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網正文

綜述:張愛玲,一個上海女子與香港的”半生緣”

时间:2020年09月30日 20:39  稿件来源:香港中國通訊社

  香港中通社9月30日電 題:張愛玲,一個上海女子與香港的”半生緣”

  香港中通社記者 李彥洲

  2020年9月,許鞍華執導的電影《第一爐香》首曝預告,主角的造型引發大眾議論,是胖是瘦,是不是適合角色都成為討論內容,一時間對張愛玲的討論似乎又回來了。

  今年是著名作家張愛玲誕生100周年。回看張愛玲的前半生,總繞不開兩座城市:上海和香港。上海是她的身份,香港是她的情結。台灣學者楊佳嫻說,上海和香港好像一條文化走廊,呈現出最引人遐想的都市風景,也串起張愛玲一生。在張愛玲的作品中,上海和香港互爲鏡像。如果上海是她的“自身”,那麽香港就是她的“她者”。

  而《第一爐香》講述的正是從上海來到殖民地香港讀書的少女葛薇龍,如何一步一步墮落的故事。小說描繪了殖民地時期香港上流社會的紙醉金迷,刻畫了葛薇龍在愛情中自處卑下的形象,使得普通女子的悲劇命運與社會生存現狀呈現出一種蒼涼、悲壯之美。

  9月28日,張愛玲母校——香港大學舉辦“百年愛玲,人文港大”張愛玲百年誕辰紀念文獻在線展。展覽在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網頁上線。

  張愛玲於1939年到香港大學文學院求學,由此開啟文學之路。1941年12月日軍佔領香港,張愛玲不得不中斷學業,並在1942年離開香港回到上海。

  “處處都是對照,各種不調和的地方背景,時代氣氛,全是硬生生地給雜揉在一起,造成一種奇幻的境界”,張愛玲的香港傳奇寫的就是在這種大時代背景下的小人物故事。有上海人從上海去香港的故事,如《傾城之戀》;有生活在香港的上海人的故事,如《茉莉香片》、《心經》;也有香港本土或異國居民的故事,如《第二爐香》。

  張愛玲用她上海人的眼光來審視香港:一座華美但是悲哀的城。張愛玲又總能輕易捕捉到香港的華美和悲哀,《傾城之戀》裏,白流蘇第一次坐船到香港,在甲板上看到碼頭粉的橘的紅的廣告牌,犯沖的顔色倒映在水裏厮殺。白流蘇只覺得在這誇張的城市裏,栽跟頭只怕也比別處痛。

  有人說,中國現代文學史上面有兩個塔尖,一個是男的一個是女的,男的就是魯迅,女的就是張愛玲了。所有喜歡閱讀的、喜歡寫作的、喜歡研究中國現代文學的,都不能不面對魯迅跟張愛玲的挑戰,不能跳過這一關。

  台灣作家楊照說,張愛玲的重要性在於她不僅是讀者的作家,她還是作家的作家,她的思考、她的意象、她的筆鋒,影響了其他作家,本身成為一個文學寫作的坐標。

  還有人說,讀張愛玲的作品,不管是談情、談愛、談遺憾、談悲壯、談蒼涼,都沒有過去的,因為這是普世的,是人出生、成長、活著、談戀愛、發展各種的關係,面對人生的轉折,總有這些迷惑、總有這些感慨感觸。不管是議題還是精神方面,都有它繼續存在的基礎,所以就能够繼續打動我們。我們看張愛玲的作品,特別小說作品,其實有共鳴的地方有一點,她的作品好像告訴我們,要我們可以如何原諒自己? (完)

【編輯:香港新闻网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