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網正文

香港為何暴發第三波新冠疫情?不排除是“政治病毒”在作祟……

时间:2020年07月21日 18:44  稿件来源:香港新聞網


圖源:明報

  香港新聞網7月21日電 近期,香港暴發第三波新冠疫情。截至今天(7月21日)下午,香港累計確診個案增至2020宗,短短半個多月,新增感染者就飆升了800多例,其中一大部分還是無源頭的本地確診個案。

圖源:新華網
圖源:新華網

  在本輪疫情暴發之前,香港已連續21日本地“零確診”(7月1日的本地確診患者為此前輸入案例的關聯個案,并非在本土感染)。然而,七月以來疫情形勢急轉直下,人們不禁疑惑:香港到底發生了什麼?

  據香港《大公報》21日報道,香港警方通過“超級計算機”追查近期新冠肺炎確診者的行蹤發現,數百宗確診案例中,近三成曾在7月1日到過銅鑼灣、灣仔一帶,或接觸過當天到達現場的人士。

  此外,有港媒記者調查發現,“七一”違法集結後,7月8日的香港本地感染個案突然升至當天確診人數八成。再經過反對派7月11日及12日兩天非法“初選”後,疫情狀況進一步惡化。7月16日至20日,本地感染病例已佔總確診人數的九成,完全逆轉此前以輸入個案為主的疫情形勢。

圖源:大公報
圖源:大公報

  香港食物及衞生局前局長高永文表示,以新冠病毒4至7天的潛伏期推算,第三波疫情觸發的日子與“七一遊行”日期吻合。他同時指出,“七一”活動本身已屬違法,反對派人士在“限聚令”下仍搞大型聚集活動,是極不負責任的行為。

  此外,包括香港醫學會會董唐继昇醫生在內的多位專家也認為,反對派在七月舉行的集會以及所謂的立法會“初選”,都大大增加了新冠肺炎傳播的機會,其後出現的第三波疫情,不排除是由這些集會引起。

“七一”非法遊行。圖源:星島日報
“七一”非法遊行。圖源:星島日報

  誠如上述專家所言,7月1日,反對派不顧禁令執意舉行非法集會,令大量人群聚集;7月11日、12日,他們在全港設置了250多個“初選”票站,慫恿市民出街投票,種種行為,都為病毒的快速傳播埋下了隱患。

  據新華網報道,反對派設置的“初選”票站中,有一個距屯門眼科中心僅一街之隔,而在7月18日,屯門眼科中心就有3名文員確診。

  反對派人士還在此波疫情“重災區”沙田水泉澳邨擺設了票站。樓宇監督員曾一度要求他們停止活動,但僅在半小時後,票站又重新運作。

市民在為所謂的“初選”投票。圖源:香港電台
市民在為所謂的“初選”投票。圖源:香港電台

  據香港《大公報》報道,反對派所設的250多個票站之中,有40多個是設在“黃店”之內, “大渣哥茶記”就是其中之一。7月17日,有光顧過該店的食客確診了新冠肺炎。

圖源:大公報
圖源:大公報

  然而,事發之後,反對派區議員卻集體裝“失憶”。在“初選”投票日號召街坊踴躍投票的他們,在投票結束後又如無事人一般,龜縮於社交媒體,質問“疫情為何失守”,並將責任推給港府。

圖源:網絡
圖源:網絡

  據“星島環球網”報道,還有一批反對派政客將此次疫情暴發原因“甩鍋”給內地,造謠說內地豁免檢疫人士是疫情源頭。

  但翻看港府每日公佈的數據可知,從3月至今,未有任何從內地、澳門以及台灣地區到港的豁免人士在香港確診,反倒是英美兩國為香港輸入高達500多宗確診個案。

  以郭家麒為首的反對派政客,還在港府宣佈有內地機構要來港協助檢測新冠病毒後,炒作所謂的“出賣港人”、“基因送中”論。

1

  香港醫務化驗所總會主席李偉振說,化驗樣本唾液量少,細胞不足以排序整個基因圖譜。且平凡百姓的基因,既沒有商業價值,又沒有戰略價值,不會有人有興趣拿取或儲存。

  上述言論皆狠狠打臉反對派,然而他們卻“裝聾作啞”,將政治利益凌駕於生命之上。人民日報就此發表評論稱,香港反對派傳播的“政治病毒”,已成為香港最大的“危險源”,也是全港抗疫最大的“絆腳石”。若要戰勝新冠病毒,必先清除這一“政治病毒”不可。

【編輯:李泺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