個人才匯聚的地方,沒有人,我們就沒有經濟的增長。所以從2017年我上任到現在,已經為教育投入了每年130億港幣,無論是在高等的教育、在基礎的教育,我們都投入了資源。當然政府對於教育的工作不單是給錢,也要管理,讓教育這麼重要的事業能循著一個正確的道路去走。

  在市民的要求方面,除了教育以外,最重要的還是社會福利、醫療。尤其是香港的醫療系統,基本上是公營醫療系統為主的。所以每年對於怎麼辦好香港的公營醫療服務,怎麼能縮短輪候的時間,都有大量希望特區政府做的,我很願意在能力範圍,多用公共資源來改善市民的生活,所以從我上任的2017年到現在,已經把政府的經常性開支增加了30%以上,所以差不多每一年以10%增加,這是非常厲害的,尤其是在這幾年的經濟不算太好的情況下。

  中新社記者:下面的問題是關於您個人的。我們知道深圳香港聯繫非常緊密,很多基建項目,包括咱們的香園圍口岸,都是您在擔任發展局局長的時候來開展的。那麼我們想知道,您當初開展這些項目的想法是什麼?現在看到這些項目如火如荼地進行,您覺得是給了自己一份什麼樣的禮物?

  林鄭月娥:我擔任公務,今年是40年,跟深圳特區一樣,所以每一次看到我有參與的項目能圓滿完成,都是一份很大的滿足感,尤其是這些工作對老百姓是有利的。

  我記得當年我出任發展局局長,其中一個工作就是有關跨境基建,不單是蓮塘(香園圍)口岸,還有落馬洲河套區科技創新的發展,深圳河的治理。有幾個項目現在已經完成了:口岸已經開通了;落馬洲河套區已經立項,現在在做土地的平整,也是跟深圳成立了一個委員會去處理;深圳河基本上已經很好,污染也沒了。

  所以看到深港兩地共同合作,做成了一些事情是非常好的感覺。而且在合作的過程裡邊,跟深圳的官員、市領導也建立了一個好朋友的關係,這個也是非常難得的。

  我希望未來,尤其是我現在是特區的行政長官,可以影響推動的範圍,遠遠比一個發展局局長要寬,所以我希望往後在科技創新,在文化藝術,在青年的交流,都能够把港深合作推到一個新的台階上面。

  中新社記者:您剛剛也說就是承擔了公職40年,我之前看過您寫的回顧自己公職生涯的文章,我們覺得您做了非常多的工作,香港發展到今天您是功不可沒,但是在去年一年的黑暴事件中,您也承受了非常多的委屈,您如何評價您的政治生涯中這樣的遭遇呢?

  林鄭月娥:這也不是我個人有什麼評價了,我覺得我們是本著服務市民的心去辦事,尤其是當了行政長官,是一個雙首長的職位,我要對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我也要對中央人民政府負責。

  這幾年我除了用以往的經驗去管理城市,也更有深刻的體會,就是香港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一個部分,我們都擔當一些保護國家的任務。所以在今年,在很困難的環境下,我們能落實國家安全法,我覺得對香港未來的發展是很重要。

  對於我個人我就沒有什麼考慮,外國政府要制裁我們負責去保護國家安全的官員,我認為需要去解釋為什麼做這個行為的是他們,不是我們,我跟我的主要官員,對於能在這個時刻擔上這個很重要的歷史任務,真的感到很光榮,也希望能把這個事情辦好。個人的委屈,個人有的時候不開心,我覺得對我來說是肯定不重要。

  中新社記者:現在有很多外國勢力在刻意抹黑我們的政府,包括您和您的這些同事,甚至昨天(10月15日)美國方面又提出了所謂“香港自治法”,您是什麼樣的心態去看待這些?

  林鄭月娥:每一個國家都有國家安全,每個國家都要為維護國家安全而進行有些法律的制定,而且每一個國家都應該有它的自主權,所以對西方國家有一些政府的官員或者是一些國會的議員,在完全沒有根據事實,對於國家、對於香港做出一些無理的批評,我們必須要反駁。

  你要制裁我們就不到美國去了。你要讓我們在日常的個人生活方面有一些不方便,我們也可以承受。反正很快國際社會會看清楚,是誰有道理,誰沒有道理,一些霸權主義我們不應該容忍的。

  中新社記者:您是特首,同時您還是一名女性,一個妻子,一個母親。經歷去年的黑暴事件,包括今年特區政府制定很多防疫措施的種種,坊間有一些不一樣的聲音,那麼您的家人是怎麼支持您繼續前行的?

  林鄭月娥:基本上是默默的支持,他們是非常低調的,雖然他們心裡邊可能也感到很不高興,覺得妻子或者是媽媽做了大量的工作,還是受到這樣的對待,但是他們總是很支持我,也不問我,反正他說你做的事情我們肯定100%支持,我們不需要問你做的是什麼事情,你的考慮是什麼,因為我不是一個立法會議員,我不是一個傳媒,我是你的最親密的最相信你的家人。

  中新社記者:謝謝您,之前看了您每個月在25號都會發表一下特區政府關於防疫的一些工作,我們也希望能有更多的市民更多地理解您,像您的家人一樣支持您,謝謝。(完)

【編輯:刘惠琼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