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網正文

香港印尼外傭“加價” 僱主憂“得不償失”

时间:2020年10月12日 09:26  稿件来源:香港中通社


資料圖:10月2日,香港中環街頭,眾多外傭聚集。香港中通社

  香港中通社10月11日電 數以十萬計的外籍家庭傭工(外傭)是不少香港家庭不可或缺的一分子。近日,印尼政府宣布將於2021年1月起,實施免除輸出勞工就業服務費用的新規定,香港外傭僱主頓生“坐地起價”之憂。

  自上世紀70年代來,聘用外傭在香港興起,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3月底,香港的外籍傭工人數曾一度高達39萬人,約占香港勞動人口的一成,其中過半外傭來自菲律賓,來自印尼的外傭也高達四成。

  在香港,聘用外傭,除了每月必須支付不少於4630港元的最低工資外,還需要為外傭提供住所、免費膳食或相應的膳食津貼,以及傭工自原居地到香港及返回原居地的旅費。此外,當傭工在受雇期內生病,僱主亦須根據雇傭合約承擔相應醫療費用。

  在印尼的新規定下,聘請印傭日後或需支付多項費用,除現時由僱主承擔的來回機票、職業訓練中心的就業轉介服務費用、辦理工作簽證費用及身體檢查費用外,屆時,部分原本由印傭支付的費用,將改由僱主支付,包括印傭的出國護照辦理費用,及印尼社會保障供款費用。

  早前,香港雇傭代理協會主席張結民出席電台節目時表示,僱主如要聘用有經驗的印傭,在新規定下,需多付4000港元,即約1.7萬港元至2萬港元。外傭到港負擔有所減輕,可能使外傭到港後數月就換工,屆時僱主仍需支付工資及機票等,這難以保障僱主權益。

  對此,在港聘用外傭多年的黎小姐深有同感。據黎小姐介紹,她曾聘用一名泰國籍家庭傭工,因家庭原因,外傭要求請假回泰國處理事務。出於信任,她提前預支一個月工資,但該名外傭未如約返港,並和她中斷聯系。

  談到今次印尼政府的新規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黎小姐對此心存顧慮,若是前期承擔高額費用,印傭來港後卻工作懶散,做了數月就辭工,自己便會得不償失。

  “可以請其他國家的外傭”,在黎小姐看來,印尼政府的最新措施,對她無太大影響,但若菲律賓或其他國家的有關部門效仿印尼的政策,則很多香港僱主都會“無路可走,有得頭疼了”。

  與黎小姐持類似想法的香港市民不在少數,記者了解到,連日來,不少僱主抱怨外傭的水平參差不齊,部分外傭向僱主借錢、工作懶散不負責任。而其到崗前接受的就業培訓也有等同無,很多方面需要僱主重新培訓,若需花高價聘請外傭,還不如親自動手。

  但在港工作多年的一位菲律賓外傭則認為,印尼出台的相關政策不會影響印尼外傭在港找工作,也對自己無太大影響,但若菲律賓出台措施,保護外傭權益,她十分高興。

  據不少外傭透露,除了僱主平時的言語責罵外,工時長、隨意克扣工資、甚至種族歧視,已非行業秘辛;新冠肺炎疫情之下,更有不少僱主以防疫為理由,幹涉外傭的周末安排,讓不少外傭十分困擾,且缺乏合理的途徑維護權益。

  “減輕負擔,是一種幫助”;在一位菲律賓外傭看來,印尼政府讓僱主承擔部分費用,加大雇傭成本,可能會讓僱主明白,聘請傭工不易,減少外傭及僱主之間的摩擦。

  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受人流往來政策的影響,大量外傭無法如期抵港,“一傭難求”的現象頻發。如今,印尼政府的新規定,是否會引發香港外傭市場變動?

  對此,張結民接受香港媒體采訪時曾表示,因疫情關系到港外傭減少,香港家庭對於外傭仍有需求,暫時未見市場有強烈反應。

【編輯:张丽欣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