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網正文

林則徐怎樣給三個兒子分家產?曾國藩感慨“吾輩當以為法”

时间:2020年06月24日 14:53  稿件来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資料圖。圖源:北京日報

  《析產鬮書》是家產分析時訂立的文書。

  在中國古代,一般在有子繼承的正常情況下,家產繼承采取的是諸子均分制,即對家庭產業采取諸子平均分析的分配方式。

  現珍藏於福州市林則徐紀念館的《析產鬮書》,讀後令人肅然起敬,深受教育和啟發。

  1845年9月,林則徐得到朝廷重新起用,奉召回京候補,11月以三品頂戴署理陜甘總督。1846年4月,授陜西巡撫。林則徐赴陜西上任不久,西安、同州、鳳翔一帶發生了多年不遇的大旱災,赤地千里,顆粒無收,一時糧價飛漲,災民流離失所,民不聊生。在做好救災賑濟的同時,林則徐下大力治理社會治安。

  由於連日操勞,殫精竭慮,本來身體虛弱的林則徐身體透支,病情加重。1847年1月,林則徐向朝廷告假休息,調理身體。可是道光皇帝沒有準奏,只批給三個月假期讓他在西安養病,由新任陜西布政使楊以增代理陜西巡撫。

  養病期間,林則徐在陜西巡撫衙署給三個兒子寫了一份《析產鬮書》。其中可看出林則徐的為政清廉和悠遠家風。

  林則徐在《析產鬮書》中寫道:

  “余服官中外已三十余年,並無經營田宅之暇。惟祖父母在時,每歲於俸廉中酌留甘旨之奉,祖父母不肯享用,略置家鄉產業,除分給汝四妹外,有留歸余名下者載在道光丙戌年分書,汝等也已共見。嗣於庚寅年起夏出,至今未得回閩,惟汝母中間回家一次,添買零產幾處,合計前後之產,或斷或典,田地不過十契,行店房屋也僅二十三所,原不值再為分析。……除文藻山住屋一所及相連西邊一所,仍須留為歸田棲息之區,毋庸分析外,其余田屋產業各按原置價值勻作三股,各值銀一萬兩有零,即每股或有多余伸縮也不過一兩百兩之間,相去不遠。……再,目下無現銀可分。”

  由此可見林則徐的清正廉潔。

  養廉銀是清代獨有的制度,朝廷為了鼓勵官員廉潔,在正常的俸祿之外,又增加了一份養廉銀,類似現在說的“崗位補貼”。其中一部分也用於“辦公經費”,如雇用師爺、幕僚及奴仆的費用也從此出。一般來說,官員的養廉銀通常為本薪的10倍到100倍。

  據《清全典事例》記載:每年的養廉銀,總督為13000至20000兩,巡撫為10000至15000兩,布政使為5000至9000兩,按察使為3000至8444兩。

  林則徐入仕從政30多年,先後當過湖廣總督、陜甘總督和雲貴總督,兩次受命欽差大臣,病逝後被清廷追贈為太子太傅,官至一品,每年的養廉銀應該在20000兩。林則徐多次擔任封疆大吏,他分給每個兒子的財產尚不及他一年的“養廉銀”多,可見他宦海沈浮幾十年,無論是在職,還是流放,都是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官,朝廷發給他的養廉銀多數用在了辦公經費上,只是拿出一少部分孝敬老人,其為官是何等的清廉!

  難怪比其稍晚的曾國藩在聞得林則徐家書後,在給弟弟曾國荃的書信中感慨說:“聞林文忠公三子分家各得六千串。督撫二十年,家私如此,真不可及。吾輩當以為法。”

  從《析產鬮書》中還可看出林則徐節儉的家風。他在書信中諄諄教誨兒子說:“惟念產微息薄,非儉難敷,各須慎守儒風,省嗇用度;並須知此等薄業,購置甚難,凡我子孫,當念韓文公‘辛勤有此,無迷厥初’之語,倘因破蕩敗業,即非我之子孫矣。”

  林則徐的父親雖為私塾教師,但是林則徐姊妹八人,家庭人口眾多,全家一日三餐常常難以為繼,林母經常瞞著丈夫,偷偷地幫助有錢人做些針線活,彌補生計。林則徐每天到私塾上學之前,都會先把母親姊妹的工藝品拿到店鋪寄賣,放學後,再到店鋪收錢交給母親。

  貧苦的童年和嚴格的家教,使他日後升至高官時都保持清儉的習慣和察民疾苦的作風。

  所以他用韓愈的話,教育兒子要辛勤節儉,不要迷惑心智,忘記了當初的貧窮和艱苦,而形成奢侈放蕩的不良風氣。

  林則徐在流放新疆途經西安,與妻子依依惜別時,曾吟誦“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的詩句互相勉勵。他在50歲時,還曾手書“十無益”的格言,懸於家中,作為林家的家訓。

  “十無益”即“存心不善,風水無益;不孝父母,奉神無益;兄弟不和,交友無益;行止不端,讀書無益;心高氣傲,博學無益;作事乖張,聰明無益;不惜元氣,服藥無益;時運不通,妄求無益;妄取人財,布施無益;淫惡肆欲,陰騭無益。”

  這既是林則徐自己的行為標準,也是他教育子孫的原則。

  他時常要求子孫們要尊崇儒家“仁、義、禮、智、忠、信、孝、悌”的思想,修身養性,砥礪奮進。他曾寫過一副有名的對聯告誡後代:“子孫若如我,留錢做什麽?賢而多財,則損其志;子孫不如我,留錢做什麽?愚而多財,益增其過。”

  林則徐一生不僅個人為官清廉,而且對家人要求極嚴,家教嚴謹,家風悠遠,這在封建士大夫中的確是難能可貴,體現了其“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的思想境界。

  (作者為歷史民俗文化學者 鄭學富)

【編輯:马华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