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分社正文

與特區23條立法有何不同?深度解讀人大涉港決定

时间:2020年05月23日 10:00  稿件来源:海外網


5月22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開幕。中新社記者 劉震 攝

  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開幕會5月22日在人民大會堂舉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作政府工作報告,其中談到港澳問題時關於“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表述,引發外界普遍關註。港區人大代表及港澳問題專家就全國人大涉港決定(草案)的議題為海外網進行了解讀。

  特區維護國安的法律制度

  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指出,我們要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針,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落實特區政府的憲制責任。支持港澳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更好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香港民建聯副主席陳勇在接受海外網採訪時表示,總理的工作報告讓人感受到中央對香港的關心和愛護,可以看出,香港700多萬市民的利益時時刻刻牽動國家的心。不管香港遇到怎樣的困難,無論是新冠肺炎之類的天災,還是黑暴勢力之類的人禍,國家都一直在支持香港,希望香港能夠長期繁榮穩定,市民的生活能持續改善和發展。

  總理涉及港澳的講話中有一個關鍵信息——“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就在前一天的人大記者會上,發言人公佈了重磅信息:本次人大會議將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

  “政府工作報告與人大草案是相關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一國兩制法律研究中心執行主任田飛龍向海外網表示,中央政府有責任在立法後對該法的執行機制提供行政層面上的支持。

  香港不能成挑戰國安平台

  陳勇表示,此時審議涉港相關法案有兩個背景。首先,基本法第23條規定香港特區自行推動國家安全立法,但由於香港的復雜環境及外國勢力阻撓,這項工作遲遲無法進行。此外,香港本地的“港獨”分離勢力、“縱暴派”勢力變本加厲,本土恐怖主義抬頭,境外反華力量干涉港務。

  “就像是香港居住的大廈著火了,自己撲不滅火,就得求助父母及兄弟姐妹幫忙救火,否則香港會逐漸被大火吞噬”,陳勇比喻。他表示,在去年的“修例風波”中,香港市民連生命財產安全都無法得到保障,有清潔工被磚頭砸死、有市民被當街放火焚燒,市民對黑暴勢力產生恐懼感。在香港自己無法解決問題時,中央仍是最大靠山。

  “香港不能成為挑戰國家安全的平台”,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香港中律協創會會長陳曼琪表示,“修例風波”在香港所引發的黑暴至今未有終止跡象,香港在貿易戰及大國博弈下成為外部勢力滲入挑戰破壞國家主權、安全及發展的缺口。種種情況突顯維護國家安全、健全香港的國家安全法律制度體系及法治建設,是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和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的前提,是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的基礎。

  為香港市民打造的金鐘罩

  “這條法律是幫香港市民打造了金鐘罩,保護他們免受外來干涉勢力的侵擾。”陳勇指出,這條法律針對的是那些故意破壞香港法治的黑暴勢力,以及外來“顛覆者”及反華力量。法律通過後,這些勢力肯定不能像以前一樣猖狂,甚至還將面臨制裁。

  他特別指出,消息發佈後,香港反對派人士普遍不滿,一些反對勢力極力反對草案中“中國政府維護國家安全的機構可按需要於香港設立機關”這一條文。而這正是由於,此舉一旦實施,對於那些想“綁架”香港來和國家對抗、甚至想借此要挾中央政府的人而言是切身打擊,這些勢力“鉆空子”的機會將大大下降。

  他預計,在草案通過前,一些本地極端勢力可能會變本加厲地破壞,有反對派人士甚至揚言“垂死也要掙紮”。但他指出,反對派的反應更加證明此次立法的迫切性。該法將會對保護國家安全及市民的生命財產安全起到積極作用。他呼籲特區政府及執法部門,加大打擊措施,遏制邪惡力量反撲。

  陳曼琪則指出,堅持“一國兩制”的核心價值,全面準確實施基本法,是成功建立、執行、監察和完善香港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及執行機制的先決條件。強化執法力量,刻不容緩。香港才能以國家作堅強後盾,處理解決緊急重大事件,發揮自身的優勢,全面融入國家大發展。

  保護香港的選舉民主秩序

  田飛龍表示,人大涉港草案會給香港愛國愛港人士以更強的信心,鼓舞他們更堅定地與黑暴勢力作鬥爭,使他們知道,香港無論面對怎樣的危險和威脅,中央始終是“一國兩制”的守護者。

  今年九月,香港特區將進行立法會換屆選舉。田飛龍就此表示,人大涉港草案有利於保護香港的民主秩序,保護普通人在投票時免受黑暴勢力的威脅與報復。

  身為香港民建聯副主席的陳勇也同意這一點,他認為,草案肯定會對選舉有一定影響,因為反對派掌握的媒體致力於汙蔑特區政府及國家,這會迷惑一部分人,增加愛國愛港力量的立法會選舉的困難度。但越意識到反對勢力有顛倒黑白、毒害青年的能力,就越體現出盡快立法的必要性。“救港如救火”,他說,現在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時刻。

  特區23條立法責任未減

  此次人大涉港草案和2003年的基本法第23條相比,到底有何不同?陳勇表示,從形式上看,23條立法應由香港特區自行推動,而此次則是授權人大常委會制定相關法律並納入《基本法》附件三,以直接頒佈(而非本地立法)的形式實施。從內容上看,當時的第23條有些已經不適合當前情況。眼下外國干涉勢力愈發明目張膽,使用流氓手段打壓中國,法律的制定必然要因應最新形勢。

  “人大草案與23條立法是不矛盾、不衝突、不取代的關係”,田飛龍表示,人大涉港草案未來通過,並不意味著23條的香港本地立法就沒有必要了。他指出,2015年新修訂的《國家安全法》提出了總體國家安全觀,對“國家安全”的內涵和外延有了新的界定,人大草案肯定是在新標準上制定的。

  田飛龍進一步表示,人大的立法僅針對最緊要的罪行,並不面面俱到,因此,進行本地立法配套,推進國家安全更嚴密的制度建設,仍是特區政府的責任。由人大來制定法律,能對香港特區政府繼續進行23條本地立法起到示範、監督及促進作用。

  此外,香港多個建制派團體也表明,人大涉港草案不減損香港特區在基本法第23條下的憲制責任。

  反制國外將來的“強烈反應”

  在人大涉港草案的消息發佈後,美國總統特朗普聲稱,如果法案實施,“美國將強烈反應”,美國國會也相繼發佈所謂“反擊”的法案。對此,陳勇表示,一旦人大涉港草案通過,美國等西方國家將不能再肆無忌憚地干涉香港,當然會“強烈反應”。這種“反應”雖可能會對香港造成“陣痛”,但面對黑暴及外來勢力干涉,如果不先“救火”,其他一切都會付之一炬。香港社會應團結守護國家。

  “中央既然決定立法,肯定已經考慮到外國干預的風險,會有反擊手段及措施”,田飛龍認為,基於目前的中美關係狀況,美國的反應是可預料的,他們後續可能還會對華採取針對措施,香港社會應與中央一起應對外部干預,執行好這項關鍵法律。

  (原標題:與特區23條立法有何不同?會否引起反對派瘋狂反撲?解讀全國人大涉港決定)

【編輯:邱志彬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30/F.,Global Trade Square,21 Wong Chuk Hang Road,Southern District,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