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盛唐氣象誰奠基?“盛唐密碼”可以從這部法律中尋找

时间:2020年06月01日 18:10  稿件来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資料圖。圖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我們知道,近代西方(比如英國)的發達,與新的生產力出現有關系,瓦特發明了蒸汽機,從手工作坊進入了現代工業,英國日漸強大,變成一個日不落帝國。

  唐朝並沒有出現新的生產工具,但是在短短的20多年間就治理成了一個中央帝國,盛唐氣象非常宏大。

  那麽,唐朝人有什麽樣的智慧能把一個積弱積貧的國家治理成這樣呢?

  一部好法律治理出了一個盛唐

  盛唐氣象的形成,離不開言論開放、思想解放和寬松的社會文化政策,這是史學界的共識。

  但我想從另外一個方面——一部好的法律——開始談起。一個人治的國家,沒有一部好的法律,可能這一代治理好了,換一個領導人就不好了。

  所以,一部好的法律才是國家長治久安的基礎。這一部好的法律就在唐朝出現了,叫做《貞觀律》。

  《貞觀律》是如何出現的?我們先要說說唐朝之前的法律是怎麽回事。

  在歷史上,戰國時期秦朝搞了“商鞅變法”,商鞅、韓非子這些人都力主法治,但是那些法律太嚴苛,不近人情。陳勝、吳廣是怎麽起義的?他們從江東發配到北方去修長城,正好遇到雨季,河水暴漲,按照規定時間他們不能夠到達長城,依照秦朝的法律,應一律處死。

  陳勝、吳廣就想,反正都是死,還不如反了,所以砍了一根竹子,隨便拉起塊布條就起義了。

  秦朝的強大是因為商鞅變法,同時也是因為法而亡了國。錯在哪里?唐朝的柳宗元寫了一篇文章叫做《封建論》,總結了秦朝滅亡的歷史教訓,他認為秦朝的過失不在於它的法制,不在於它的制度,而是在於它的做法錯了,不近人情,沒有體現人的關懷。

  漢朝立國,蕭何跟著劉邦走南闖北,征戰天下。但是每到一個地方,別人去搶財物,搶金銀財寶,蕭何一律不幹這事,他每到一個地方就搜集典籍、文獻,所以立國的時候劉邦叫他搞一部法律,叫做《九章律》,我們現在看到的成文的法律最早的就是漢朝的《九章律》。《九章律》當然也是比較簡單的。

  隋朝有個《大業律》,但是隋朝統治的時間很短,二十幾年就完了。李淵進駐長安後,就修法律,搞了個《武德律》。李淵做皇帝只有8年時間,《武德律》是依照《大業律》來進行修改的,比較倉促,而天下還沒有太平,還在打仗,《武德律》來不及實施。

  到了太宗時期,為了穩定天下要立一部好的法律。貞觀元年太宗下令重新修律,誰去做這個事情呢?當時長孫無忌是有功勞的人,他就把長孫無忌任命為宰相。

  但是長孫皇後堅決反對,第一次反對不成,再次反對,就跟他說:“皇上,你真是要我們長孫氏家族好,您就不要叫他做宰相,我們家族已經恩寵過重了”。長孫皇後是一個了不起的女性。這次長孫皇後下跪求太宗免去長孫無忌的宰相職務,太宗才把他免掉。

  之後,長孫無忌在家無所事事,太宗說你有事情幹了,請你來主持修唐律,不要急,慢慢來,花10年、8年的,一定要修一部好的法律出來。

  直到貞觀十一年,它才頒布,它也確實是當時世界上較好的一部法律,盛唐氣象離不開它。

  一群怎樣的人制定了這部法律

  參與制定這部法律的有幾個人呢?長孫無忌是一個,還有房玄齡、杜如晦、魏征。唐朝實行三省制度,門下省、中書省、尚書省,這三省之間形成監督平衡。長孫無忌、房玄齡、杜如晦、魏征這幾個都是頭頭。

  房玄齡的性格有點像漢朝的蕭何,舉輕若重,杜如晦是舉重若輕,所以唐朝初年“房杜”這兩個人是非常重要的,是絕配。房玄齡考慮事情非常周密,孜孜奉公,一生非常謹慎,做事情很周密。但是,如果杜如晦不在的話,太宗就不下定論,非得等杜如晦來。

  武德年間,李世民和他的哥哥、弟弟爭皇位的時候,他的哥哥李建成把李世民手下的悍將一個個打發走了,派到外地,讓他手下無人,以此來削弱他,杜如晦也要被派出去了。這時候房玄齡等幾個人說,“您想要爭天下,這個人一定不能讓他走,必須留下來”。太宗就硬是想辦法把杜如晦留下來了,後來在玄武門事件中,杜如晦起了決定性作用。房玄齡幹的事情跟蕭何一樣,每次仗一打完他就去搜集文獻,搜集法律條文。

  魏征的故事便多了,他原來是太宗的對頭李建成的幕僚。太宗把他逮住以後沒殺他,第一句話就問他,你為何離間我們兄弟之間的關系?這話問得很直接,魏征說“太子要是早聽我的話就不會有今日了”。英雄說話是這樣的,直言。後來魏征被任命做諫議大夫,諫議大夫就是個言論官,有批評皇帝之責。魏征在唐朝起草這部法律的過程中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但是,他其實不懂法律,他不像房玄齡、長孫無忌是專門研究這個的。

  史書都有記載,他不懂法律,但懂德性,懂道德。魏征把道德的東西、仁義的東西塞到法律里面去了,唐朝的法律好就好在這里,它有人道基礎。

  為何說《貞觀律》是一部好法律

  《貞觀律》好在哪里?它有很好的道德基礎,講德性,講仁德,它謹慎,鄭重,有原則,而且具有持續性。大家知道美國現在有槍支的問題,從克林頓時期就一直要禁槍,到現在也沒有完成,完不成。根源在哪里?不是來復槍協會勢力大,而是因為《憲法》不能隨便動。

  法律要有利於維護人民的倫常關系,維護一種公平的關系。魏征有一句話:“故聖哲君臨,移風易俗,不資嚴刑苛法,在仁義而已。”《貞觀律》據說把嚴刑苛法削減了1/3多。

  唐朝時期,父親跟子女的關系、夫妻之間的關系是很神聖的,不能隨便檢舉,必須維護親情關系。有人問:有人謀反怎麽辦?太宗說如果發生這種事情,我們也不能破壞規矩,有人謀反了,也不主張他的子女和夫妻之間互相檢舉,這就是維護親情關系,立法必須這麽規定,由別人去檢舉好了。

  執法過程當中的關懷與同情。光有好的法令還不行,還必須程序公正。魏征說“疑則與眾共之,疑則從輕者”,這是什麽意思呢?凡是有案子我們很難斷得清楚的時候,缺乏足夠的證據的時候,我們要組織大陪審團一起來商量這件事情,不能幾個人說了算。

  唐朝發生重大的案件,朝廷三品以上的官員都要來審理該案,一起討論,慎之又慎。對重大的案件,尤其是死刑犯,崇尚“三覆奏”“五覆奏”的奏制。凡是殺人,皇帝要親自準許才行。

  不僅如此,唐朝還有一個廢除死刑的議論。長孫無忌負責起草法律,最後有一條扯來扯去,太宗不願意殺人,說能不能廢除死刑。當時有人提出,可以斷他的手指頭、腳指頭以代替死刑,太宗一想,剁了手指頭、腳指頭是對他父母的不尊重,這違背了親情關系。

  隨後,四川一個官員想了一招,他說是否可以把罪犯流放,把他放到一個沒有人煙的地方讓他活著,讓他成天思念自己的親人,讓他覺得生不如死。太宗高興了,說好。唐朝最終沒有廢除死刑,但是討論過廢除死刑這個事情,這是很有意思的。

  體現了對社會公正的追求。太宗說“法者,非朕一人之法,乃天下之法”。一天,長孫無忌去面見皇上,按規定進宮是不能佩帶武器的,所有刀劍都要卸下來,但他完全忘了這事,就闖進去了,門衛也不敢攔他,進到第三層才發現帶了刀,闖了禁區。

  大家看《水滸傳》里面林衝是怎麽犯罪的,高俅設了圈套讓他鉆,他不知道,闖進去了發現是禁區,被抓了。長孫無忌闖了第三關也被扣住了,帶了刀進宮見皇上,這是死罪。

  但是他沒有任何謀反的企圖,怎麽能判他死刑呢?最後門衛校尉官被判死刑,明明你看到他帶了刀,為什麽不攔住他?長孫無忌怎麽辦呢?罰他款,關他幾天。這個事情太宗也沒有提出異議,但是大理寺的官員堅決反對,說皇上頒布法律,人人都在法律之下,沒有人可以超越法律,為什麽可以不治長孫無忌的罪,而衛士要判死刑。

  大理寺提的方案是,要麽兩個都治罪,要麽兩個都不治罪,這才能公平。結果太宗說算了,兩個都不治罪,這樣體現公平。

  《貞觀律》就是這樣一部法律,平衡了法與情、法與人道、法與德性,集中了唐朝人的智慧。唐朝文化的開放正是基於這一部好法律,各種文化只要遵守法律就和諧共處。這樣的治理終於使唐朝成為當時的中央帝國,贏得了萬邦來朝、萬民齊頌和萬里繁榮。

  (作者為深圳大學教授李大華)

  (原標題:盛唐氣象誰奠基)

【編輯:马华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