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聞網正文

流感百年治療史:經驗和教訓也許是人類唯一擁有的免疫力

时间:2020年06月15日 15:36  稿件来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資料圖。圖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今年春天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不由得讓人們回想起1918年全球性大流感。

  美國醫學研究者傑米里·布朗博士的最新研究成果表明,假如把1918年的流感病毒(N1H1)放在當今美國,那麽至少也會有200多萬人被病魔吞噬。

  事實上,近一百多年來人類在與大流感交手博弈的過程中,很多次都是死傷慘重地敗下陣來,流感迄今正在並將繼續對人類構成致命威脅和殊死考驗。

  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一次病毒性大流感的危害程度不亞於一場大規模的世界戰爭

  在國人的傳統認知領域,流感無非就是一種簡單的感冒發燒,用不著小題大做,人們更熱衷於談論戰爭的殘酷和大屠殺的血腥,更習慣於議論人與團隊的衝突以及人與人的不和諧,但是人們恰恰淡忘了流感這一自然界強加給自己的危險和災難。

  面對流感帶來的危害和禍患,人類顯得蒼白渺小和微不足道。

  黑格爾說過,歷史給人的唯一教訓就是從未吸取過任何教訓,人類在一次次大流感中吃盡了苦頭,卻在思想認識層面沒有明顯長進,像《致命流感:百年治療史》一書開篇所精辟指出的那樣:“人們的身體處於危險之中,而大腦仍停留在舒適區。”

  理論和實踐反復證明,流感是以突如其來的方式威脅人類生命的疫病,是對人的生命構成致命危害的傳染病。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一次病毒性大流感的危害程度不亞於一場大規模的世界戰爭。

  自從文明出現在這個星球上至今,流感就一直與人類如影隨形,作為地球上的十大致命疾病之一,流感始終困擾著世界上所有國家和民族。肇始於美國的1918年大流感是一段心驚膽戰的黑色記憶,成為人類有文字記載以來死亡人數最多的一次浩劫,共造成5000萬至1億人喪生,超過5億人感染;1975年和2009年先後暴發於美國和墨西哥的豬流感,分別導致約30萬和50萬人口死於疫情;2019年美國境內再度發生病毒流感,這次疫情導致1900多萬人感染,約有18萬人住院,至少1萬人死亡。

  本書和媒體披露的這些觸目驚心的數字提醒和告誡我們,只有加深對病毒大流感的了解和掌握,提升人們對病毒大流感隱蔽性、突發性和危害性的認識,切實增強對病毒大流感的危機意識和預防觀念,努力消除麻痹心理和輕視情緒,居安思危,未雨綢繆,才能有效地控制和抑制病毒性大流感,才能將其危害降到最低程度。

  在病毒性大流感面前,每個人都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成員

  布朗博士在書中鄭重提出:“醫療技術的進步使人類陶醉於虛假的安全感,然而,季節性流感的反復出現以及大流感的威脅暴露了技術進步的虛假。”流感的狡詐性、欺騙性和危害性不僅給現代醫學制造了眾多麻煩和嚴峻挑戰,而且給人類帶來了萬般驚慌和極度恐懼。

  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在2017年公布的《流感大流行計劃》中寫道:“大流行性流感不是理論上的威脅,準確地說,它是一種反復發生的威脅。”如其所言,一場大流感甚至比一次大規模生物恐怖襲擊給人類造成的傷亡還要慘重,而且較之其他疾病更有可能頻繁地發作,這表明病毒性大流感以不可抗拒的方式在危害人類的身心健康和生命安全。

  在書中,作者從當今國際防治傳染病的最前沿出發,對流感的預防、病毒的控制、疫苗的研發等關鍵問題做了原則闡述和宏觀展望,指出“1918年那場流感大流行之後的百年間,我們對流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我們知道了它的遺傳密碼,它是如何變異的,它是如何使我們生病的,但是我們仍然沒有有效的方法去戰勝它”,認為“始於19世紀中葉、以抗生素和疫苗的發明為代表的醫學革命尚未完成”,強調“經驗和教訓,也許是人類唯一擁有的可以與流感抗爭的免疫力”。

  病毒性大流感的傳播不受國界和地域的限制,病毒大流感的防治是一項牽涉各方的系統工程,不單純是各級政府和醫療機構的事情,也需要科技界、學術界、廣大公眾和社會各界的廣泛參與。

  在病毒性大流感面前,每個人都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成員。真誠希望每個人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後,能夠閱讀一下這本講述醫學故事、普及科學思想、傳遞人文精神的著作,在今後面對病毒性疾病侵犯時,多一些理性和沈穩,少一些恐懼和不安。

  (原標題:《致命流感:百年治療史》:經驗和教訓也許是人類唯一擁有的免疫力)

  (作者為黑龍江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哈爾濱工業大學兼職教授 劉金祥)

【編輯:马华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